万古帝皇

第263章 一起上

第263章 一起上

打着替天行道的名头,封罗宇气势凛然,生死宣战弈倾天。

即便,弈倾天在问剑宗,已经是公认的废人!

即便,封罗宇的修为,在问剑宗年轻一辈之中,已经是第一人了!

即便,两人已经有着天壤之别,再也无法相提并论了!

即便,这种挑战,会被认为胜之不武,会被一些人耻笑。

但是,他,封罗宇,已经不在乎。

废人存在的弈倾天,仍旧是安安稳稳地住在神秀峰上,这一点,他忍受不了!

宣战之前,他便是设想了,弈倾天无数的应对方式,自己也留下了无数的后手,就等着弈倾天落入自己的坑里。

可是,他日思夜想、耗尽心思,想出的无数对策,在弈倾天轻描淡写的一句“你确定?”之下,轰然便是碎开。

珍宝,瞬时,变成了一地的垃圾。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封罗宇神色一愣,良久,才回过神来。

“你接受我的挑战?”

不可置信地望着弈倾天,封罗宇伸手,指了指自己。

难道,现在的自己,不是封罗宇,是另一个人的模样?

不然,弈倾天这个废人,何以,敢光明正大地接受自己的生死战?

他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资本!

“怎么?你不是口口声声大呼着,要拿我祭奠亡魂吗?现在,不敢了?”

弈倾天嗤笑一声,封罗宇的心思,他怎能不明白?

我怎么会让你称心如意呐,任你丫的留下多少后招,小爷一次性地给你断绝了,活活憋死你!

“好啊!好你个弈倾天!”

封罗宇面色有些发黑,不眠不休熬了几天几夜,想出来的连环妙计,更是为此白了几根头发,这般惨重的代价,虽然也是取得了最终的效果,逼得弈倾天应战。

但是,那种,逼得弈倾天,憋屈的落入自己精心策划的计谋之中的快感,却是,被打消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无尽的憋闷!

“不愧是叶无名的徒弟,都是灾星一样的货色,你师父害死掌教夫人和我母亲,作为徒儿,你丝毫不弱,勾结魔族,日日夜夜屠杀问剑宗弟子。”

“你们师徒两,真该一起卷铺盖走人,滚得远远的!”

弈倾天剑眉一挑,反击笑道:“你家父子两,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封天都那老家伙,一副笑面虎的模样,谁知道,心里藏了,什么肮脏龌龊的心思。”

“上梁不正下梁歪,封天都是个坏东西,你封罗宇,能是好东西?”

这些话,弈倾天脱口,便是甩出。

气得封罗宇发黑的面孔,涨红起来,黑红交织,有些发紫。

“弈倾天,废话少说,众目睽睽之下,生死决战,你可是答应下来了,现在想反悔,也是来不及了,今天,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让你再也不能这般嚣张下去!

这小子,居然胆敢侮辱他的父亲,真是罪不可恕啊!

袍袖一震,卷起风暴,封罗宇单掌一动,雷霆之势,悍然将出!

“停!话还没说完呐!这么急着投胎?”

弈倾天心中冷笑,嘴中淡淡说道。

“急着投胎?我倒是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样!”封罗宇掌力蓬勃待发,蓄势以待。

弈倾天笑了笑,背负着的手伸出,手指朝着人群,东点点,西点点,“那个,有想要我命的,一起站出来吧,生死决战,若是一场场的,陪你们玩下去,我可没这个空闲。”

一起来?而且,还是生死决战?

“我去,这家伙,什么意思?”

“该不会是想要,一人挑战所有人吧?”

“看来,人被废了,脑袋瓜子也傻了。”

“兴许,人家弈倾天,只是想要轰轰烈烈地死去呐。”

“对哦,你说,‘弈倾天被问剑第一人封罗宇大人一掌劈死’和‘弈倾天独挑问剑弟子,壮烈战死’,这两种说法,哪种好听一些?”

“这、这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多门道啊,弈倾天这丫的,可真是人心险恶啊!”

“有我智慧星吴用在,我绝对不会,让弈倾天这小人,得逞的。”

弈倾天的话,被当成笑话一般,掀起风浪,众人嘴中,瞬时议论纷纷开来。

“弈倾天,没想到,你还挺在乎面子的,死都想死的体面,好!我封罗宇,大人有大量,死人的临终遗言,我怎么的也应该答应,对不对!”

“大家都站出来吧,看看我们的弈倾天、大废人,到底,能够被我们轰成多少块?”

封罗宇伸手一挥,人群的黑色洪流中,络绎不绝地涌出弟子,汇聚到封罗宇身后。

看上去,少说,也有着几百弟子,修为大都是处在先天之境,真罡修为的,也不少,足足有着百来个。

再加上问剑弟子第一人的封罗宇,这样的阵容,已经,能够赶得上,问剑宗高层弟子一半的气势了。

“啧啧,没想到,你封罗宇的号召力,还是不错的吗?这么多人,心甘情愿的陪你去死?看来,大家也是活的不耐烦了,好吧,今天,我就成全你们的愿望!”

弈倾天面上露出笑意,身上丝毫气息都是没有散发出,宛若废人一般。

“余下不相干的人,都给我退下!想要看热闹,也得有那个本事。”

“不然,可是会死人的。”

弈倾天目光冷然一扫,后头拥挤成一团的人头,这些人,大都是随波逐流而来的,能不死就给他们一个活命的机会吧!

“的确是会死人,不过,只是,死你一个人而已!”

话音刚落,封罗宇带头冲出,背后人群,像是黑色风暴一般,席卷、追随着封罗宇,气势压逼至极。

从高空望去,一道庞大的光弧,刺激着空气,爆出噼里啪啦的火光,轰向弈倾天,犹如,一颗被放大了数百倍,数千倍的子弹一般。

“你们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冷漠一笑,弈倾天掌心微微浮动,一枚虚空戒,瞬时化出。

不待停留,弈倾天弹指一瞬间,虚空戒便是急速飞上高空,阳光照耀下,犹如一颗红色的太阳一般。

虚空戒飞上一定高度,随即,便是轰然往下坠落而去。

“走!”

手中动作刚刚做完,弈倾天对着身旁的冷孤寒,低喝一声。

冷孤寒会意,身化光影,带着弈倾天,瞬时倒退开来,向着山上冲去。

封罗宇众人,化出的黑色冲击波,仍旧飞驰在山道上。

戒指般大小的虚空戒,好似被放慢了一般,缓缓落下。

恰到好处地,擦着光弧前端,溅出一丝渺小不起眼的火花。

犹如,尘埃落地,显得微不足道。

引发的风暴,却是席卷了整个问剑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