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66章 没有不可能

第266章 没有不可能

气氛再度一凝,迫人的气势压逼着弈倾天呼吸困难,身子微微倒退开来。

弈倾天一手挟持着冷孤寒,倒退的同时,火云神丹急速闪过,爆射的子弹一般,纷纷陷入封罗宇伤口中,像是一颗颗草莓点缀在奶油上。

“弈倾天,快放了罗宇,不然,你今天死定了!!”

封天都猛然踏地向前,冷冽的剑气纵横交错,划出道道剑痕,像是蛛网一般,向着弈倾天蔓延而去。

“封天都,现在,你儿子可是全身都被我塞满了火云神丹,我一个念头,就能引爆它们,你要是不在乎封罗宇的性命,尽管出招便是。”

淡淡的话音悠悠地响起,落下的那一刹那,剑痕倏忽一止,停在了弈倾天脚尖前,却是再也不敢前进一丝一毫了,像是被无形得屏障拦截住一般。

“好!好好!好得很!!弈倾天,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吧,只要放了罗宇,一切都好说!”

封天都一改温和姿态,身上剑气卷起风暴,切割着他身体周围的空间,发出嗤啦啦的声音,一如他此刻心中的杀意,嗤啦啦地作响着。

自从他登上天都峰的峰座,这么多年来,谁这般威胁过他?谁敢这般威胁他?!

今天,倒是被一个小辈威胁了!真是可笑!真是可杀啊!!

弈倾天却是嗤笑一声,懒得搭理封天都,条件?他弈倾天,需要什么条件?问剑宗,又能给他什么条件?

只是轻蔑的扫了封天都一样,弈倾天目光微微挪开,望向了封天都身旁三人。

有过几面之缘的慕容韵,站在慕容华身边,泛白的手掌,紧紧住着慕容华的手臂,青筋爆出。

在两人身后,恭敬站着的,则是和弈倾天有过一面之缘的段子昂,此刻,对方目中露出幸灾乐祸之色,有些得意得看着弈倾天。

想来,慕容华等人,之所以会这般及时的赶来,应该就是这个段子昂,暗地里通风报信的。

被弈倾天毫无尊敬的目光扫过,慕容华面色有些发黑,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和杀意,“弈倾天,直接开条件吧!”

“对啊,弈师弟,只要你放了罗宇大哥,什么事情都好说,掌教之位,罗宇大哥也不和你争了,我马上让爹爹,将问剑宗掌教一位传给你,好不好?”

一袭青衫的慕容韵,面色有些苍白,眼神无措地看着弈倾天,眸子中的心疼之色,却是时不时地落在封罗宇身上。

“掌教之位?呵呵,慕容韵,说真的,你真该,老老实实地做一个普通人,问剑宗掌教之女的身份,压在你身上,你,不累吗?”

到现在这个时候,慕容韵居然还这般天真的以为,他弈倾天和封罗宇之间的矛盾焦点,乃是掌教之位!

呵呵,真是天真啊!

掌教之位,他弈倾天,何时放在眼里了?

“对对!我累了,弈师弟,你只要放了罗宇大哥,我马上和罗宇大哥一起归隐山林,再也不踏入问剑宗一步,我只求你放了他,我真的不能没有他!”

梨花带雨,慕容韵苍白的面容上,泪花滚滚留下,泪水是温暖的,这份情,也许注定是寒冷的。

眼角微微一跳,弈倾天有些沉默开来。

没想到,这个没大小姐架子的慕容韵,居然这般喜欢封罗宇,难怪为了封罗宇,她会处处模仿着无情姐。

当所谓的替代品,她也无所谓吗?

弈倾天不言不语,封天都、慕容华两人,也是不敢有所动作,老老实实地静静立在一旁。

韵儿这手玩得,真是好啊!

美人带泪,英雄最是见不得!更何况,弈倾天还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

哼,只要他放了罗宇,那一刻,就是他碎尸万段的时候!

封天都、慕容华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冷笑。

他两,自认为猜透了慕容韵的心思,却是根本就不知道,慕容韵的话,都是掏心掏肺的肺腑之言。

为了封罗宇,她真的能够舍弃一切。

命都可以不要!何况,身外之物的虚名身份

神秀峰上,一道青芒划破天际,闪现而来。

瞬息间,神无情的身影,便是静悄悄地落在弈倾天身后,不发一言,目光却是有些怜惜地落在了慕容韵的身上。

神无情的突然现身,让得封天都和慕容华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却是舒展开来。

就算神无情出场了,也注定保不住弈倾天!

众人心中思绪各自翻飞。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弈倾天才淡淡开口道:“要我饶他一命,可以”

闻言,慕容华、封天都,面色都是一喜,眼中狠辣之色却是悄然的一闪而逝。

慕容韵则是惊喜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感激的目光盯着弈倾天。

只是,还未等他们三人开口说话,弈倾天的声音,便是紧接着继续响起。

“五次,我险些在封罗宇手上,直接或间接的丧命,过分的事情,我也不准备做了,今天,只要封罗宇能够当着大家的面,向我磕上五个响头道歉,这笔账,我就一笔勾销。”

话音刚落地,封天都便是怒吼起来:“绝对不可能!!”

要封罗宇,当众向弈倾天磕头认错!那日后,封罗宇这个代理掌教,如何服众!

这种惩罚,简直比直接宰了封罗宇,还要来的残忍啊!

这个弈倾天,真是好歹毒的心肠啊!

早知这小子,会给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当初,他在摇篮中的时候,我就给活活掐死他!!

我,真是后悔啊!!

封天都自认为弈倾天手段残忍,他自己却是不想想,他们针对弈倾天的时候,手段,能算得上仁慈?

比之弈倾天,他们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不可能?”

弈倾天嘿嘿冷笑一声,这是,你说不可能,就能不可能的吗?

一个清脆的响指响起,瞬时带出一阵烈焰爆开,深深陷入封罗宇左腿骨肉中的一粒火云神丹,就是这般毫无征兆地轰炸开来。

惊得众人眼珠子掉了一地,弈倾天这丫的,当着封罗宇父亲和老丈人的面,居然还敢这般折磨封罗宇,他真的不怕死吗?

“现在,可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