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67章 磕头认错

第267章 磕头认错

弈倾天一脚将封罗宇踹到在地,脚掌踏在封罗宇右腿上,“是不是,还想看看,血花纷飞啊!我也觉得美丽的很。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只要有所对比,再屈辱的事情,也能眨眼变得微不足道了。

就像在生命的面前,尊严、骄傲也许都会变得一文不值,即便被狠狠践踏在脚底下,也是无所谓了。至少,在封罗宇眼中,就是这样的,弈倾天相信。

“弈倾天,你真想死吗?!”

眼睁睁看着封罗宇,像是死狗一般,躺在弈倾天脚下,封天都眸子瞬时发红起来。全身的气息,像是被压制住的海啸一般,爆发着骇人的气息。

气势昂然爆出,封天都脚步向前一踏,狠狠压逼着弈倾天。

回应封天都的,却是“砰”的一声,再度爆开的烈焰四窜。

“我想死?我倒是,要看看,谁想死!!”

封天都,这个关头了,你居然,还敢威胁我!呵呵,小爷倒是要看看,你这宝贝儿子,禁得起我几次轰炸!

这些人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真当他没脾气,屡次被他们针对,还能轻易饶了他们?

弈倾天眼中寒光,乍然闪现,脚下微微用力,不给封天都等人说话的机会,爆炸声便是紧接着响起。

砰!砰!砰!

每个呼吸过去,便是有着一串血花飞射而出,散落在天空中。

在封天都反应过来之前,封罗宇整个身体,便是已然像是被血水浸泡过一般,焦黑的外表上,一层绚烂的血色弥漫开来,犹如披上了一件血色外衣。

“快住手啊!弈师弟”

慕容韵紧咬着嘴唇,脸上血色,已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冷冷注视在封天都身上的眸子,却是透露出一股无尽的恨意。

你是罗宇大哥的父亲,你为什么,要这般激怒弈倾天?!为什么?!难道你想他死吗?!

这还是一个父亲吗?!

被慕容韵冰冷的目光盯着,封天都心中一惊,随即,眼中一缕寒光却是一闪而逝。

女人的直觉,果真可怕啊!

熟悉了他一辈子的慕容华、叶无名等人,都是没能看出他的心思,就连实力高深的三代,也把他当做一个温文尔雅的君子。

可是,这个慕容韵,眨眨眼,居然就是瞧出了一丝端倪。

说不得,留不得对方了

这边,封天都心中产生了杀意,慕容韵心中却是一无所知,收回来落在封天都身上的目光。

情真意切地看着弈倾天,慕容韵深深说道:“弈师弟,天荒山脉初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屡次挑衅你,你却是大人有大量,放了我们,从那时起,我就知道,你不会,是一个主动招惹别人的好人。”

“虽然,我不知道,你和罗宇大哥、爹爹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你们如此互相争斗,但是,我相信,错不会在你!”

“若是我爹爹那里做错了,我罗宇大哥哪里对不住你了,我还请你能原谅他们,他们犯的错,就有我来补偿好了!”

话音刚落,慕容韵膝盖一软,轰然倒地,向着弈倾天跪下,“我只求,你能放了罗宇大哥一次,我向你磕头认错了。”

慕容韵眼中含着泪光,腰一弯,便是磕头如捣蒜,额头撞击在黑色岩石上,带起一声声惊心的“咚咚”轰响。

弈倾天心中波澜起伏,微微愣神的一刹那,当慕容韵再抬起头时,一抹触目惊心的血色,便像是胎记一般,烙印在她的眉心。

血水顺着她的额头,缓缓滑落,血色映照之下,苍白的面容,更白了!

“别磕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弈倾天,只会欺负一个女孩子呐!”

弈倾天眉头一拧,脚尖一提,勾起封罗宇的身子,横空一踢,飞射向慕容韵。

“看好他了,我不是同情心泛滥的烂好人,这次因为你,我不杀他,并不代表,下一次,你还能故技重施,还能这般轻易的,就能从我手中救走他!”

封罗宇,慕容韵为了你,能够替你向我磕头认错,希望、真的希望你不要再找死了!

“弈师弟,谢谢你、谢谢你,放过罗宇大哥!”

感激地看了弈倾天一眼,慕容韵怀抱着遍体鳞伤的封罗宇,眼中心疼之色,像是潮水蔓延一般,涌出眶外。

焦急地望着慕容华,慕容韵说道:“爹爹,你快看看罗宇大哥的伤势吧!”

慕容华冷哼了一声,冰冷的目光,扫过弈倾天的身体。

“火气入体,五脏六腑,有着不同程度的灼伤,已经伤及本源了!”

稍稍查探了一番封罗宇的身体,慕容华便是得出结论。

面色难看的同时,心中也是微微有些震惊起来。

弈倾天这小子,一身修为被废,居然,还能将封罗宇,重伤成这般模样,真是不容小觑啊。

虽然,这是弈倾天借助外物,才能达到这种惊人的效果,但是,也足以让人忌惮万分了。

谁知道,弈倾天除了这次暴露的手段,还有没有隐藏其他的手段。

看来,这个弈倾天,真的不能留了!

祸害,就应该早早除掉!

慕容华和封天都,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相同的杀意,交织在一起。

“伤及本源?爹爹,这可怎么办?”

听到封罗宇居然伤及本源了,慕容韵手掌狠狠抓着慕容华,心疼的目光落在封罗宇身上。

“无妨,某些废物,以为伤了罗宇的本源,就能让成为废物的他,找到安慰,真是天真!”

慕容华眼皮抬都不抬,冷嘲热讽的话音,却是淡淡的传出。

废物吗?

弈倾天一笑而过,没有搭理对方,眼神却是好奇地注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他倒是很想看看,慕容华究竟有着什么手段,能够医治好封罗宇。

在弈倾天的目光注视下,慕容华掌心微微一动,一个手掌大小的木匣浮现而出。

伴随着木匣的出现,一股淡淡的清香气息,便是紧接着传出。

嗯?这股气息,好浓郁的丹药气息

弈倾天脸上露出趣味之色,丹药吗?好东西啊!要是自己能够弄上手,啧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