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72章 造机会

第272章 创造机会

世上最可怕的力量,便是遗忘。

弈倾天被废之后,短短数日的时间,便是被几大宗门之人,尽数遗忘。

就算能够想起弈倾天的人,也只是淡淡的一句“哦?那个废物吗?”寥寥带过,显得很是不值一提一般。

修为被废,再无价值,再无威胁,弈倾天就像是染尘的明镜一般,厚厚的灰尘,遮住了一切的光芒,被所有人遗忘在废弃的角落。

只是,最近,这块被扔在在角落里的垃圾,却是再度被人珍重地拾起。

弈倾天的名字,也是再度响彻在四大宗门,两大超级势力的附属,明月楼以及小缥缈峰。

谈笑间,灭杀数百内门、真传弟子,凭借着一人之力,更是重伤问剑宗弟子第一人的封罗宇。

年轻一辈中,这种实力,能不骇人?

之后,弈倾天翻掌之间,便是拿出小罗天丹,问剑宗至宝,在弈倾天手中,却是如同糖豆一般,微不足道,更是骇得众人心中海浪翻腾。

这般至宝,弈倾天随手就能拿出来,单单凭借这一点,弈倾天就算是废人了,也让众人不敢小觑他分毫。

一粒小罗天丹,换取一位真灵九重天的高手,出手一次,这不是奢望般的可触不可及。

弈倾天若是愿意,怕是,有着许多的真灵强者,愿意为他出手吧。

毕竟,握有一粒小罗天丹,便是等于有着第二条命啊。

相比于弈倾天被朝花夕拾,再度捡回众人视线中,所带来的震撼,神无情修为突破人皇之境的消息,却是直接炸开了所有人心中的波浪。

一时间,弈倾天的所作所为,都是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弹指震飞慕容华、封天都两大强者,神无情强悍的实力,展露无遗。

四大宗门,烂柯寺和问剑宗关系,不清不楚,暧昧的很。

天岱山和烈阳门,却是直接和问剑宗杠上了,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一般。

明月楼和小缥缈峰,又是觊觎问剑宗的封印之地,虎视眈眈地盯着问剑宗的这块肥肉。

魔族意图未明,像是毒蛇一般,潜伏在暗处。

这几大宗门之中,几乎,全部都是问剑宗的仇敌。

问剑宗,突然多出一位人皇强者,谁,愿意看见?

而且,这位人皇强者,还是一位医道圣手,更加让众人忌惮了。

在众人的揣摩下,甚至,众人都是认为,弈倾天手中的小罗天丹,根本就不是弈倾天自己的,而是神无情炼制出来的。

这样的猜测,才是最符合事实的。

这般一想来,让人更加忌惮起神无情来。

就在这几大势力,为问剑宗多出的这个人皇强者,感到棘手的时候。

他们却是不知道,这最棘手的事情,已经有人,开始替他们出谋划策了。

他们,只要等着,配合好,就行了

问剑宗最中央的太虚宫中,冷不防地爆出一声声炸裂声,轰响开来。

隔着老远,便是能够感受到,炸裂声中憋闷的怒气,像是乌云蔽日一般,笼罩住整个太虚宫。

自从慕容华从神秀峰回来之后,整个太虚宫,便像是被点着了火药一般,充满着暴躁的气息。

在外界关于弈倾天和神无情的消息,传进来之后,这种怒火,更是暴涨了几分,整个太虚宫,像是处在海洋深处一般,让人窒息的喘不过气来。

“嗯?掌教师兄在里面吗?”

封天都耳边回荡着,慕容华若有若无地爆喝声,嘴角不由挑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看门童子恭敬得点点头,回答道:“回峰座的话,掌教大人,一直就在里面。”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封天都淡淡地挥了挥手,屏退看门童子。

整理了一下服饰,脚步一晃,便是向着声音的源头走去。

“可恨啊!为什么,你们都要护着弈倾天那个魔头?!为什么?!叶无名如此!三代如此!就连你神无情,也是如此!我真是恨啊!!”

封天都看到慕容华有些狼狈的背影,还未走近,声嘶力竭地怒吼声,便是源源不断的吼出,震荡着整个宫殿,都是有些晃动起来。

“掌教师兄,还在为弈倾天那个小畜生,生气吗?”

封天都悠然一笑,慕容华,你的这个心结,可真是难解啊!不过,正好,难解的心结,反而能够成全我!

“哼!早晚,我要宰了那个小畜生,我要让三代他们看清楚,这小子的魔族本质!”

慕容华披散着头发,被遮住的眸子,亮起星辰一般的璀璨光芒,坚定不移!或者说,顽固无比!

封天都轻轻一笑,摇摇头说道:“啧啧!想要宰杀弈倾天那小子,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凭借着师兄的实力,怕是做不到啊。”

“我总会等到杀弈倾天的机会!”慕容华眼中挣扎之色,伴随着杀意透出。

“机会?想要等到这个机会,要十年?还是百年?在这段时间,师兄又如何能够保证,弈倾天体内经脉,不会被修复?”

封天都嗤笑一声,冷冷道:“再说,弈倾天,有着,三代、神无情两大人皇之境,再加上实力丝毫不弱于师兄的叶无名,这三大高手,做靠山,师兄能等到杀弈倾天的机会吗?”

慕容华捏紧了拳头,眼中恨意无穷。

他的师父,不帮他,居然帮助一个魔族的走狗,真是可恨啊!!

好似猜出了慕容华心中的心思一般,封天都诡异一笑:“掌教师兄,是不是有些奇怪,三代他们,为什么这般护着弈倾天。”

“嗯?难道你知道?”慕容华心中一惊,赶忙问道。

三代护着弈倾天的背后,难道,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辛?

封天都笑了笑,轻轻吐出几字:“邪术,勾魂夺魄,师兄应当听过吧!”

慕容华神色一震,干涩着嗓子说道:“勾魂夺魄?难道、难道”

封天都掌心向下按了按,轻声道:“师兄心里知道,就好,眼下,也只有这种说法能够解释,三代他们的诡异行为,我们可都是知道,弈倾天是个衍道师,而且,他的衍道功法,也不像是什么正派功夫,这些事情,一结合起来,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啊!”

“如果这是事实,那该如何是好?弈倾天大逆不道,控制住三代他们,整个问剑宗,岂不是危在旦夕?”

“所以说,师兄想要等到斩杀弈倾天的机会,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机会是等不到的,只有自己去创造。”

“如何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