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73章 狡猾的飞鱼

第273章 狡猾的飞鱼

“烈焰长子,烈行云,死在弈倾天手中,天岱山众多弟子,亦皆是败亡在弈倾天之手,烂柯寺想要的迷神草,更是全部在弈倾天身上,魔族目的不论,也是想要夺取弈倾天,这四大势力,哪家没有人皇强者?师兄,你说,我们要是和这四方势力合作,想要斩杀弈倾天,岂不是轻而易举?”

“和他们合作?和魔族合作?”

“哎,我知道,师兄痛恨魔族,但是,小不忍则乱大谋,大丈夫当能屈能伸,和魔族合作,也只是利用他们而已,用完了,再随手甩开他们,不就得了?”

“师兄,攘外必先安内,弈倾天这颗毒瘤不除,问剑宗瞬息间就要沦落他人之后了,师兄忍心?欲有所得,必先有所舍,有舍有得嘛!”

“嗯?好吧!为了除去弈倾天,说不得,也只能这般做了,这次,还得劳烦师弟,和我分头,与几大宗门联系合作之事。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师兄客气了,大家都是为了问剑宗而已。”

眼见说服了慕容华,封天都嘴角一勾,一抹诡异笑容,一闪而逝。

弈倾天,这次,我看你还死不死!

封天都阴谋策划,企图借助外界势力,借刀杀人,斩杀弈倾天的时候,弈倾天却是丝毫未曾,察觉到危机已经快要降临。

神秀峰上。

弈倾天看着手中亮起的金黄色光芒,眸子中闪过一丝寒光,一丝杀意,若有若无的透体而出。

“哎呀,弈倾天,你听我解释啊!”

“哼!听你解释?听你解释怎么的想要斩杀我?好让你恢复自由之身?”

弈倾天捏住飞鱼的双翼,掌心之中,一缕缕白色气流,卷起小漩涡,荡漾开来。

“弈倾天,弈大爷,弈老大,我真没有这种想法,你饶了我吧!”

飞鱼金黄色的眸子中,波光粼粼,荡漾着的光芒,像是映照在湖面上的夕阳余晖一般,惹人疼惜。

让人觉得,若是有人能对它下的了手,那便是天大的罪不可恕,万死难辞其咎!

弈倾天却是丝毫没有怜惜之意,冷冷一笑:“哟,我说怎么着,你丫的,胆子一下子变得这么大了,原来,我的封印被你解开的差不多了,真是厉害啊!”

“落在我手里,居然还想对我使用迷魂术!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了!”

弈倾天眼中白瞳化出,悍然对视着飞鱼金黄色的眸子。

犹如炽热发白的曜日,轰然撞击在夕阳黄昏一般,空气中,猛然带起一阵阵白色、金色的波浪,向着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嗤啦!”

飞鱼被弈倾天捏住的双翼,猛然一震,白色羽翼,化作冰冷刀锋,旋转飞舞切割而出。

“弈倾天,你这臭小子,当爷爷真怕你不成?今天,爷爷就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切!小爷体内的封印,已经解开的差不多了。

而你弈倾天,经脉被废,识海更是被震伤,虽然有些出乎意料的还能发挥出一些力量。

但是,想要对付我飞鱼大人,那是痴心妄想!

飞鱼像是旋转的陀螺一般,在弈倾天掌心之中翻卷着,割裂着周围的白色气流一阵阵波动开来。

“好啊!还想教训我了?你丫的,就是欠收拾!”

弈倾天精神力,再度暴涨几分。

手中,一个白色光球瞬时化出,像是薄薄的气泡一般,将飞鱼整个儿地笼罩住。

磅礴的压力像是泰山一般镇压而下,飞鱼翻腾的身子,瞬时一停,再也动弹不了了,只能睁着惊骇的眼珠子,瞪着弈倾天。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小子······根本就没受伤?!

封罗宇、封天都,你他娘的!

老子被骗了!老子,居然被骗了?!

真是罪不可恕啊!!

弈倾天懒得搭理对方,心念一动,掌心之中,一个白色的“封”字化出,像是烙铁一般,嗤啦一声,便是印入飞鱼体内。

做完这一切,弈倾天精神力一收,挥手便是将飞鱼拍飞开来,像是扔垃圾一般。

“你倒是逃啊!我绝对不拦你。”

“弈大爷,弈老大,有你在的地方,小弟怎么会逃呐?小弟还要在你的光辉之下,接受洗礼呐,我哪里也不去,我就待在老大的羽翼下。”

飞鱼双翼一震,屁颠屁颠地围着弈倾天飞来飞去。

娘的!老子真他妈,背运啊!

不就是祸水东引,拿这小子,当了一回挡箭牌吗?不就是企图借封罗宇之手,和你玩玩吗?

用得着,这样对待我吗?

弈倾天这个混小子,你丫的又没死!人都没死,其他的,还叫事?

这也忒不大方了吧!

心中念头翻滚着,飞鱼脸上却是露出谄媚的笑容。

弈倾天目光一扫,不由自主地想起,之前见到的那个人类飞雨,那个问剑宗核心弟子,第三位的飞雨。

这两个家伙,好像还挺像的。

脸皮都厚!

“哪儿也不去了?这可不行,我可是不养废人的。”

哼,这条狡猾的鱼,要是没有封印克制它,还不知道能闹出什么样的动静。

“大哥,小弟绝对不是废物,你不是一直防备着封天都父子两吗?小弟愿意为大哥鞍前马后,舍身在他们身边卧底,大哥,你看怎么样?”

飞鱼涎着脸,讨好地看着弈倾天。

娘的!有把柄握在别人手上,真是不爽啊!

要是,哪一天,小爷能够握住弈倾天这小子的把柄,小爷非要让他,变成一只小虾米!

小鱼吃虾米!老子,虐死他!

“卧底?卧到最后,就成了这样,你丫的活的逍遥自在,我差点死翘翘?”

弈倾天嘴角一挑,讽刺地笑着。

他当初将飞鱼送给慕容韵的时候,便是打着,让飞鱼替他随时传送消息的打算。

可是,没想到,这丫的,在慕容韵和封罗宇两人身边,来回混,把它自己养的白白胖胖浑圆的,害的弈倾天两次差点死翘翘。

“老大,这真不是我的错啊。都怪慕容韵那个死丫头,整天拿好吃好喝地喂我,害我都快成猪了,封罗宇设计针对老大的时候,我一直想来通知老大的,可惜,身子太胖了,飞不动啊!”

飞鱼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诉说着自己的苦楚。

弈倾天笑了笑,随即捏着它的嘴巴,左右看了看,轻笑着说道:“飞鱼,你怎么吃,我不介意,但是,你小子要记住了,这一次,你要是再敢跟我耍花样,飞鱼马上就会变成红烧飞鱼。”

“到时候,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吃!”

红烧鱼?娘的,这可是小爷最爱的一道菜!

“老大放心,老大交代的任务,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小弟也一定保证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