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74章 卸妆与真面目

第274章 卸妆与真面目

夕阳挂在天际,摇摇欲坠,夜风带起松涛阵阵起伏,一如弈倾天此刻心中的波动。

“怎么?有话说?”

神无情收回落在黄昏夕阳上的目光,微微撇过头看着弈倾天,平淡的眸子中,却是透露着洞彻人心的力量。

“之前的事,我能应付的。”

慕容华和封天都两人一起出手,欲斩杀弈倾天,真要打起来,弈倾天当然必输无疑。

但是,只是想要保住性命的话,方法还是有很多的。

弈倾天说“我能应付”的潜台词,便是“你不该出手的”。这个“你”,指的自然就是神无情。

“我知道你能应付。”

我一直便是知道,你能应付的,但是,那又如何?有些事,我该做,还是要做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在年轻一辈中,你的成就,已经是让很多人心慌了,没必要、也不能再崭露锋芒了。”

“有时候,有些好事不是好事。”

天才为人称道,天才过了头,成了妖孽,却是会让人产生一种毁灭的冲动。

神无情淡淡一笑,弈倾天却是微微冷哼一声:“二十六岁的人皇强者,难道就不是木秀于林?就不是堆高于岸?行高于人?暴露出来了,难道就是好事?”

“问剑宗局势未明,人皇强者的存在,将是各大暗流,首当其冲的对象。难道,你就不怕,自己成为众矢之的吗?”

看着神无情波澜不惊的面容,弈倾天无端的有些生气起来,话音,都是生硬了许多。

“怕?为什么要怕?我一向便是顺天意而行,天若是想要我死,我又何必去躲呐?”也躲不开!

神无情眼中流露出莫名之色,悠悠说道。

弈倾天却是冷冷一笑,寒声道:“我倒是和你恰恰相反,你顺天命,我却是认为,天命不足信,生死操我手。”

“若天要我亡,我便逆天。”

世间事,那一件真是注定了的?那一件不需要自己去争取?

“所以说,我就算修为再高,也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绊脚石,因为我无欲无求。”

“而小天你,则不同,你生来无父无母,又遭受了十五年的苦难,不信天命的你,若是成长起来,却是会成为许多人身前挡路的高峰。”

“他们不见得会害怕人皇之境的我,却是会害怕真罡之境的你。”

“我所能做的,也只有,暂时地为你遮风挡雨而已,以后,一切还要靠你自己。”

“若是能够避开风头浪尖,就不要主动迎上去。”

神无情眸子中闪耀着温和之色,轻笑道:“你的命,是我救得,难道我不该对你负责?不该为你保驾护航?”

弈倾天低垂着眼眸,没有再说话,心中却是自语着:无欲无求,当真就不会招惹是非?

无风,才能,不起浪!

风吹过,平静的水波,还能静静流淌吗?

怕是,也只能身不由己,随风而动了。

神无情一战威慑之下,神秀峰难得偷得了半日的平静安定。

一动一静,相比于神秀峰的宁静,整个问剑宗的动荡,却是更加剧烈的几分。

魔族言而有信,放出的承诺,在这短短三天时间内,没有丝毫偷工减料,或者添油加醋,保质保量地完成了。

时至今日,问剑宗,已经有着整整三百名弟子,无辜惨死在魔族手下,虽然,在问剑宗有所防备的袭击下,魔族的伤亡,更是问剑宗的几倍之数。

可惜的是,魔族对于手下势力的伤亡,根本就是不在乎,而问剑宗身为正道实力,却是不能不在乎弟子的性命。

所以,这一场拼下来的结果,魔族士气仍旧高昂,气焰嚣张,好像伤亡惨重的一方,不是他们,而是问剑宗一般。

而问剑宗,在付出三百名弟子的性命之后,鲜血渲染下,整个问剑宗,像是被血雾笼罩住一般,显得沉闷至极,窒息地让人喘不过气来。

上上下下,皆是憋闷至极。

慕容华这段时间,忙着联系各大势力,合作对付弈倾天。

不断的和对方磨嘴皮子,外加低头哈腰地送礼,有时,还要被对方气的憋着一肚子闷气。

他哪里有时间、有闲情,管这些底下弟子的死活?

现在,在他眼中,第一等的大事,就是解决掉弈倾天这颗毒瘤。

至于,其他的都是浮云!

慕容华的不现身,像是被抽取了定海神针一般,让整个问剑宗,失去了主心骨。

不论是高层长老,还是底层弟子,都是茫茫然,慌张失措地像是漏网之鱼一般。

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这便是问剑宗弟子心中的真实写照!

“看来,我还真得去见见她了。”

神秀峰上,弈倾天鼻翼动了动,一丝淡淡的血腥味,糅合着神秀峰上的花香,刺激着他的嗅觉,混杂的气味,让人有些不舒服。

一如,来人身上的气息。

“你若是能够早日觉悟,在三天前,就去见她,问剑宗这三百弟子,也就不会无辜惨死。”

“哦?照你这么说,这三百条人命,还要算到我头上了?月师姐这般认为吗?”

弈倾天转过头,负手看着远处现身的月清影,眼中波澜不惊。

月清影,你已经不需要伪装了吗?

“君不杀伯仁,伯仁却是因君而死。”

月清影一步一闪,话音落下的时候,身影便是已然出现在弈倾天身前。

最后一个“死”字,带着浓烈的肃杀气息,透过弈倾天的身体。

弈倾天衣袖轻挥,冷笑一声:“你这算是安慰自己,减轻自己,因为造下的杀孽,而带来的心里负担吗?”

“呵,算是吧。”月清影没有否认,坦然说道:“毕竟,他们和我都是同门一场,没有友谊,应该有一丝同门情义。”

“哈哈,你这里坦然地说着同门情义,一转身,便是对着同门捅刀子,这般矛盾的行为,月清影,你不觉得可笑吗?”

同门情义?弈倾天嘿嘿一笑。

“的确,这种矛盾的行为,确实可笑至极。”

“不过,弈倾天,有一点,你要弄明白,我可能是握刀的刽子手之一,但是,下死亡命令的,却是你的朋友花弄影。”

月清影嘴角一翘,有些讽刺意味的话音,淡淡传出。

弈倾天冷哼一声:“一丘之貉,下命令的人,执行命令的人,有区别吗?”

“对于问剑宗所有人来说,这可能没区别,对你而言,其中的差别,怕是天渊之别了。”

“也是,就像伪装的月清影,和真实的月清影,本质上虽然还是同样的存在,但是看在某个人眼中,差别可就大了,你说是不是这样呐?月清影。”

这一次,换成月清影冷哼一声了。弈倾天算是刺激到她心中的难堪了。

过往的月清影,和冷孤寒之间的回忆,一直就是蜕变之后的她,心中难以磨灭地一道坎。

或者说是一种心魔!

只有,冷孤寒死,或者她亡!才能彻底摆脱!

“怎么?大出风头的无情师叔,没在?”月清影有些嗤笑,又是有些奇异地说道。

“有事?”

“没事,只是好久不见,我有些怪想念她了。”多少年没见了,想念一下老朋友,不是很正常的吗?

“什么意思?”

好久不见?月清影以前和无情姐相识?弈倾天眼睛微微眯起。

月清影撇过头,诡异一笑:“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明白神无情真面目的那一刻,将是你弈倾天,一生之中,最最痛不欲生的一刻,那将是永生的恨!

“现在,还是去见花弄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