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79章 争锋(三)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争锋(三)

弈倾天能够在真罡之境,就能将规则之力,领悟到这种程度。

天下间,如他这般存在,可是少之又少,梵白,能不惊奇吗?

“嗯?那朵花......好浓重的因果气息,还有缥缈雪峰那厌恶的痕迹,这小子,机缘不浅啊!”

梵白眼神落在相思错之上,犹若锐利的剑芒,好似瞬间洞穿了相思错一般,让得弈倾天心中一惊。

心中惊讶,弈倾天翻身而起,身子旋转间,无匹的剑气,瞬息爆发而出,向着梵白当头斩落而下。

“小子,你就这般,急着松松老夫的骨头?”

梵白呵呵一笑,随即面色猛然一变,怒声道:“想要对我出手?那也要看,你够不够资格!”

话音未落。

梵白气势猛然一展,轰然爆开,须发皆张,锐利的眼神,泛着耀眼的金芒,刚正不阿的面容,像是怒目的金刚一般。

“金刚怒目!”

一声低喝传出,金芒闪耀之间,一尊巨大的金色佛像,在梵白身后虚空中浮现而出,面目狰狞可怖!

梵白挥手猛然一按,凝聚出庞然掌气,巨大的佛掌,瞬时拍出。

佛像之上,无尽的佛气,化作惊鸿掠过长空,投射到佛掌之中。

掌印瞬时变得无比凝实,带着庞然的气势,轰然向着弈倾天拍落。

佛掌袭来,弈倾天心中猛然一紧,身子倏忽一动,便是要倒退开来。

“哈哈!!小子,我的佛掌之下,便是天地囚笼,谁能避开?”

狂傲的笑声传出,弈倾天面色微微变化起来。

梵白的这招金刚怒目,在天荒山脉,弈倾天便是见过悟红尘施展过。

只是,相同的招式。由不同的人,施展出来,威力却是有着天渊之别。

“既然避不开,那就硬接便是了!”

大笑一声,弈倾天身子站立在火海之上,剑指一抬,便是一剑指天!

磅礴的精神力。缭绕化出,顺着弈倾天的剑指。凝聚成一道丈长巨剑。

“八极封天.封魂!”

“清心咒!”

“相思错!”

心中战意蓬勃而出,弈倾天三招齐出,化入指天长剑之中。

冷然一喝,剑气划破长空,像是大厦倾覆一般,轰然斩落而下。

行云流水的招式,酣畅淋漓地倾泻而出,弈倾天只感觉,识海中七彩光球。哗啦啦转动着,已经看不清光影了。

道道明悟之力,像是醍醐灌顶一般,在识海中卷起风暴。

心中还未来得及欢喜,弈倾天只感觉,一股巨力轰然袭来。

庞大的佛门掌印,瞬间破开剑气。像是泰山压顶一般,轰击在弈倾天身上。

掌印轰然撞击在弈倾天身上,卷动着剑气碎片,像是拍苍蝇一般,猛然将弈倾天狠狠拍落而下,跌入火海之中。

整个火海。被剑气、掌印搅得翻天覆地,爆炸的冲击波,轰击着整个火海,泛起滔天巨浪。

一个巨大的凹陷,在火海中央浮现而出,久久不能消散。

“哼!只有这般程度吗?真是让人有些失望啊!”

梵白一步一闪,落在凹陷上方。面上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若是,真的只有这种渣渣实力,死了,也就死了!”

冷冷一笑,梵白再也不看火海中的变化,身影一闪,便是准备离开。

他可是没时间,没心情,浪费在一个渣渣身上。

就在梵白身影一动,想要离开的时候。

火海再度发生惊天动地的变化,被梵白一掌轰出的凹陷之中,变故突生。

一个巨大的漩涡,浮现而出,像是黑洞一般,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天上地下前后左右,八方火海之力,像是银河倒灌一般,尽数轰入其中,一股霸道的气势,轰然爆开。

“这是......”

梵白脚步一凝,眼神定定地看着漩涡的中心,在那里,弈倾天的身影,若隐若现。

“这股霸道的掠夺一切的气息,我怎么感觉有些熟悉......对了!前几天,也是有个小子混入诛邪洞,从老夫手中脱逃了,那个会分身之术的小子......就是这小子!”

梵白心中念头,闪过的一瞬,火海再度泛起滔天巨浪,犹若下起了倾盆大雨一般。

弈倾天身影闪现其中,卷着无尽的火海之力,悍然向着梵白冲击而来。

炼虚之术,源源不断地炼化着周围火海之力,汇入弈倾天的身化剑光之中,破开一切,向着梵白当头刺来!

“不差!”

梵白傲然一笑,右脚微微抬起,随即狠狠在地面上一跺。

翻腾的火海,瞬时一凝,一道火海凝聚成的光幕,浮现而出,像是割裂了世界一般,挡在梵白身前。

轰隆隆!

无匹剑芒,轰击在光幕之上,相同的火海之力,撞击在一起,溅落起无边的岩浆火星,向着四面八方挥洒而去。

弈倾天身影闪烁间,瞬息间,便是轰出了万千剑气。

有着炼虚之术支持,再加上,火海好似永不枯竭的力量,弈倾天好似拥有着无尽的力量一般。

道道绚烂的红色剑芒,酣畅淋漓的挥洒而出,不断的轰击在光幕之上。

而梵白,这片火海,本就是他的本源之力所化。

一念动,整个火海,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任何陷入其中的人,生死皆是不由己,只能任他操控!

也就弈倾天,懂得霸道无匹的炼虚之术,非但能够生存下来,更是能够掠夺梵白的本源之力。

两人都是力量没有耗费干净的时候,一人急切想要突破体内桎梏,一人长久封印,磅礴怒气急切地想要找一个发泄口,两人都是战意无双!

炽热的战意,卷着火海直直暴起,火海上方的诛邪洞,被这股力量轰击着,猛然发出一阵阵剧烈的摇晃,好似天塌地陷一般。

“小子,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老夫热血已经被你激起,你若是不能陪老夫继续玩下去,老夫真的会杀了你的!”

梵白狰狞一笑,火海光幕猛然一旋,不再是简单防御,磅礴压力悍然爆出,轰然压逼着弈倾天身子不停的倒退开来。

“热血被激起吗?那我,就将你的内心**,再打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