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80章 争锋(四)

第二百八十章 争锋(四)

嘴角勾起冷然的弧度,弈倾天眼化白瞳,散落的发丝,卷着白色的死寂之力,像是泼墨一般,倾泻在半空之中。

“哈哈!!只要,你有本事,老夫死在你手里......又有何妨?”

梵白眼神奇异地看着弈倾天身上的变化,言语间,唇枪舌剑不断,刺激着弈倾天。

这小子这种诡异的白瞳状态,倒是和老夫的入魔之后,魔意爆发有些相似,都是能够加持自身力量吗?

不过,看这小子的样子,应该还不能随心所欲的运用这种力量!

嘿嘿!不能控制的力量,才能爆发出最疯狂、最绚烂的灿烂!

我倒是要看看,你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梵白心念转动间,全身的气势一转,圣洁的佛门气息,像是潮水褪去一般,瞬间回涌进体内。

随即,磅礴的黑气缭绕而出,梵白面容瞬息一变,眼中金芒消散开来,瞬时化作无尽的幽黑之色。

眨眼之间,梵白整个人便是完成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一刻,他不再是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佛,而是杀戮众生的魔......佛!

魔意磅礴爆出,邪气凛然,刺激着弈倾天眼中白芒,一阵闪耀。

被弈倾天努力压制的阴冷死气,好似受到挑衅一般,瞬息间,便是冲破弈倾天身体的束缚,轰然震爆开来!

“啊!!!给我死来!”

全身死寂之力被激发,弈倾天发丝一扬,半分雪色,身影一动,带出不可捉摸的残影化出。

“荒字诀!”

弈倾天身影转换间,缥缈雪峰不传绝学,荒字诀,再度爆发开来。

荒芜万物的力量,这一次没有化作幻境,反而被弈倾天倾泻而出的死寂之力。完全融合同化在一起,汇聚成一股荒芜灭绝的力量。

“嗤啦啦!”

荒芜之力,死寂之力,两种霸道无匹的毁灭气息,像是流光一般,汇聚在弈倾天的掌心之中,化作一个闪耀着惨白之色的光球。死寂之力盎然!

光球滴溜溜地旋转开来,刺激着整个火海。都是发出嗤啦啦的消磨声,逼得火海之力,像是遇到毒蛇猛兽一般,纷纷倒退开来。

瞬时在弈倾天身周,形成一个巨大的真空,没有任何一切的存在,只有无尽的死寂荒凉!

毁灭之力,凝聚而出,弈倾天脚步狠狠一踏地面。身子像是炮弹一般,轰然爆出。

沿途所过之处,化出一条长长的真空地带,荒芜灭绝了一切!

突如其来的变故!突如其来的极招!梵白心神一凝之间,弈倾天整个人,便是已然化作一道死寂光柱,向着他洞穿而来。

“该死的!居然是缥缈雪峰的荒字诀!这不是雪峰不传的绝学吗?!这小子不是问剑宗弟子吗?!”

一时间大意。梵白已经没有瞬时出招的时间,身体急速闪退开来。

同时,双掌猛然拍击在火海之上,卷着火海岩浆,向着弈倾天铺天盖地地倾覆而去。

“哈哈!!魔佛梵白?不过如此!!”

白瞳散发着不似人间的诡异之力,弈倾天嘴角一挑。冰冷的面上,却是闪过毫不掩饰的讥讽之色。

半分雪色的长发,在空中乱舞,睥睨四方的气势,震得梵白的攻击,纷纷倒射开来。

这个臭小子,变个身。居然变化这般大!

梵白心中暗暗惊奇。

被弈倾天如此讽刺,梵白心中怒火,也是不受压制地涌起,魔意化作滔天之力,遮天蔽日地弥漫而出。

“混蛋小子,你当老夫,会怕你吗?真是不自量力的东西!今天,老夫就要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绝对的力量,什么才是......绝对的碾压!”

狂霸一笑,梵白身子猛然一定,无形的气浪翻卷而出。

“白琉璃莲花净火!”

心念一动间,梵白袒露的胸怀上,黑色魔纹,急速蠕动起来。

瞬息间,一朵栩栩如生的黑色莲花,便是浮现在梵白胸前,像是扎根在梵白体内一般。

“三千莲花!”

梵白拈花一笑,怀中黑色莲花飞出,在半空中一旋,化作一朵白莲缓缓盛开。

花瓣绽开,遮住了梵白,遮住了这片大地,遮住了这片天!

“小子,这三千莲花,乃是老夫自创的绝学,最强防御的时候,能够化出三千白莲,现在,老夫只是化出来一朵白莲而已,可是,你小子能破开吗?哈哈!!”

梵白身影隐藏在莲花之中,哈哈大笑声,带着无尽的挑衅之意,荡漾而出。

这小子不是嚣张的很吗?我倒非要将他的傲气,全部碾成灰!

挑衅的话语,激起弈倾天眼中白芒,再度浓郁了几分。

流光剑影轰然爆出,弈倾天身影爆冲天际,随即轰然一静,倒转而下,携带着势若奔雷之势,急速割裂开空间,轰然坠落而下。

“砰!”

荒芜一切的死寂之力,瞬间轰击在白莲之上,溅起阵阵涟漪散落四方。

“啪嗒!”

剑尖点落之处,一朵花瓣,孤单的飘零而下,像是被风席卷开来的落叶一般。

“破不开吗?魔佛梵白,不过如此!”

弈倾天掌中光剑,再度猛然一压,向着梵白压逼下去。

“给我轰!”

梵白话音突兀一冷,白莲旋转开来,道道花瓣,瞬时飞射而出。

天地间,像是下起了一阵花雨一般,片片白色的花瓣,携带着无比的锋芒之气,尽皆轰击在,来不及避开的弈倾天身上。

天下间,能够破开他梵白三千莲花极招之人,少之又少。

虽然有那么几人,但是,绝对不包括一个真罡渣渣!

虽然弈倾天只是破开了一朵花瓣,但是,梵白却是感觉这便是极大的羞辱!

花瓣席卷而出,轰击在弈倾天身体上。

瞬息间,便像是春雪消融一般,顺着被割裂开来的伤口,流入弈倾天体内。

最后,轰然爆发开来,无尽的白色火焰,在弈倾天体内升腾而起。

这三千莲花,居然既是防御之招,更是强悍的攻击之招。

弈倾天整个人,被飞洒开来的花瓣,轰击着。

体内力量更是爆发开来,震荡着弈倾天身子不停的倒退开来,嘴角血色,像是地下泉水一般,哗啦啦的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