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83章 人魔合作,只为一人

第二百八十三章 人魔合作,只为一人

火海世界消失,重新归于一片死寂,宛若初见,波澜不惊。

而诛邪洞中,此刻,却是截然相反的另一派光景了。

一片喧嚣之中,花弄影不知何时,已然诡异地闪入囚笼之中。

安安静静地,宛若人畜无害的仙子一般,嘴角却是划过一缕邪魅的弧度,挑起看着涌入诛邪洞的众人。

“哼!魔女,弈倾天那个叛徒呐!”

横江锁链前,四大宗门的掌控者,还有魔族之人,联袂而来,说话之人,便是问剑宗掌教慕容华。

在他身旁,封天都、封罗宇一干人,皆是赫然在列,诡异的是,月清影的身影,也是浮现在其中。

此刻,她眼中正流出一抹诡异笑容,和花弄影淡淡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剩下的三大宗门,烈阳门烈焰、天岱山王琨,皆是带着门下一干弟子,齐齐现身。

烈飞云和羽青阳两人,分别站在烈焰、王琨身后,眼中邪异黑芒闪耀,脸上皆是带着快意的笑容。

能够看到弈倾天被斩落,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让人高兴的事呐?

而烂柯寺的队伍,这一次带队的,却是一位身披大红僧袍的白发老者。

火光映照下,对方白色发丝间,点点圣洁的光华,像是流水一般,缓缓流淌着,甚是奇异。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烂柯寺主持,燃犀圣僧,烂柯寺第一人的存在!

魔族一方,夜影血发飘扬,手底下,魔蝠一族,展开狰狞的翼膜,遮天蔽日地浮现而出。

这一次,四大宗门联合魔族,强势登上问剑宗。只为问罪弈倾天!

这是一次逼命而来的杀机!封天都借刀杀人之计,显然已经成功了一半,接下来,便是斩落弈倾天了......

四大宗门气势庞然压逼而来,牢笼之中,花弄影却是咯咯笑着。

紫红长发轻扬间,有些天真无辜的笑意。却是缓缓流淌而出。

“弈倾天?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他不是你们问剑宗的弟子吗?又不是我们魔族。慕容华,你怎么这般老年痴呆,反而找我来要人了。”

“魔女放肆!沦为阶下囚,居然还敢口出狂言,真当我们问剑宗奈何不了你吗?”

封罗宇手握剑柄,半出鞘的剑锋,带起一丝凛然剑气,直欲斩向花弄影。

旁人眉头一挑,对着封罗宇投去一抹看傻子的眼光。奈何魔族少主?这样的傻话,他也能说出来?

“哎呦,慕容华,这位是谁啊?怎么比你这个掌教大人,脾气还要来的大,我这还没说他呐,他就要一剑斩我。我要是说了他,他岂不是,就要灭绝我们整个魔族了,真是好可怕哦!”

花弄影好似害怕到极点一般,像是人畜无害的白兔一般,缩了缩身子。面上却是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丝讽刺笑意。

两相对比起来,形成更加浓烈的讥讽笑意。

“魔女!!你找死吗?”

封天都面色猛然一黑,他是谁?问剑宗代理掌教,下一任掌教的继承人!

这个魔女,会不认识他?!

她分明是故意这般说的,分明就是想要羞辱他!真是不可饶恕啊!

可恨!自己居然不能斩杀她!!

慕容华冷哼一声,一摆手。便是打断封罗宇接下来的动作,低声怒道:“不敢动手,就不要硬撑,还嫌不够丢脸吗?”

招惹不起对方,就不要不自量力地挑拨对方,省得自取其辱!

这点道理,你都是不懂吗?

慕容华冷着脸,淡淡说道:“魔族少主,我身边这位,乃是我问剑宗下一任掌教,他的话,便是我的话!”

你看不起他封罗宇,就是看不起我慕容华!这就是慕容华话中之意。

“他是你们问剑宗下一任掌教,关我何事?就算他是飘渺仙子的弟子,在我眼里,也只是一个渣渣而已!切!还真当自己是个东西了吗?”

花弄影嘴角一挑,讽刺笑意,像是寒冬风刃一般,飚射而出。

雪峰之主飘渺仙子,她花弄影都是可以......不放在眼里!

何况,你慕容华,一个,就连问剑宗存在意义,都不知道的掌教!

“哈哈,少主说得好,前些日子,属下可是听说了,某人带领着数百宗门弟子,去刁难一个废物,却是损兵折将全军覆没,自己更是被人家打得体无完肤。”

“最后,还要依靠着对方,赏赐一粒小罗天丹,才能活命,大家说,这样的家伙,岂不就是渣渣?”

“他,能配得上,‘渣渣’这个词吗?”

天空中,夜影嘻嘻一笑,配合着花弄影。

身后,众多魔蝠,都是吱吱笑着,翼膜煽动着,鼓起狂风,向着封罗宇吹去,肆无忌惮,挑衅意味不言而喻!

封罗宇脸色沉沉,几乎可以渗出水来了,握剑的手掌,微微颤抖着,却是没有拔剑。

因为,眼前这个,比自己年龄还要小上几岁的少女,乃是名副其实的魔族一方统领,真正的人皇强者!

在她面前,他没有拔剑的......勇气!

见到封罗宇低头不敢吭声,夜影嗤笑一声,就这样的东西,也想胜过弈倾天?真是痴心妄想!

“夜影大人,此番我们齐聚诛邪洞,可是为了讨伐弈倾天,而不是内讧,人魔两族之间的恩怨,还是暂且搁在一旁吧!”

封天都笑意温文尔雅,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贪婪之色。

十几岁的人皇强者,天下间,有这般奇迹吗?

弈倾天不就是因为被魔化,才能进步神速,战力惊人吗?

若是老夫......嘿嘿,天下间,谁能做我敌手?!

夜影不置可否地一笑。

封天都不以为意,挑眉看向月清影,说道:“月清影,你来说说事情经过。”

月清影恭敬地点点头,“早在天荒山脉的时候,我便是发现,弈师弟行为不正常,我偷偷观察之后,便是发现弈师弟有着嗜血的残忍行为,当时,我心中震惊,没敢将这件事说出来。”

“而且,自从那时开始,我便是开始有意疏离弈师弟,而弈师弟好似察觉到了我的反常,开始故意接近我,这也是宗门流传谣言,说我和弈师弟关系亲密的原因所在。”

“就在前几日,我无意间发现弈师弟行踪诡秘,偷偷跟随之后,才发现弈师弟居然混入诛邪洞中,我心中一想,弈师弟肯定是要放出魔族少主,心中不安,不敢再压制这个秘密,之后的事情,掌教大人都是知道了。”

月清影一派平静地陈述着,清冷的眸子中,还时不时地流露出一丝痛惜之色,好似在为同门的堕落而惋惜一般。

让她的这番话,听起来,显得是那般地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