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84章 利益划分

第284章 利益划分

“好了,弈倾天会魔功一事,早就是得以确认了,如今,再加上月清影的证词,弈倾天是魔族,已经是铁定的事实了。

慕容华一摆衣袖,怒气砰然爆发。

封天都脸上露出惭愧之色:“其实,在弈倾天魔族身份暴露之前,小儿罗宇,便是早有猜测。”

“弈倾天,天生绝脉,在问剑宗,这不是什么秘密。”

“这样的存在,一年之间,却是发生了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实力突飞猛进不说,战力更是惊人。不是魔族,还能是什么?”

“可惜,老夫太过相信无名师弟,没有听从小儿的话,导致问剑宗惨案频频发生,老夫真是愧对问剑啊!”

说着话,封天都无奈叹息一声,眼中悲痛之色,像是潮水一般波涛汹涌,不可抑制!

在场众人,虽然都是受慕容华之邀来此,却是不知道还有月清影这一出戏。

此番,再听到封天都的言语,心中皆是暗道:难道,慕容华并非是为了一己之私,而要斩杀弈倾天,而是因为弈倾天真的是魔族?

心中疑惑泛起,众人皆是不言不语,不一的思绪,却是泛滥而起。

“哼!弈倾天那个狗贼,吃里扒外,残害同门,简直就是罪不可恕!这一次,一定要将他斩落,祭奠四大宗门无数弟子的英魂!”

封罗宇怒哼一声,顺着封天都的话头,怒斥弈倾天的罪责。

一旁,夜影却是嘻嘻笑道:“斩杀弈倾天?这可不行!慕容大掌教,咱们可是说好了,你我合作,将弈倾天逼出正道之后,他可是归属我们魔族一脉的。”

“毕竟弈倾天,他本就是我们魔族一脉,不是吗?”

“这是当然,我们所需的,只是将弈倾天逼出问剑宗而已,至于其他的,问剑宗不会干预的。”

慕容华语调生硬,为了逼走弈倾天,所有的事,他都不在乎了!

“我佛慈悲,为了除魔卫道,为了不助纣为虐,弈倾天这个魔头身上的迷神草,就由我烂柯寺代为保管了!”

燃犀眼中金芒,闪烁而起,双手合十,一副慈悲模样。

见到几大势力都是提出自己的条件,烈焰面色一冷,寒声道:“弈倾天残害我儿,这笔不共戴天之仇,今日,必须拿他的性命,来偿还!”

“不诛魔头,誓不罢休!”王琨一吐嘴中烟气,烟斗斜摆,杀意凛然。

“哎哎,条件不是已经说好了吗?弈倾天不能死,烈焰、王琨,你们两个老匹夫,是耳聋了吗?”

夜影眼睛微微一眯,划出一抹红芒。

弈倾天,她也是想要除之而后快,只是,少主要他活着!

这两个老匹夫,这般闹腾,岂不是会让少主怀疑,这是我的指使?真是该杀啊!

烈焰冷哼一声,怒声道:“四大宗门,联合而来,对付弈倾天,我烈阳门和天岱山的两大宗老,分别牵制三代和神无情,燃犀圣僧亲自出手压阵,问剑宗也是大开方便之门。”

“联合的几大势力之中,就你们魔族,没废一丝一毫的功夫,你们魔族,居然还妄想夺取弈倾天,真是好笑!”

“天岱山出动了唯一的一位人皇强者,不只是来看好戏的。付出了代价,怎么的,应该有相应的回报吧!”

王琨冷冷一笑,想要让我们无功而返吗?

“慕容华,当初我们谈好的条件,可不是这样的!你想出尔反尔?”

慕容华面色铁青,耐着性子说道:“答应各位的条件,我慕容华自然会不减分毫的完成。”

“如今,虽然我们已经认定弈倾天是魔族了,可是,弈倾天此人狡诈至极,虽然公然使用过魔功,却是不露丝毫魔气,这也是,我们不敢强势斩杀他的原因。”

“毕竟,三代、叶无名,还有无情师妹,都被这小子迷惑住,站在他的身后,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斩杀弈倾天,只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慕容华,这不是你违背诺言的借口!”

“我当然不会违背诺言,我这样说,只是因为,夜影大人,能够替我们解决掉这个麻烦!”

“哦?难不成,她还能抗衡三代和神无情两大人皇强者?”

众人眉头皆是一挑,有些忌惮地看着夜影。

“呵呵,夜影大人实力惊人,能不能够抗衡家师,还不好说。”

慕容华轻轻一笑,随即接着说道:“有一件事,大家,怕是还不知道吧!”

“何事?”

“魔化弈倾天之人,便是夜影大人!”

“嗯?这么说”

“魔族一脉,最为重视血脉传承,血脉等级,有着天生的压制作用,弈倾天既然是被夜影大人魔化的,自然就是受到夜影大人天生的压制作用。”

“你们说,夜影大人,能不能够将弈倾天隐藏的魔气,引爆出来?而弈倾天魔气被引爆出来之后,他的魔族身份便是再无异议。”

“到那时,家师和无名师弟等人,应该也是无话可说了吧,那时弈倾天就算是被斩杀,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

慕容华眼中寒光闪过,若是到那时,三代他们还有异议。

那就只能说明,封天都所说是真的了,三代他们,被弈倾天施展了勾魂夺魄之术!

到那时,说不得,我也要大义灭亲了!

“我们需要弈倾天,也只是为了夺取,他身上不该有的东西而已,取完之后,他便任你们处置!”

眼见烈焰要说话,夜影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知道无论如何,弈倾天总不会死的,夜影心中便是一阵暴躁,哪里还有好心情,听对方继续罗里吧嗦的!

“这样就好!”

烈焰和王琨对视了一眼,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如今,众人之间的协议,算是达成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封天都目光一转,落到花弄影身上,脸色变了变,随即不卑不亢地说道:“还请魔族少主,说出弈倾天的下落,我等,将感激不尽。”

“呵呵!感激不尽?”

弈倾天啊!弈倾天!这就是你长大的所在吗?怎么,尽是这些肮脏的东西呐?

趣味索然,花弄影手臂支着下巴,眼神在火海点了点,有些懒散地道:“喏,看到了吗?弈倾天现在就在下面,你们想要找他,就下去吧!”

封天都顺着花弄影的目光一看,面色瞬时便是变了。

“少主大人,你、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