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85章 序幕

第285章 序幕

封天都面色有些难看起来,问剑宗随行之人,皆是脸色有些发黑起来。

诛邪洞的特殊,问剑宗稍稍有些地位的人,谁不知道?

这横江锁链之下的二十五囚笼,不知道,困死过多少问剑罪人。

任你修为再高,也是耐不住诛邪洞中火气的长久煎熬,最终,还是免不了化为一地枯骨的命运。

囚笼之中,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无时无刻不再灼烧着囚笼的地下世界这片火海了。

怕是,真罡强者一进去,就得被融化的点滴不剩吧!

魔族少主,居然说出这个所在,便是弈倾天隐藏之地,这是公然的在耍他们吗?

这是**裸地蔑视吗?!

“开玩笑?”花弄影身子直了直,毫不掩饰地嗤笑道:“你封天都,有被我开玩笑的资格?”

“你!!”封罗宇怒目瞪视着花弄影,这个臭丫头,真想······一刀宰了她啊!

封天都挥手屏退封罗宇等人,沉默着看了花弄影半响,才沉沉开口道:“魔族少主,何等的身份,天都自然是不入少主法眼,少主也没时间,浪费在天都身上。”

“这点自知之明,我封天都,还是有的。”

“哦?知道就好。”

花弄影挑了挑眉,趣味一笑。

这个封天都,不简单啊,问剑宗堂堂一峰之主,在我面前,这般低眉顺眼的,难道,是有求于我吗?

封天都面不改色,看向慕容华,说道:“师兄,现在该怎样办?”

慕容华脸色有些沉重,说道:“这地下世界的火海,到底有着怎么的危机,我们都是不知道,贸贸然地下去,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啊。[ ”

“不过,弈倾天一个废人,都是能够进入,我们想必······也能安然无恙吧。”

慕容韵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就在众人为难之际。

燃犀却是忽然轻声说道:“关于诛邪洞此地的情况,慕容掌教,难道一点都是不知道?”语气中充满着诧异。

“嗯?难道,我该知道什么吗?”慕容华面色一变。

“呵呵,既然慕容掌教不知道,可能是······时机未到吧,我还是不要说了。”

燃犀摇摇头,笑了笑,却是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不可捉摸。

燃犀的这番话说出口后,慕容华的面皮,不由自主地抽了抽。

心中却是想起,在几月前,三代找过他一次,准备交代他一些事情,只是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三代却是没再提起这件事。

现在这般看来,三代当时准备要交代他的事,很有可能,就是问剑宗最根本的秘密,包括诛邪洞的存在目的!

问剑宗守护者的存在,慕容华一直便是知道的,看三代当时的表情,便是有着将他当做继承人的打算。

这也是问剑宗,历来的惯例。

只是,三代没有再找他,是放弃他了吗?是因为······弈倾天吗?

心中杂乱的念头泛起,一时间,慕容华脑海中混混沌沌的,像是一团浆糊一般。

燃犀看了看失魂落魄的慕容华,轻轻笑了笑,不言不语。

烈焰等人,眼中皆是泛起奇异之色。

诛邪洞、问剑塔,一直便是问剑宗一团迷雾的存在,他们早就是猜测,这两处所在,可能就是问剑宗最终极的秘密。

如今,看到燃犀、慕容华这般姿态,显然,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了。

富贵险中求!

诛邪洞,可不是想进,就能进的!这个机会,怎么的应该把握住!

“哈哈!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进入一探,那么,老夫就勉为其难,做一次先锋了!”

烈焰哈哈一笑,脚步一迈,便是准备进入。

半路上,封天都斜插而过,准备拦住烈焰去路,“烈焰门主,诛邪洞关乎问剑宗的秘密所在,外人,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话可不能这般说!如今,大家都是为了弈倾天而来,这火海拦住了众人脚步,总要有人一探吧!”

“我们几人之中,只有烈焰门主,所修功法乃是火属性,这先锋,烈焰门主是不二人选啊!”

王琨烟斗一摆,横挡在封天都身前。

三人身姿一动,气氛瞬时便是一凝。

沉闷压抑的感觉,犹若黑云压城,欲摧毁一切!

花弄影呵呵一笑,意味深长的笑容,却是落在了燃犀身上。

这个老不死,闹出这出戏,让封天都几人相互忌惮,无非是想要他自己能够进入封印之地。

真是一个无欲无求的圣僧啊!哈哈!!

“我佛慈悲!众位还是不要再争了,大家若是信得过老僧的话,就由我进入一查吧!”

燃犀双手合十,佛光绽放,将僵持的三人迫开。

三人相互瞪视几眼,随后,封天都笑道:“燃犀圣僧,我们自然是信得过的,圣僧所修功法,也是火属性,由圣僧进入火海一探,是再好不过的了。有劳圣僧了!”

见封天都这般说,烈焰二人冷哼一声,皆是装模作样地拍了几句马屁。

燃犀呵呵一笑,身上绽放出璀璨的佛光,纵身一跃,便是破开海面,瞬息间,就是消失不见了。显得有些迫不及待,很是讽刺。

火海之上,众人目光痴痴地看着海面,犹若望夫石。

无尽的火海,像是一个透着白芒的隔离层一般,将诛邪洞,和下方的封印之地,分割开来,界限分明。

梵白幻化的世界,被他和弈倾天两人交战的冲击波,轰碎之后,弈倾天身影,便是卷入虚空碎片之中,穿凿着白色的岩浆地带,向下流去。

一瞬,或是一生,眼前无尽白芒消失,温暖的气息袭来的时候,弈倾天微微睁开眼眸。

惨白死寂的眸子,扫过四周环境,却是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丝厌恶之色。

这里的佛气,太浓重了!浓重的······让人有着窒息的感觉!

特别是,对于现在这种状态的弈倾天!

“哈哈!!小子,是不是感觉很不爽啊!!老夫也是很不爽,这该死的佛气,镇压了老夫几千年了,真是让人可恨啊!”

弈倾天眼眸中白芒,被金色佛气渐渐压逼回去,露出黑色的瞳孔。

目光一转,弈倾天看向说话之人,冷漠的脸上,犹若春寒化冻一般,露出一丝表情。

“嗯?你就是魔佛梵白!”

略微有些诧异的话音,随之,便是缓缓响起,拉开了,弈倾天和一代魔佛会面的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