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86章 封印之地

第286章 封印之地

空间中,弥漫着金色圣洁的光芒,弈倾天一呼一吸间,温暖的光华,便是顺着鼻息,化作条条气流,被卷入弈倾天鼻腔中。

却好似被呛入了灼热的火气一般,让得弈倾天的眉头一皱。

这气息······真讨厌!对于此刻的弈倾天而言,便是如此。

白瞳像是潮水褪去一般,缓缓消散开来,最后在弈倾天眼中,缩成一个察觉不到的亮点,倏忽璀璨了一下,便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就是魔佛梵白?”

弈倾天说话的语调,不再冷漠的吓人,带上了一丝温和,两种语调夹杂在一起,显得有些生涩古怪,像是长久未曾开口说话一般。

“嗯!我就是梵白!至于魔佛······谁知道呐?”

空间缭绕着金色雾气之中,一双亮若星辰的眸子,忽的点亮星空,耀眼的金色瞳孔,将四周的金芒,都是压逼地缩了回去一般。

先前,在火海之中,弈倾天见过梵白幻化出来的身影。

此刻,见到梵白的真身,弈倾天心中,还是不免震动了一番。

虽然被束缚在一片方寸之地,对方身上,那股举剑问苍天的凛然之气,却是依旧难掩分毫!

人,还是那个人!

面容一般无二的狂傲、刚正不阿!

“怎么?可怜老夫?”

眼见弈倾天面色微微变化,梵白眼珠子猛然一瞪,身子挣扎间,带起钉在四肢上的金色锁链,一阵晃动。

摇曳着整个空间的金色雾气,像是水流一般,哗啦啦得流淌起来,一如,梵白此刻心中的思绪。

他,梵白,需要别人同情?

早在几千年前,因为那人,他便是不再需要任何人同情!他也不会······同情任何人!

“没有。你不需要别人可怜,我也······没资格可怜你。”

弈倾天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这不是他的安慰言辞,而是真心话。

强者,如梵白,是不需要可怜同情的,因为,那会是对他们的一种侮辱!

而弈倾天自己,更是没资格可怜梵白。

因为,在某种意义上,弈倾天比梵白还要来的可怜,他自己都来不及伤春悲秋,何来资格可怜别人?

“切!小小年纪,装可怜的本事,倒是不差,搞得,好像,自己家破人亡、天生孤儿、没人疼、没人爱一般,给谁看呐?”

梵白定神仔细地瞧了弈倾天半响,随即,才大大咧咧地嗤笑一声,话语中,显得很是不屑。

说话的时候,眼光,却是避开了和弈倾天对视的眸子。

“呵呵!前辈所言极是,装可怜,能给谁看呐?”

梵白无意间说的话,倒是歪打正着,和弈倾天的身世切合了起来。

弈倾天摇摇头,轻轻一笑,随即,目光一转,便是落在了梵白被束缚着的身子上。

在梵白的四肢,以及脖颈上,五点璀璨的金芒亮起,首尾相连间,凝聚成一个五芒星法阵。

道道佛门法印,勾勒出复杂美丽的图案,像是祥云一般,点缀在法阵中间。

在法阵的正上方,一颗一人大小的金色光影,浮现而出。

每隔几息时间,便是发出“咚!”的一声震动,鼓荡着周围的气流迫开、再回流,宛若心脏带动着血液流淌一般。

金色光影之上,垂下五条碗口粗细的锁链,颜色和周围的雾气一般无二,只是,金色要更加浓重璀璨一些,很鲜明地显露出来。

锁链之中,更是带上了点点不可察觉的红芒,断断续续的,连接到五芒星法阵的五个顶点上,像是血管中流淌的红细胞一般,为法阵的运转,输送着能量。

“前辈,这就是花弄影口中,古佛枯木的古佛心吗?”

弈倾天目光落回到梵白身上,这句话虽是问句,但是,弈倾天话中语气,却是显得很是确定。

“哼!那天从老夫手中逃走的小子,果真是你啊!”

梵白眼中流露出奇异之色,之前和弈倾天交手,弈倾天施展出炼虚之术时,他便是察觉到了那股相同的波动,心中已然有着八九分,确定弈倾天的身份。

此刻,再听到弈倾天说出这般话来,确定的程度,已然是百分之百了。

一想到,弈倾天可能身怀几大奇术,梵白不由怦然心动起来。

不是贪婪地想要夺取弈倾天所学的那种心动,而是,看到······破封而出的怦然心动!

“呵呵,想从前辈手中逃脱,晚辈哪里有那本事?”弈倾天摇摇头。

这倒不是谦虚,当日,弈倾天若是大意之下,以着真身进入诛邪洞,梵白的天罗网,遮天蔽地地封印之下,再加上月清影,以及一个人皇之境的夜影,弈倾天想要脱逃,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梵白却是笑了笑,不置可否,语调一转,嘿嘿笑道:“你小子,千方百计地混进来见我,不会只是和老夫闲谈吧?虽然,我很想找个能陪我说话的人。”

“当然不只是闲谈。虽然也有照顾你老人家,免得你老人家得了孤僻症的考量在其中。”

弈倾天面色一正,很是认真地说道。

被关在一个黑匣子里几千年,这人就算活下来了,还能正常吗?

有时候,漫长的生命,不是上天给予的恩赐,而是老天无情的诅咒!

至少,对于梵白来说,这几千年的漫长岁月,便是某些人给他的诅咒!

孤僻症?孤僻你个大头鬼!老夫会得孤僻症?!

这几月来,老夫不知道和花弄影那丫头聊得多开心!

老夫会得孤僻症?!!真是本年度最大的笑话!!

梵白嘴角扯了扯,懒得搭理弈倾天。虽然,他很想找个人说说话。

“除了陪前辈说说话,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是······”

弈倾天语气一顿,绵绵不绝的余音,勾起梵白蠢蠢欲动的一颗心。

“便是什么!有话就快说,怎么和花弄影那个臭丫头一样,磨磨唧唧的!”

梵白面色有些不耐,身子一动,便是牵引着钉在身上的金色锁链,哗啦啦地晃动起来,鼓动着空间中的佛气,不断向着弈倾天涌去。

弈倾天挥挥衣袖,将漫天佛气一卷,金芒一闪,便是纳入识海中。

做完这一切,弈倾天才不慌不忙地笑道:“最重要的事情,自然便是······帮助前辈脱困了!”

“帮我脱困?哈哈!!小子,你要帮我脱困?!我需要你······帮我脱困?!”

梵白哈哈一笑,嗤笑的意味,却是澎湃而出,毫不掩饰。

弈倾天面上,丝毫不见动怒之色,淡淡话音,却是带着无比肯定的意味响起:“对!晚辈此番前来,就是帮助前辈脱困的。而我也相信,前辈需要晚辈的帮助。”

“至少,在晚辈的帮助之下,前辈脱困的几率,将大上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