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87章 极体神骨

第287章 极体神骨

呵呵一笑,梵白眼皮一抬,淡淡扫了弈倾天一眼,“你如何来的这般自信?”

“自信,无非就是因为······有自信的资本。”

“哦?这话,我可以理解成,你有我必须的东西?”

“正解。”

“啧啧!火极之力?”

“嗯。”

“佛门衍术?”

“嗯。”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梵白淡淡地话音,打破四周的沉寂,“单单凭借这两样东西,你还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弈倾天和他梵白,非亲非故,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助他这个不相干之人脱困,只能说,弈倾天必定有所求······

火极之力,以及佛修者,虽然是破开封印最简单方式必须的两样要素。

可是,若是火极之力,不够点燃他的佛火白琉璃莲花净火,或者佛修者修为太低,不能够牵制住古佛心。

就算具备这两样条件,破封,也只是妄想而已。

邀明月以为点燃梵白的佛火,需要的火极之力极少,她却是不知道,若是这火极之力不够格,再多也是无用的。

就像是火点不燃水一般,级别太低的火极之力,永远也点不燃梵白的佛火。

而火极之力级别达到一点程度,就算是只有一缕火星,却是也能燎原!

弈倾天的消息,是从邀明月口中得知的,邀明月不知道的事情,弈倾天自然······也是不知道的。

不过,这不妨碍弈倾天和梵白谈判。

看着梵白脸上淡淡的脸色,弈倾天和邀明月一般,以为梵白认为火极之力太少,不足以帮助他点燃佛火。

这一点,弈倾天却是毫不担忧的。

若是无根之花提供的火极之力,不够,那就······

“不知道,这样东西,够不够资格,和前辈谈判?”

弈倾天掌心一旋,流光溢彩。

在弈倾天掌心之上,倏地,宛若浮现出一条星河一般,渐渐的延伸开来,最后,化作三尺秋水,荡漾着逼人的红芒。

或者,更准确的说,乃是······冰火两极体的火属性玉骨。

无根之花,便是从这玉骨之上,生长出来的!

三尺红河,像是杠杆撬动了地球一般,甫一出现,便是搅动着广袤的整个空间,晃动起来。

金色的雾气,因为梵白奋力地挣扎,像是被搅浑了的江水一般,泛着浓厚刺目的金芒。

“小子!这是、这是极体的神骨?!而且、而且还是、还是火极体的神骨!!”

梵白金色瞳孔之中,爆出前所未有的炽热光芒,空间中,像是燃烧起两颗巨大的太阳一般,刺目至极。

弈倾天呵呵一笑,单掌一翻,便是收起夸父逐日。

对嘛!这种急不可耐的表情,才对嘛!

知道夸父逐日对梵白的脱困,很有可能,有着很大的帮助,弈倾天一直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下来。

在梵白热切的眼光中,收起夸父逐日,弈倾天慢条斯理地拂了拂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才悠悠然地说道:“前辈果真是好眼光!不过,前辈还是说错了。”

“这不是火极体的神骨,而是······冰火两极体的火属性神骨!”

“冰火两极体?!”

梵白目光有些热切,自言自语地呢喃着:“难怪、难怪,这么强大的火极之力,勾动我佛火蠢蠢欲动的同时,却是没了那股暴躁之意,反而有着安定的作用。”

“原来、原来是从冰火两极体上,分离出来的火属性神骨!”

同源而生,火属性神骨,虽然被分离了,难免还是沾染上了一丝冰极之力。

见梵白低低自语着,弈倾天也不着急,体内太极玄心诀,像是暴风一般运转起来,同时炼虚之术化开,肆无忌惮地吞噬着周围浓郁的佛气。

凝聚出道道金色卍字印记,翩翩起舞,像是发着金色光芒的蝴蝶一般,不断的涌入弈倾天的识海中。

四周的风起云涌,终于,将梵白从痴呆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嗯?这小子、这小子,居然能够吞噬炼化,古佛心逸散出来的力量?!”

看着弈倾天整个人,化作黑洞一般,卷着金色雾气,不断吞噬,梵白瞳孔猛然一缩,心中惊骇之意,轰然炸开,整个身子,都是有些僵硬起来。

古佛心的佛气,可不是谁都能够吞噬炼化的······

“小子,现在看来,我不得不说,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了!说吧,助我脱困,我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梵白定定地看了弈倾天半响,才缓缓开口道。

罗刹鬼宫就算倾尽全力助他脱困,若是不得其法,付出的代价,将是难以想象的,梵白······不愿!

听到梵白的话音,弈倾天体内功法,倏忽一停,鲸吞之势,轰然停止下来。

“在谈条件之前,晚辈想要确认几件事。”

“你说。”

“罗刹鬼宫的目的所在,是不是只有前辈?”

“罗刹鬼宫宫主,鬼罗刹,乃是我至交好友的女儿,她是我看着长大的,她与我······便是父女。”

梵白知道弈倾天的担忧,虽未正面回答弈倾天的话,话中意味,却是不言而喻。

罗刹鬼宫只为救梵白而来,就算是有其他目的,为了梵白,鬼罗刹也会放弃!

弈倾天松了口气,接着问道:“缥缈雪峰参与其中,为了什么?”

“自诩衍道圣地的存在,还能为了什么?”

“古佛心?”

“嗯。”

梵白挑了挑眉。

弈倾天定定地看了对方一会,认真说道:“我相信前辈。”

梵白眉头再度一挑,却是没说话。

弈倾天淡淡一笑:“疑惑已经解开,那么就开门见山,进入正题吧!”

罗刹鬼宫、缥缈雪峰目的皆是明了,剩下需要担忧的,只有魔族了······

“我帮助前辈脱困,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前辈帮我抵御魔族,不,准确的说,前辈帮我保护几个人!如何?这个交易?”

弈倾天负在身后的双手叠在一起,右掌被紧紧捏成一团,五指充血涨红。

“成交。”

梵白毫不犹豫地答应道,不假思索的······有些敷衍一般。

弈倾天眼角一跳,认真说道:“前辈,我是认真的。”

“不是开玩笑。”弈倾天强调地换了种说法。

梵白挑眉一笑:“怎么?你觉得······我会怕魔族?”

眉如剑,一出鞘,天都能刺破!小小一个魔族,又有何惧?

心中荒诞念头泛起,梵白摇摇头,甩去心头思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