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89章 一线生机

第二百八十九章 一线生机

梵白接着说道:“以我当时的功体,若是日夜不停的被五灵噬元阵侵蚀的话,我能坚持的最大期限,便是三千年时间。 而,从封印之日,到如今,刚好三千年。”

“也就是说,今年,你若是脱困不了,那就必死无疑了。”

“的确如此。”

“难怪,罗刹鬼宫这般急着救你......这死亡之月,降临得够巧的啊!”弈倾天笑了笑。

梵白看了弈倾天一眼,突然轻声说道:“当初,他们将我镇压封印住,却也是给我留下了一线生机。”

弈倾天还未说话,梵白便是指了指,五灵噬元阵中点缀的成片佛门法印,复杂意味泛起,说道:“这五灵噬元阵中间的佛门法印,既是镇压的我存在,也是我的一线生机所在。”

“就如同这......古佛心一般。”

“哦?如何说?”弈倾天眼睛微微眯起。

“我若是愿意,随时可以脱困,你相不相信?”

“嗯?”

“这法阵内的佛印,既是封印符文,也是......炼化古佛心的经文。”

“炼化......古佛心的经文?!”弈倾天面色不淡定了。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梵白真的只要想脱困,就能脱困!

那他一直甘愿被封印在此,又是为了什么?

梵白若有深意地看了弈倾天一眼,随即,笑着说道:“我若是依照经文炼化了古佛心,这封印,便是会自行解开。”

“但是,至此之后,世上便是......再无梵白!”

“再无梵白?”弈倾天定睛看着梵白。

梵白解释道:“在炼化古佛心的过程中,古佛心蕴含的佛气,会洗刷我的一切,我的今生会被磨灭得一干二净。我会......再入轮回,空白地重新来过。”

弈倾天剑眉一扬,再入轮回?重新来过?

梵白到底犯了什么大罪,居然要抛弃今生,重新来过,才能消除某些人的仇恨。

“可是,我为什么要选择重新来过?!我为什么要抛弃今生?!我根本没错!!错的是他们!!不是我!!”

梵白面上。突然流露出极度的扭曲姿态,眸子中。黑色雾气隐隐间化开,一股浓重的怨恨意味,猛然荡漾开来。

抛弃了今生,不就是意味着他认错了吗?不就意味着他低头了吗?

他没错!!怎能低头?!这便是梵白甘愿被封印至死,也不愿重生的原因。

弈倾天有些无言以对,对错,又是,所谓的对错吗?

对与错,哪里是这般容易分清楚的。

就像是慕容华处处针对他一般。站在弈倾天角度,自然是对方错了。

可是,站在慕容华角度,他又何曾错了?

他的妻子,亡于魔族之手,他痛恨魔族,痛恨关于魔族的一切。恨不得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他发现弈倾天会魔功之后,他费尽心机,想要除掉弈倾天,哪怕,弈倾天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是魔族。他也不想放过,谁又能说他错了呐?

“既然分不清......那就不要分了,能够守护好自己珍惜的,对错,也就不重要了。”

弈倾天杂乱的念头扫开,像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一般,一点坚定的信念。像是种子一般,开始发芽起来。

时间只是过去了短暂的一瞬而已,对于弈倾天两人而言,却好似,将过往再度走了一遍一般,漫长至极。

梵白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面色稍稍有些凝重地看着弈倾天,说道:“我说了这么多,你现在明白了吗?”

梵白没说明白什么,弈倾天却是知道对方所指,点点头,随即,问道:“我需要炼化古佛心的多少力量,才能助你脱困。”

五灵噬元阵,虽然看起来歹毒强大,在封印梵白的过程中,却是只起到一个作用,那就是给定的三千年期限。

它就相当于一把锁,而解开锁的钥匙,便是古佛心。

三千年期限之内,炼化古佛心,就相当于解锁,不论是谁。

而三千年之后......锁都是腐朽的没了钥匙孔了,有钥匙,又有何用?

所以,解封的关键,便是在期限之内,炼化古佛心,而歹毒的五灵噬元阵,却是根本不需要顾忌的。

梵白迟疑了半响,顿了顿语调,说道:“三成......你若是能够炼化三成古佛心的能量,古佛心对我的压制作用,我自己便能挣开。”

“三成吗?”弈倾天念叨了一声,随即轻轻一笑,缓缓道:“这三成的力量,炼化之后,我有几成的可能......会被洗去今生的痕迹。”

说着话,弈倾天定定地看着梵白,这个问题,是最为重要的一个问题。

梵白都是不能抵挡住古佛心力量的洗刷,他弈倾天,难道就能?

梵白坦然对视着弈倾天,半响,才沉沉道:“若是其他人,可能百分百会被磨灭痕迹,重新来过,你的话......我估摸着,也有三成的可能......”

弈倾天眼眸一亮。

“三成的可能,不被磨灭痕迹。”

梵白接着说道。

弈倾天嘴角一抽,“也就是说,我还是有着,七成的可能,被磨灭地一干二净。”

七成,真是一个好数字啊。

梵白微微咳嗽一声,说道:“这只是我的一个大概的估计,也许,还有一些误差的存在。”

“对,也许,我会百分百被磨灭,对吧?”

弈倾天一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

“话不能这般说,我看你施展的那门奇术,非常奇特,也许,能够抵抗住佛气的侵蚀作用呐!”

梵白有些不肯定地说道。

毕竟,炼虚之术,弈倾天也只是在他面前施展过而已,他只是觉得不凡,却是没有修习过,威能如何,他也是不确定的。

这小子的那招,怎么看,都是有着玄术的味道在里面,不知道到底是不是。

若真是玄术的话,以着这小子衍武双修的本事,将古佛心的同化作用,分摊到元气和灵魂上,被磨灭的可能性,也许会小上许多。

心念一动,梵白看着有些苦恼的弈倾天,问道:“小子,我之前看到你吞噬了空间中的佛气,你现在可有异样的感觉?”

虽然,这只是古佛心逸散开来的力量,但是能够那般肆无忌惮地吞噬,也是不容小觑的。

“嗯?没有啊。”

弈倾天一愣之后,回应道。

梵白面色一喜,这就对了,毫无异样,看来,很有可能老夫碰上了难得一见的玄术啊。

“你吞噬周围佛气时,施展的......是不是玄术?”

梵白有些激动地问道。

“对啊!怎么了?”

弈倾天有些不理解地看着梵白。

一气化三清、八极封天以及炼虚之术,在太极玄心诀中,都是被称为玄术的存在。

弈倾天搞不明白,玄术有什么奇特之处,倒是直接将这三门玄术,和武学、衍术直接混淆在一起了。

怎么用着爽,就怎么用。

“怎么了?!”

梵白有些兴奋,又有些恨铁不成钢地怒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