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90章 玄之又玄

第290章 玄之又玄

玄术,那可是,踏入道境的大能之士,都难得一见的存在,这小子,居然说得这般轻描淡写!

好似,这玄术在他眼中,就是弯弯腰,随地就能捡的到的垃圾一般。

“小子,你到底知不知道,何为玄术啊?”

梵白眼角挑了挑,努力压制着心中翻腾的波浪,古怪地看着弈倾天。

弈倾天微微咳嗽了几声,通过梵白古怪的表现,他算是看出来了,玄术的存在,恐怕不是那般的简单。

不然,梵白这般古老的存在,也不会这般惊讶。

“咳咳,这个、这个,我还真不知道,前辈给晚辈普及一下常识呗!”

弈倾天眨了眨眼,诚恳地看着梵白。

梵白面皮一抽,心中暗道:这小子,果真是不知道玄术为何物!

就他这样,也能傻人有傻福地修习到玄术,难道······无知真是福?

“天痕大陆,除去那些遥远的不可知的岁月,自古以来,便是流传下三种修炼体系,这点,你总该知道吧?”

弈倾天“嗯”了一声,点点头。

三种修炼体系,分别为武道、衍道以及炼体,在天痕大陆,武道修炼,最为常见,衍道以及炼体的修者,则较为少见。

就拿西剑域来说,峰峦宫阙四大主宰势力之中,只有缥缈雪峰,乃是主修衍道的势力。

其他三大主宰势力,修罗战峦、罗刹鬼宫以及极天剑阙,都是主修武道。

其他几个域界,也普遍是武道修者多于衍道修者,就算是神秘的东神州,修习衍道的,也只有佛门一脉。

而炼体,较之衍道修炼,更为少见。

除了零零散散分布在大陆各处的不知名势力,整个天痕大陆,能够以炼体威名远镇的,也只有北皇族的北渚皇朝。

北渚皇朝,人人炼体,其中,又是以着皇族一脉,最为强盛。

皇族的霸道紫龙血脉,一旦苏醒解封之后,战力将是远超同级修者,震慑整个天痕大陆,紫龙血脉,乃是媲美南宫世家的朱雀血脉的存在。

这些知识,对于普通的问剑宗弟子而言,可能是天方夜谭,对于弈倾天而言,却是常识。

随着他不断的融合识海中的七彩光球,关于天痕大陆的一些知识秘闻,他也是零零碎碎地了解了许多。

眼见弈倾天点头,梵白继续说道:“武道修者,修元气,吸收化纳天地元气,于丹田气海之中,衍道修者,修灵魂,汇聚锤炼精神力,凝聚在识海之中。”

“而炼体修者,修体魄,蕴养精血,于四肢百骸,最终点亮道宫九星。”

“三种修炼体系,修得,便是三种不同的力量。自然,催逼出这三种力量的方式,也是不同。”

“武道修者,弹指间武学震撼天地,衍道修者,心念一瞬衍术迸发崩天裂地,炼体修者,挥挥手体术翻江倒海,武学、衍术以及体术,便是修者三种能量催逼出来的方式。”

“而在这三种方式之外,还有一种超然不同的方式,那就是玄术!”

听到这里,弈倾天面色微微一变,他所修的八极封天,衍化出来的柔字诀,通过精神力和元气,好像都能施展出来,这般说来,难道······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玄术,便是释放出三道修者,三种能量的门户。换种方式说,玄术便是武学、衍术以及体术三者的糅合,一体三用!”

梵白眼中精光爆闪而出,定定地看着弈倾天。

玄术的存在,就算是他,也没修炼过。

在他印象中,能够修炼玄术的存在,屈指可数,个个都是他师父那一代的天之骄子,一方霸主。

他的师门,乃是东神州执牛耳者,即便如此,他的师门浩瀚的藏经阁之中,虽然也有着玄术的存在。

由此可见,玄术是多么珍奇的存在!

而这般珍奇的存在,弈倾天却是修习了,而且很有可能是完整的存在,这不得不让梵白心中震惊。

“哦?照这般说,这玄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弈倾天摸了摸鼻尖,轻笑道:“修习一门玄术,无非就是相当于,同修了一门武学、衍术以及体术而已。”

“可是,要是修习玄术的人,只是武道、衍道以及炼体三道之一的修者,修炼玄术,岂不是如同鸡肋。”

米饭,可以用柴火烧,也可以用天然气烧,或者电能烧,方式,有着多种多样。

可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了最基本的米,花样再多,不也是枉然吗?

玄术虽然神奇,武道修者不修灵魂,难道还能凭空化出精神力施展不成?

“切,你当玄术,是满街的大白菜?谁,都能修炼?”

梵白嗤笑一声,不屑的眼神挑起,瞪着弈倾天。

“能够修炼玄术的,无一不是大机缘、大气运之人。”

“亘古以来,天痕大陆出现的玄术修者,个个都是几道同修的存在,或衍武双道,或体武双道······还从来没出现过单道修者。”

“我师父,便是衍道、炼体双修的存在,罗刹鬼宫的鬼帝大人,也是衍武两道双修,而你小子,不也是衍武双修吗?”

“凡是存在的,必然有其合理之处。天下间,既然有着玄术这般奇妙存在,它的天命所归之人,必定也会走上几道同修的注定道路。”

“这是命!改不了的!”

弈倾天眉头慢慢蹙起,心中不舒服的感觉泛起,又是命!

迷魂谷的那位前辈,信命!为他推演未来命运纠缠!

神无情,信命!不避死,只顺天而行!

如今,就连这位几千年前的强大存在,居然也是这般信命!

“小子,想什么呐?”

梵白挑眉看了看弈倾天。

弈倾天眉头舒展开来,淡淡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玄术虽然能够一体多用,实际上,还是没有多大奇特之处的。”

梵白讽刺一笑,说道:“你小子,再装!每门玄术的存在,本身就是蕴含着至极的大道规则,可以说,只要参透了一门玄术,在大道境界上,就能登临天痕巅峰。”

“你自己修习了,难道没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