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95章 一切成空

第二百九十五章 一切成空

竖立在空中的四个大字,泛着金色的光芒,却是没有璀璨的感觉。

反而,有着模糊、空洞的意味在其中。

“缘、起、性、空!”

弈倾天眼色一凝,嘴中轻声呢喃着。

四个大字、甫一出现,弈倾天之前察觉到的那股磨灭之力,瞬时,暴涨起来!

像是沙漠吞噬绿洲一般,瞬时席卷天地,向着八荒震荡开来。

一切色法皆藉众缘而生起,本无自性,莫不当体即空。

天地万物,虽然,都是由地、水、风、火四大元素,和合而成。

但是,佛门修者,却认为,容纳这四大元素的本体,就是单纯的空。

所以,佛修者认定,世间一切缘,皆是起于本性的空,倡导,诸法空相。

一切法,都是,空,幻化而出的。

也就是说,空,乃万法的本源!

古佛枯木,修为不知几何,但是,很明显,他绝对是已然领悟空之真谛的佛修者。

天空上的“缘起性空”四字,便是他一生对诸法空相的领悟。

弈倾天身处奥秘的空之场域之中,瞬时便是感觉到,一股奇异诡秘的力量,像是水流一般,渗入身体中。

不论是丹田,还是识海,瞬时,便是被这股深邃的力量,遮蔽住。

空的力量,不断化开,消弭同化着弈倾天的一切。

“嗯?”

诡秘力量,带来昏昏欲睡的感觉,弈倾天眼神瞬时一凝,收回落在浮现而出的四字上的目光。

体内,炼虚之术,瞬时运转开来,抗衡着磨灭之力。

身处边缘之地的弈倾天,都是有此感受,炼化古佛心的燃犀,首当其中。被这股力量影响地更是深重。

“这是怎么一回事?!”

变故甫一发生,燃犀便是察觉到不对,心中不安的情绪,像是附骨之疽一般,怎么也是驱除不了。

“哈哈!!还能是怎么一回事?身为佛修者,你不会,就连佛门最至高无上的修习法门。空,都是不知道吧?”

法阵之中。梵白哈哈大笑起来,带动着肩膀一抖一抖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算是成功了一大半了,他怎能不高兴一番?

哼!这个死老小子,居然敢威胁我,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啊!

听着梵白的话语,燃犀有些苍白的面色,瞬间惨白了!

比之雪人。都是要白上几分了。

佛修者体悟大道,最终极的追求,万法皆空,他,怎么会不知道?

“梵白!!你算计我!!你居然敢算计我!!”

真是该死啊!!

知道自己被对方算计,触动了古佛枯木的空之本源,燃犀心中无尽的惊惧。伴随着暴怒席卷而出。

眼神杀人般的怒瞪着梵白,燃犀浑身功力化开,企图制止住,体内不受控制,继续运转的古佛经文。

“哼!老夫就是算计你了,你。能奈我何?”

梵白嘴角一挑,嗤笑话音,毫不掩饰地流淌而出。

“真是可恨啊!!梵白!!弈倾天!!我一定、我一定要让你们不得好死!!”

嘶吼咆哮而出,燃犀面上青筋爆出,佛气轰然爆出,化作金色的火焰,震荡四方。席卷而出。

轰隆!

古佛心被宏大的佛气冲击着,像是摆钟一般,微微晃动着,晦涩的磨灭之意,却是源源不断地传出,丝毫不受影响。

梵白嘻嘻一笑:“古佛经文运转开来,想要停止下来,岂是这般简单的事情?你还是乖乖地再入轮回,重新做人吧!”

“梵白!!你不要,得意忘形!!今日,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你阴谋得逞的!!”

燃犀面上现出狰狞之色,眉心一动,天眼再度张开,“燃我本源,碎我天眼,术法禁断!”

一声爆喝传出。

燃犀身上佛气,嘭的一声,像是被压逼至极的火焰一般,轰然爆开。

眉心间的天眼,更是像是玻璃球一般,发出咔嚓咔嚓的碎裂声,爆出无尽的光辉碎片,倾洒开来,汇入佛气火焰之中,形成一股滔天的洪流,轰向古佛心!

磅礴的力量,爆出,瞬时,震荡地整个空间,都是晃动起来。

巨大的冲击波,像是怒龙翻卷一般,冲天而起,将整个诛邪洞,由下而上,洞穿开来,露出外界的天空。

佛气在长空爆开,普照四方天地!

诛邪洞内,地动山摇之间,几大宗门之人,皆是面露骇然之色。

魔族之人,实力稍稍低弱的,更是在被爆开的佛气扫荡波及时,瞬时化作一缕黑烟,消散在天际。

整个诛邪洞,瞬时大乱起来。

燃烧本源,碎裂天眼,形成的至强禁断之力,将古佛心轰然迫开!

半空中,“缘起性空”四个大字,一阵恍惚,缓缓消散开来。

空之力,也是随之湮灭开来。

“弈倾天!!梵白!!你们两个,给老夫等着!!我会让你们,为今日作为,付出代价的!!”

天眼被碎,本源受损,燃犀这一生,算是被彻底毁了,他岂能不恨?

梵白,他招惹不起,只敢放狠话!

但是,对于弈倾天,他却是有着一千种、一万种法子,整死对方的!

他会让弈倾天知道,算计他,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空间,流光划过,金芒爆冲而起。

眼见燃犀就要破开火海,逃出生天!

一声冷笑,伴随着一声嗤笑,同时响起。

话音刚落。

天际,金色的天罗网,遮天蔽地地浮现而出。

同时,一道蓝色剑芒,配合无间地激.射而出,带起凛冽的寒光!

身受重伤的燃犀,被天罗网一阻挡,剑光,已然恢弘而至。

心中惊怒至极,燃犀不敢应战,身子一闪,避开剑光。

剑芒却是如影随形,一剑卷动风雷之力,直刺而出!

“啊!!!弈倾天,你真是欺人太甚啊!!”

身子当空一震,气浪轰开,燃犀看着蓝芒之后,露出的面容一角。

恼羞成怒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一掌拍出,杀气冷然爆出!

“八极封天!”

双掌运化,弈倾天右掌画圈,无上防御之力,轰然凝出的同时。

左掌剑指,刺破空气,嗤啦一声,携带着无尽的锋芒之力,一指点出!

三招接触,瞬时,爆出惊天闷雷声!

对弈倾天实力错误估计,再加上一身功力,被废七八分,燃犀一对上弈倾天,便是被弈倾天剑招轰中,像是一颗炮弹一般,轰入地下!

“哼!这么好的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怎么能够少的了我呐!”

话音响起,怒目金刚再出!

佛像之力,化作巨大的掌印,自下而上,拍击而出。

与燃犀倒射而下的身影,亲密的碰撞在一起,无尽的气浪,化作波纹,瞬时席卷而出!

虚空之中,弈倾天手中长剑,运化风雷之势。

一掌轰然拍落,巨大无匹的剑芒,瞬时再度爆射而出!

风过不留痕,剑光,瞬息洞穿燃犀的身体,带出一缕血花,绽放在空中!

“老夫、老夫好恨啊!好恨啊!!!”

一声凄厉不甘的嘶吼声,余音不绝地荡漾开来,伴随着燃犀整个人轰然爆开,化作漫天血雾。

剑光落,燃犀亡!

佛门一代高僧,烂柯寺的主持,终究也是难逃一死,和天下的芸芸众生一般,血肉混入这泥泞的土地中,腐烂......

最可悲的是,他还是死在自己的贪婪之下,一切皆是成了梦幻泡影,只剩下无尽的恨意,飘荡在这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