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96章 问罪(一)

第296章 问罪(一)

诛邪洞内一片光明,被破开的洞顶,露出一个巨大的窟窿,像是开出的天井一般。

外界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穿透进来,混合着空气中残留的佛气,散落四方。

这种环境,本该是一派温暖与清宁的。

可是,洞内,众人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安详之色,反而,眼中皆是流露出骇然、震惊之色。

因为不可置信,扭曲开来的面容,像是大理石雕像一般,被刻刀,雕刻出线条分明的曲线,泛着生动的意味,美感十足!

和众人心中此刻的心情,相比,却又是诡异的极致相反。

沉默、死寂的气氛,持续了不知多长时间。

一道有些干涩的声音,才艰难地响起,带着迟疑。

“这、这气息,是、是燃犀圣僧的?”

说话的人,乃是王琨。

此刻,他的表情,再也没有,随时都是保持着的那种淡然了。

嘴巴张的老大,没有吞云吐雾,招牌式的烟斗,被他收进衣袖中,却是粗心地没有熄灭。

闷在衣服里面的烟雾,从他的衣领中,袅袅升起,像是仙人在腾云驾雾一般,配合着他的表情,却显得很是滑稽。

这幅样子,本来,应该能够引起任何人哈哈大笑的。

只是,这时,众人却是没有想笑的冲动。

实在是,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震撼了,谁能笑得出来?

若是,他们心中的猜测,是真的,那产生的影响,将不亚于一大宗门的覆灭。

对于烂柯寺而言,人皇三重天的燃犀,一人,可不就是等价于整个宗门!

兴亡,皆是寄于燃犀一人之身!

“应该是吧?”

慕容华脸上现出复杂之色,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燃犀进入火海之中,随即,便是爆发出了这么强烈的战斗。

若是说诛邪洞内没有秘密,谁信?

这样的秘密

本来,他也是,有资格知道的!

本来,也只有他,有资格知道的!

可是,如今,这种资格,却是被剥夺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弈倾天那小子!

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若不是因为他,三代会如此对待自己?慕容华不信!

慕容华面皮**了几下,随即便是变得更加生硬起来,眼中的杀机,却是再度浓了几分。

魔族一边,夜影的眉头微蹙,眼中流露出厌恶之色。

周围逸散开来的佛气,让她很是不舒服,说话的语气,自然也不是很好。

“什么叫应该是吧,根本就是好不好!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燃犀那个老不死的,这次,就算没死,怕是,也丢了半条命了。”

“嘿嘿,本源之力,都是被逼着爆出来了,老人家,挺拼的嘛!”

心中不舒服的同时,夜影心中,却也是慢慢流淌出一丝喜意。

说话的语气,渐渐变得,有些幸灾乐祸起来。

诛邪洞着被封印之人,那可是一个绝世的大魔头,就连少主,都是不敢随意招惹他。

燃犀那个老家伙,居然胆敢贪图古佛心,不被对方玩死,那才叫怪事呐!

夜影心中嗤笑一声,燃犀死了或废了,她能不高兴吗?

夜影却是不知道,燃犀的死,不全是梵白一人之力完成的,弈倾天也是要付一半的责任的。

在场众人之中,就数夜影修为最高,已然达到人皇之境了,她的话,自然有着绝对的说服力的。

正道人士,本来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的。

此刻,这份侥幸,却是在夜影的话音下,轰然破碎开来。

心中一阵慌乱之意,像是杂草一般,蔓延开来

燃犀随正道人士而来,除了为镇压弈倾天掠阵,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便是牵制夜影。

人魔势不两立,即便现在迫于形势,不得不合作,慕容华等人,也是不相信夜影的。

有着人皇之境的燃犀,在一旁压阵,便是如同有着一根定海神针,此刻,燃犀败亡了,他们心中,能不慌吗?

烈阳门和天岱山的两位人皇宗老,此刻正在牵制着三代和神无情,就算是察觉到了这里的变故,一时半会,怕是也赶不到这里。

这般一耽搁的时间,夜影要是出手对付他们,这里的人,怕是要死绝一大半。

真灵九重天巅峰的慕容华几人,怕是也不够看。

一想到这里,慕容华脸色,便是有些难看起来。

他的计划到底算是什么?自作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目光瞥见慕容华等人面上的难看之色,夜影嘴角却是不由地挑起一抹戏虐的弧度,眼中红芒,微微闪耀着,流露出嗜血的光泽。

嘿嘿!这里可是汇聚了四大宗门半数的力量,若是能够覆灭了

心中一泛起这个诱人的想法,便是再也抑制不住,像是染上了毒瘾一般。

慕容华等人,被夜影渗人的眼光闪过,身体不由自主地都是激灵灵地打了个冷战。

面色发白,手掌已然按上剑柄了,绷紧的臂膀,随时,准备着挥剑!

牢笼之中,花弄影笑意盎然的面容,忽的一变,嘴角微微一挑,自然地勾勒出一抹趣味之意。

“呵呵,大家这么紧张干吗?这般剑拔弩张,难道是准备内讧吗?”

花弄影笑了笑,有意无意地说道:“慕容大掌教纡尊降贵,付出众多代价,联合了几大宗门和我魔族,就是为了对付贵派的弈倾天。”

“现在内讧,慕容掌教的一番心血,岂不是付之东流了?”

弈倾天,知道了慕容华这般对待你,你对问剑宗的眷恋,还能残留几分呐?

花弄影眸子微不可查地扫过某处,嘴角流出一抹诡异笑意。

她却是不知道,就算不用她故意挑拨离间,点明慕容华的阴谋,弈倾天也早就是知道了慕容华的计划。

再说,对问剑宗,他弈倾天,还有眷恋吗?

没了

屡次的逼命针对,已然将弈倾天心中不多的感情,消弭的一干二净。

残留下的,只是对那寥寥几人的关心在意而已

听到花弄影意味明显的话语,夜影面色一变。

知道花弄影,不准备在这时,和四大宗门闹翻,夜影脸上,不由流露出一丝不甘遗憾之色,却是没了动手的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