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297章 问罪(二)

第297章 问罪(二)

慕容华等人,绷紧的身体,猛然放松下来,深深呼了口气,额头之上,却都是泣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一种劫后余生的情绪,在众人心中升起。

连带着,众人看着花弄影的眼光,都是不由自主地带上了一丝感激之色。

若是没有花弄影的开口,他们之中,绝大部分,怕都是会凶多吉少吧!

救命之恩,岂能不感激肺腑?

魔族之人要杀他们,随之,又是因为魔族之人,救了他们。

所以,他们感谢花弄影!

怎么看,那股浓烈的讽刺意味,都是掩饰不住

就在众人心中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花弄影的声音,却是再度悠悠然地响起。

像是和老朋友交谈一般,透露出一股子掩饰不住的欢喜之意。

“弈倾天,这么多人,都是在等你,不出来见上一面,你好意思吗?”

蕴含着喜意的话音传出,众人面色,都是不由一惊。

还未待他们有所动作。

一道熟悉的声音,便是淡淡响起,回荡在整个空间之内。

“呵呵,狗咬狗的好戏,可不是,时时刻刻都能看到的。唉,可惜,一出好戏,就是这般被你破坏了。”

“坏人兴致,花弄影,你真是罪不可恕啊。”

火海像是被整齐的切开一般,露出一条幽黑的通道来。

弈倾天飘然的身影,悠然升起,风轻云淡至极!

脚尖在海面轻轻一点,弈倾天身子一个纵跃,便是落在横江铁索之上。

泛着莫名光泽的目光,却是一一扫过几大势力之人。

“哎呀呀,经你这么一提醒,我发现,自己还真是有些罪不可恕呐。不过,好戏虽然是好戏,却不是狗咬狗哦,顶多算是棒打恶犬而已。”

见到弈倾天安然无恙地现身,花弄影嘴角一挑,调侃的笑意,有些欢快的蹦出。

被弈倾天和花弄影当着面,这般肆无忌惮地调侃着,几大势力之人,面色都是猛然发黑起来,心中又惊又怒。

惊得是,弈倾天方才的那番轻描淡写的姿态,根本就不像是修为被废的样子。

难道,传闻被废的弈倾天,根本就是没有被废?

怒得是,花弄影明目张胆地调侃他们,也就算了,毕竟,对方贵为魔族少主,身份尊贵至极,被她损上几句,也是没有什么。

可是,你弈倾天,算是什么东西?!也敢拿我们,开玩笑?

真是找死的家伙啊!

心中惊怒交加,慕容华率先开口,怒哼道:“弈倾天,不要东扯西扯的。你居然胆敢偷偷摸摸的混入诛邪洞,意图释放出魔族少主,你可知罪!”

那日,我明明就是将这小子的衍武双道的实力,都是废除了,这小子,怎么会还有一身不俗的修为?

先前,他是从火海之中出来的,莫非

嗯?看来,诛邪洞内的秘密,不小啊!

想到这里,慕容华心中怒气,更是腾腾冒起。

在他想来,弈倾天修为能够恢复,定然是在诛邪洞中,得了不小的机缘。

而诛邪洞的秘密,定然,就是三代告知弈倾天的。

也就是说,本来属于他的东西,却是被弈倾天给夺取了,他怎能不生气?

这一次,一定要彻底解决弈倾天这个祸害!

慕容华怒瞪着弈倾天,一旁的封天都,配合着说道:“弈倾天,如今,众目睽睽之下,想必,你也没脸辩解吧。师伯劝你,还是坦白从宽,或许还能免除一死。”

弈倾天哈哈一笑,戏虐笑道:“没脸辩解?封天都,你觉得,形同陌路的你,在我眼里,算是什么东西?我需要向你辩解?”

“你这一厢情愿的功夫,修炼的不错啊!”

话音落下,弈倾天一脸嗤笑着看着封天都。

时机成熟了,这个喜欢扮演老好人的家伙,也开始露出真面目了吗?

被弈倾天如此不留情面的讽刺,封天都面上没有变化,眼中却是闪过了一缕森冷的杀机。

于公于私,弈倾天都该死!!

“哼!父亲大人,不要和这只魔族走狗多话,直接斩杀了他便是!”

从弈倾天一出现,封罗宇面色,便是极度的不好看起来。

特别是在他发现,弈倾天的修为,很可能恢复了的时候。

一股不安、暴躁的情绪,便是如同滔天巨浪一般,在他心中掀起。

他可是知道,弈倾天的天赋比他,只强不弱!

好不容易才将弈倾天打落深渊,若是让对方再度崛起,这、这会产生的后果,他不敢想,不愿想!

他现在,只想让弈倾天消失,永远的消失在他眼前!!

“对!对!直接镇压了这小子,驱除人族的败类!”

天岱山、烈阳门,两派众人,皆是齐齐怒瞪着弈倾天,简直就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弈倾天。

烂柯寺方向,一位老僧,却是排开众人,走了出来。

看着弈倾天,说道:“弈倾天,在你伏法之前,还请将我烂柯寺主持交出来。不然,老僧定让你尝尝,沦落佛门无边苦海的滋味!”

闻言,弈倾天嗤嗤一笑:“烂柯寺主持?什么鬼东西?小爷没听说过。”

交出燃犀?怎么交?

那老和尚,这会儿,怕是早就是化成灰了。

交个毛线啊!

“弈倾天!看来,我燃犀师兄,已经败亡在你手中了。”

“身为芸芸众生,你,居然胆敢行屠佛之举!我佛慈悲,今日,老僧定要斩断你的恶业!渡你入轮回!”

老僧面色一冷,在他身后,众多烂柯寺弟子,迈步而出,形成一股惊天的气势,轰向弈倾天!

燃犀是不是弈倾天杀的?当然不是!老僧这般说,也只是为了为自己的行为,找个借口而已!

有了这个借口,才能理直气壮嘛!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我天岱山,也要为人族尽一份心力!诛杀魔族走狗!”

王琨手一挥,目中杀意爆出。

“烈阳门,今日,就要替天行道!”

烈焰紧盯着弈倾天的眼光,爆出浓烈的火光,欲燃烧一切一般。

几大势力,齐齐问罪而来!

轰然的气势,轰击这横江锁链,哗啦啦地作响着。

好似,死亡的丧钟,在空中低低吟唱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