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03章 一念之间,乱了人魔

第303章 一念之间,乱了人魔

如今,夜影垂死一招,震伤弈倾天,更是要斩杀弈倾天。

他两人看在眼里,识海中,魔血瞬时动‘荡’起来,不由自主地便是准备出手,营救弈倾天!

这一点,众人都是没有发现。

众人短暂的愣神之间,弈倾天已然被夜影一招轰击而下,像是炮弹一般,向着火海上轰击而去。

出招之后,夜影身影不停,破空而下,向着弈倾天斩杀而去。

“砰!”

背部轰然传来一阵剧痛,平静的海面,被弈倾天高速轰击而下的身体,撞出一个巨大的凹陷。

无边的海‘浪’,瞬时冲天而起,化出厚厚的水幕,遮天蔽地!

模糊住了弈倾天的视线,同时,模糊住了众人的视线!

残留在弈倾天眸子中的最后一幕,便是烈飞云以及羽青阳两人,泛着黑芒的瞳孔,幽深骇人!

弈倾天看着这一幕,眼睛微微一闭,嘴角,却是化出一抹欢快的笑意,生动得简直就要如同蝴蝶一般,飞出去了。

这步棋,终于有用武之地了

心中微微低语着,弈倾天嘴中轻轻吐出二字。

随即,便是被再度拥挤而来的火海吞没,消失不见身影了。

那一声轻轻的呢喃,在火海吞没弈倾天之前,像是从‘门’缝中挤出的纸张一般,艰难的留下一点余音!

“封魂!”

没有人,察觉到这淡淡的几乎寂灭的话音,将死之人,遗言何用?

斩碎了夜影的血源,这仇便是你死我活!无解!

弈倾天还能活得了?

既然已经死定了,他死之前的话,是诅咒?还是不甘?又有何区别?都是废话而已!

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是这般想得。

而且,也正如他们这般想着。

天空之上,夜影已然携带着残留的余威,犹若落日黄昏一般,破开一切,向着弈倾天追杀而去。

即便,弈倾天已然被她轰入火海之中!

即便,弈倾天已然九死一生!

但是,只要不见到弈倾天的尸体,夜影她不放心!

不将弈倾天碎尸万段,她不痛快!!

空气中,只有夜影展开的血翼,割裂空气的声音,嗤啦嗤啦地响着,显得很是单调。

而这单调的声音,还没有来得及,在众人脑海中留下印象。便是,轰然间被两声爆炸声,生生打破!

随之带起的却是无尽的杀伐!

“砰!砰!”

两声爆裂声,短促至极,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响起。

众人心中一惊,随即,目光一转,便是,见到两具无头尸体悚然矗立着。

脖颈处,血水像是喷泉一般,喷涌而出,宛若天‘女’散‘花’一般,倾洒而出。美丽却是死亡的象征!

让人愤怒的是,这两人的尸体上,无尽的魔气,像是烽火狼烟一般,腾腾升起,直直冲上九重天一般!

这代表着什么?他们是死在魔族手里的!

魔族动手了?!

魔族光明正当地对他们动手了?!

这便是四大宗‘门’之人,此刻心中唯一的念头!

愤怒、杀意,像是‘潮’水一般一‘波’‘波’涌来。

再加上夜影此刻失去血源,像是漏水的水袋一般,战力在不断的削弱,四大宗‘门’之人,对她已然再无忌惮,反而蠢蠢‘欲’动,‘欲’斩杀夜影的心思,浓了不少。

这可是魔族的一位皇者,拿下她的头颅,便是戴上了一顶无形的荣耀之冠,谁不想?

只是,还不待这些蠢蠢‘欲’动之人动手。

两声痛呼声,便是猛然传来,让得风‘波’再度一涨。

“飞云我儿啊!!”

“青阳徒儿啊!!”

直到这一刻,众人才发现,这被爆头而死的两人,居然是烈飞云和羽青阳两人!

不待众人心中思绪翻腾。

失去理智的烈焰、王琨两人,已然悍然出手,不容辩解!也不需辩解!

“魔头!!给老夫偿命来!!”

暴怒声响起的同时,王琨手中烟斗,猛然一摆,倒扣而下。

无尽的白烟化出,没有孤烟直上,反而爆冲而下,幻化出无数的剑山,轰然向着夜影镇压而去。

另一边,烈焰剑气瞬时挥洒而出。

借助着诛邪‘洞’火气地利之助,烈焰火属‘性’的功体,被发挥到极致。

缭绕而出的剑气,灼烧着空气,应和着王琨的剑山,爆‘射’而出!

两大真灵九重天高手,因为至亲之人的死亡,已然失控。

甫一出手,便是最强之招。而对手,便是重伤的夜影!重伤的人皇高手!

正道这边,王琨、烈焰两人,一出手,便是引动着魔族暴动起来。

魔族众多的两翼蝠王、四翼蝠王,本就是蠢蠢‘欲’动,想要嗜血一战。

此刻,见正道之人率先出手挑衅,众多魔族,像是被放出牢笼的野兽一般,肆无忌惮起来。

翼膜一张,带着呼啸的音爆声,悍然加入战团之中!

这一出手,便是再无四大宗‘门’之分,只有人魔之分!

问剑宗、烂柯寺两大宗‘门’,夹在中间,不想出手,却是被‘逼’着卷入战团之中。身不由己!

一时间,整个诛邪‘洞’中,剑气恢弘爆出,割裂着石壁,划出道道刻骨般的剑痕。

魔气升腾霸道,震‘荡’着碎石横空爆出,带出丝丝缕缕的血‘花’。

人,魔,已然打出真火!难分你我。

魔族痛恨四大宗‘门’之人不守诺言,见到他们的皇者夜影受伤,便是趁虚而入,这般行径,他们怎能不怒?

而烈阳‘门’和天岱山,烈焰俩大巨头,则是将宝贝徒弟、儿子的死,归结到魔族头上。生死不共戴天之仇,出手还能手软?

问剑宗和烂柯寺,纯粹是躺着也中枪,没干什么出格的事,魔族却是悍然对其出手,无差别地攻击。

心中憋屈,可想而知,这一打起来,还能留手?你不仁,老子就不义!

这一场没头没脑的大战,便是这般糊里糊涂打了下去,而且越来越惨烈。

上上下下,不论是真罡之境,还是真灵至极,在这样的‘混’战中,像是天空下起了冰雹一般,不断的坠落星空。死伤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