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04章 背黑锅

第304章 背黑锅

夜影先是被弈倾天一剑斩碎血源,功体算是彻底被废,能够出手,已然是依靠着体内残余的力量,在支撑着。

此刻,身受重伤的她,被烈焰和王琨,两大真灵九重天的高手围攻,顿时左支右绌起来,可谓是苦不堪言,狼狈不已!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夜影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

“烈焰!王琨!你们无耻至极,居然胆敢撕毁约定!”

四大宗门魔族联合对付弈倾天,先前自然是有过约定,虽然明知这所谓的约定,很有可能就是一纸空文。

但是,夜影还是没想到,四大宗门之人,居然真的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就是撕毁约定!

就算她夜影重伤,难道这些家伙,就等不到暗地里下手的机会,非要这般急不可耐?

后背再度被一道烈阳剑气划过,夜影俏脸上,闪过不健康的血红,悲愤的话音,却是嘶吼而出!

“嗬嗬!无耻?!撕毁条约?!”

烈焰剑气不断轰出,伴随着滔天的怒火,倾泻而出。

“该死的丫头,你出手斩杀我儿,让老夫白发人送黑发人!让老夫绝后!!你居然还敢倒打一耙,污蔑起老夫来了!老夫今日若是斩杀不了你,老夫就誓不为人!”

话音一落。

烈焰怒气再度暴涨,一道赤色光剑,瞬间爆射而出,轰击在夜影手臂之上。

轰然一声爆开,将夜影的整只手臂,炸碎开来。

“咳咳!!”

一招被重伤,夜影感受着体内不断流失的血气,不敢再主动攻击,甚至就连防御,都是不敢了。

背后翼膜一张,不断闪避躲开着烈焰两人的攻击!

简直就是,真的成了弈倾天口中的老鼠,猫捉老鼠,仓惶四顾啊!

“烈焰!你话说清楚!烈飞云那小子死了,与我何干?我可没杀他!!”

听到烈焰的话,夜影心中,便是猛然一咯噔。

难怪这个老匹夫,这般拼命了,原来、原来是因为他唯一的儿子,死了。

可是,这关我何事?

“哈哈!!!不关你事?!青阳和飞云侄儿死时,身上都是魔气腾腾,不是死在你魔族手中,难道,你还想污蔑他们是魔族不成?”

王琨一步一踏,剑山轰击而下,带出厚重之意,压制着夜影诡异莫测的身法。

夜影眼角一跳,心道:这个老匹夫,算是误打误撞,猜到事实了,烈飞云和羽青阳两个家伙,还真是老早就是成了魔族一员了。

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她恰好便是一个。

留着这两人,还能时不时地给弈倾天添堵,她可舍不得杀这两人。

那么,到底是谁,斩杀这两人的呐?

会不会,是不知道烈飞云羽青阳身份的魔族,顺手宰了他们?

夜影心中,有些不确定起来。

嘴中却是说道:“烈焰门主,王琨长老,令徒和令子的死,真不是我们所为。两位,不要被小人给挑拨了。”

“两位想想,我血源被废,魔族此刻已然势弱,岂会主动挑起争端?这不是自找死路吗?”

知道继续拼下去,自己这批人,算是全部要埋葬在这里了。

形势所迫,夜影也不得不放下高傲的姿态,向着两人解释道。即便很有可能,烈飞云两人,就是被某个手痒痒的魔族,顺手抹了!

“哼!小人挑拨?这里何来的小人?!难道你想说,是弈倾天斩杀我儿?想要挑起魔族和四大宗门的内讧?!”

烈焰嗤笑一声,感觉自己被戏弄了。

夜影却是认真开口道:“不无这个可能!众所周知,弈倾天为人狡诈无比,而且他修习魔功,能够让烈飞云两人身上沾染上魔气,也是很有可能的。”

切!那爆发出来的魔气,可不是弈倾天那个渣渣,能够拥有的。不过,为了安抚这两个老不死,只能这般说了。

一旁,王琨却是猛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真是好借口,好说辞啊!!!”

“臭丫头,弈倾天是不是魔族,你我心知肚明,不要和我扯什么狗屁的乱七八糟的理由!你真当我傻吗?!”

“就是!弈倾天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被你一招重伤,跌落火海,到现在,还生死未卜。你想要将罪名,归结到弈倾天身上,你想要污蔑弈倾天?我放你娘的狗屁!”

烈焰出口成脏,实在是,感觉自己被夜影羞辱了。

对方,简直、简直就是,将他当成傻子看嘛!

弈倾天重伤情况下,出招的机会,都是没了。还能隔着众多之人,斩杀飞云?

还是说,这是魔族最近流行的笑话?

在这种情况下,弈倾天想要斩杀烈飞云两人,除非他早就是在烈飞云两人身上,下了手脚。

可是,谁信呐?

想要无声无息地下手脚,而烈飞云两人不反抗,你当烈飞云躺在地上,像是猫咪一般,任凭弈倾天摆弄?

烈焰心中越想!越怒!

这个小丫头片子,想要骗人,都不想花费心思。就连一个像模像样的借口,都是找不出来,真当他是傻子吗?!

心中暴怒至极,烈焰人剑合一,瞬时爆出。

整个人,好似都是化作一团烈阳一般,若星辰陨落,轰然爆射而出。

另外一边,王琨配合无间,剑山汇聚成四方大印。

脚步轰然一踏,便是踩着大印,盘旋而落,向着夜影镇压而来!

怒!怒!怒!

自认为被一个丫头片子蔑视了,烈焰两人,毫无保留的一招,配合而出,目标直指中心的夜影!

这一招,便是死亡的丧钟!

这一招,便是胜败分晓!

夜影身体被大势之力束缚住,加上血气流逝,已然再难脱开。

只能眼睁睁看着,两大至极之招,轰击而来。除了等死只有等死!

这一幕,好似定格在空中一般。

血色的身影,化作一点浓重的血红。天际,两道光线贯穿而来,带着璀璨的红芒、黄芒。

三色光芒,勾连成一个三角形,不断缩小着,那是杀机在不断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