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15章 离间

第315章 离间

弈倾天却是没有三代这般乐观。

他在身陷诛邪洞的时候,一开始的打算,便是,由他重创夜影,然后再由四大宗门高手联手,彻底斩杀夜影!

对于夜影的死而复活,他可是记忆犹新。

当时,夜影不也是重伤垂死,几乎无救了吗?

可是,最后,她还不是活了过来?

这般想来,魔族定然是有着,某种快速回复伤势,甚至······起死回生的奇妙异术。

夜影能够被救活,谁知道,那两个被重伤的人皇强者,会不会,也能快速恢复伤势?

针对魔族强者,若是不能彻底灭绝对方。即便,将对方重伤地再厉害。到最后,可能,还只是徒劳无益地做了无用功而已。

这,便是弈倾天的担心。

其实,弈倾天却是不知道,夜影,只是魔族存在中的一个例外,特殊的例外。

一来,夜影身具魔蝠一族的隐藏血脉。而魔蝠一族,本来就有着吞噬血气的天赋异禀,伤势恢复,较之其他魔族或者人类,来的要快。

二来,夜影被弈倾天重伤之后,被花弄影暗地里植入了一滴天魔血,这才将夜影整个人,脱胎换骨地改造了一遍。魔族有这般待遇的,能有几人?

说起天魔血,就得说起天魔一族。

现在繁衍生息在天痕大陆的魔族,追根溯源,他们的老祖宗,可都是天外来客,也就是天魔一族的后裔。

许久以前,天魔一族肆虐天痕,最后,诡异地消声觅迹之后。却也是残留下来了,许多天魔虾兵蟹将。

他们和天痕土著居民,各大种族融合,诞生下来的子嗣,便是血脉不纯的天魔,也就是如今的魔族。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而天魔血,又是何物呐?

顾名思义,天魔血便是天魔一族的血液,而且还是提炼精纯的精血!

天魔血,能够最大程度地刺激魔族的血脉,返祖纯化。

夜影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甚至魔蝠一族血脉,都是没能觉醒的半魔族。她融合了一滴天魔血,能不满血复活吗?

残留下来的天魔血,在魔族少之又少。天痕五大域的魔族势力,他们的掌控者手中的天魔血,加起来,怕是屈指可数。

夜影能够有幸吞服一滴天魔血,实在是魔族领导者,都不曾有过的无上待遇。

弈倾天担心魔族战士,个个都能“死而复活”,实在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三代最后交代了弈倾天一些事情,便是离开了神秀峰。

三代刚走没多久,神秀峰便是再度迎来了一位客人。

弈倾天挑眉看着身前的月清影,目中毫不掩饰的讥讽笑意,流淌而出。

“怎么?月师姐又要邀请我入彀?难道,不怕再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身为魔族之人,还能这般坦然地待在问剑宗,月清影的内心,也算是无比强大了。

被弈倾天讥讽着,月清影面上,却是丝毫看不出异色。

“呵呵,人不贰过。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是很疼的,这样的第二次,我可不想要了。这次来见弈师弟,是因为有人想要见你一面。”

弈倾天哈哈一笑:“又是有人想要见我?月师姐什么时候,成了传话的狗腿子了?”

月清影面色瞬时一黑。

弈倾天却是接着说道:“既然月师姐亲自出马,我怎么得,也该给你,一个面子······告诉你,我、不、见。”

戏虐的笑意,淡淡传出,弈倾天丝毫不顾月清影面上的难看之色。

已经撕破脸皮了,何必再惺惺作态?不会作呕吗?

月清影眼中寒光,乍然闪过。传话的狗腿子?真是好无情的讥讽啊!

“弈倾天,不要拒绝的这么快。难道,你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见你吗?”

“嗯?”弈倾天眼睛一眯。

半响,好似想到什么一般,弈倾天眼神瞬时一凝,寒光乍然闪现。

“悟红尘?”

话中虽是询问的语气,弈倾天心中,却是已然肯定了。

燃犀被杀,外界传闻是他弈倾天下的手。虽然,弈倾天的确是斩下了最后一剑。

身为燃犀弟子的悟红尘,怎么会不来问个清楚?

而挑拨弈倾天和悟红尘之间的关系,不正是月清影一直在做的吗?

见弈倾天目露杀机,月清影却是忽的一笑,拍拍手赞叹道:“真是聪明!这个老友来相见,弈倾天,你会拒绝吗?”

弈倾天冷哼一声:“他在哪?”

事情总要有个了断,就算没有月清影的添油加醋,悟红尘来见他,也是迟早的事情。

早一步,晚一步,有何区别?

“就在山脚下。”

弈倾天冷冷一笑,转身,便是向着山下奔去。

他却是没注意到,月清影丝毫离开的意思,都是没有。仍旧是逗留在神秀峰上,泛着奇异之色的眸光,落在了那座简简单单的茅草屋上。

一下山,那抹显目至极的血红僧袍,便是映入弈倾天眼帘。

弈倾天脚步微微迟疑,有些挪不开步子。

“呵,既然都已经走了千百步了,再向前踏上一步,又有何妨?”

悟红尘缓缓转过身来,面色平静地看着弈倾天。

一身装扮,和当日在天荒山脉,一般无二。

血红的僧袍,一手持着木槌,一手持着木鱼。而他对面,立着的,便是白衣黑发的弈倾天,宛若初见一般。

面对悟红尘古井不波的目光,弈倾天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起来。

燃犀的死,和他弈倾天,确实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虽然,燃犀想要杀他在先。

可是,最终死的,终究是燃犀。而不是,他弈倾天!

“我来此,只问你一句。”

悟红尘面色微微一白,好似已然知道了答案一般,随即沉沉说道:“我师父······是不是你杀的!”

伴随着这句话的落下,气氛瞬时一冷。

空气,好似都是被凝固了。

弈倾天脸色僵硬,张张嘴,想要辩解,最后却是无奈一叹:“燃犀,的确是······死在我手里的。”

虽然,他自认自己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