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16章 两份大礼

肯定的回答,像是挥舞而下的巨锤一般,沉重地让人窒息。

“噗!”

悟红尘身子猛然一震,随即,张口便是喷出一口鲜血,倒退着步子,软倒在石壁之上。

弈倾天面皮抽了抽,刚要上前扶住悟红尘。

悟红尘却是一掌拍出,将弈倾天狠狠震开。

有些癫狂的笑声,从他口中传出。

“哈哈!!我悟红尘,真是有眼无珠啊!居然如此错看了你弈倾天!害的师父惨死!”

面色猛然狰狞起来,悟红尘揪住弈倾天,嘶声怒吼着:“弈倾天,你想要学习佛门衍术,我大可以教你!可是,你为什么要杀我师父?!为什么?!”

道道的质问声,若寒风冰刃一般,轰然激.射到弈倾天脑海中,让弈倾天猛然打了一个激灵。

“你说什么?我为了佛门衍术,杀了燃犀?”

弈倾天面色呆愣了一下,随即,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

“哈哈!!到现在了,你还想否认吗?!”

“我没否认。可是,我杀燃犀,是因为,他想杀我在先,我只是自保而已。而不是,为了什么佛门衍术!”

“自保?!”悟红尘哈哈大笑起来:“你若不是因为佛门衍术,残害我师父,那你身上暴涨的佛气,又是从何而来?!”

“你难道想告诉我,你只是按部就班地修习清心咒,自然而然地就是达到这个程度?!”

单纯的修炼清心咒,佛气的确是不可能像这般,骤然提升的。

可是,巧合的是,弈倾天吞噬了一些古佛心的力量,佛气能不暴涨吗?

而这,又是被有心人,拿来利用了

“佛气的提升,是因为我另有机缘。而不是因为燃犀的缘故。”

弈倾天平静地说道。

悟红尘已然被有心人挑拨了,他说的话,悟红尘信不信,弈倾天也是不知道的。

但是,他总归是要解释一下的。

能够挽回,自然是最佳的结局。若是挽不回,那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哈哈哈!!!!”

悟红尘癫狂一笑:“另有机缘?好一个另有机缘!!”

天下间。哪来的,这么多机缘?!

整个西剑域。只有他们烂柯寺,乃是佛修者圣地。其他所在,哪里有佛门的机缘?!

眼见悟红尘不信任自己,弈倾天眉头慢慢蹙起。

梵白的事情,他若是讲出来了,这个误会也许能够解开。

但是,烂柯寺,势必也会知道,梵白脱困在即。

就像问剑宗。一开始只有三代一人,知道封印的存在一般。弈倾天也相信,烂柯寺知道封印的人,也只有燃犀一人。

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自然就是越好的。

如今,燃犀死了。封印之事,烂柯寺已然再无人知道。

可是,谁知道,烂柯寺内,燃犀有没有留下什么典籍笔记之类的?

若是弈倾天将梵白的事情,和盘托出。悟红尘定然会回去宗门求证,要是有个万一,被对方翻出了什么东西。

谁知道,他们能不能够联系上,东神州的佛门势力?

这个险,弈倾天冒不起!

所以,面对悟红尘的质问。弈倾天只能哑口无言。

眼见弈倾天不再辩解,悟红尘惨然一笑,心中最后的一丝侥幸,已然消声觅迹了。

“弈倾天,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杀师之仇,便是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我一定会回来、回来找你复仇的!一定!!”

“若违此誓,有如此物!”

悟红尘双掌一扬,合十交击,强悍的精神力,宣泄而出。

一声爆响之后,只余下木鱼、木槌碎裂的尘埃,随风飘扬开来,若往事如烟

而悟红尘的人影,却是已然消失不见了。

弈倾天目光淡淡地,注视着悟红尘远去的方向,心中泛着复杂的感觉。

红尘路上历练,谁没红尘劫?

芸芸众生如此,悟红尘,佛门的你,亦是如此。

也许,月清影的出现,便是你的劫难,但愿你能一切安好吧!

弈倾天摇摇头,苦笑一声。

目光转向神秀峰峰顶时,杀机,却是瞬间沸腾起来。

胆敢污蔑我是为了佛门衍术,才斩杀燃犀的!

胆敢利用悟红尘对你的好感!

月清影,你罪无可赦!!

心中杀意透体而出,化作无形风刃,切割着周围空气,带出尖锐的破风声!

弈倾天一步一闪,再出现时,已然来到半山腰。

眨眼时间过后,弈倾天卷着一股狂风,轻飘飘地从天而降,落在峰顶之上。

这一次,一定要有个了断!

“给我滚!!”

弈倾天甫一现身,一道怒喝声,几乎同时响起。

声音中蕴含着极致的怒气。像是被大人欺骗过的小孩,发现事情真相之后的受伤一般。

声音传出的那一刹那,弈倾天面色,便是瞬时一变,脚步一闪,便是准备破入屋内。

方才那个怒气磅礴的声音,他听出来是谁的,那是神无情传出的。

神无情,何时这般生气过?

也许有过,但是,至少弈倾天不曾见过。

“哈!无、情、师、叔,咱们也算是老交情了。拒人于千里之外,你就是这般对待老友的吗?可真是让人伤心啊!”

紧随着神无情的话音,月清影有些戏虐的笑意,微微荡漾开来。

瞬间,便是将弈倾天体内的杀气,再度引爆几分。

又是你!月清影!!原来又是你!!

先是污蔑我,然后又是利用悟红尘,最后,居然将主意动到无情姐身上!!

月清影

“你该死啊!!”

弈倾天脚掌在虚空狠狠一踏,闷雷声,瞬息炸响。

弥漫而出的黑色太极元气,在空中拖出一条长长的黑色光带,像是通往幽冥的生死桥一般,直直轰击向闪现而出的月清影。

“哟!弈师弟,你这是发哪门子的疯?师姐今天,可是已经送了你两份大礼了,难道,你还不满足?”

月清影皓腕舞动,丈长的红绫杀,瞬时席卷而出,轰然对撞在光桥之上。

“轰!”

骇人的力道,轰击而来,月清影面色一变。

读首发,无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