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21章 两人的选择

第321章 两人的选择

“神秀峰峰座,神无情,久仰大名。”

神无情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波动,所以,她还未映入花弄影眼帘之中,花弄影有些淡淡的话音,便是已然响起。

“魔族少主,花弄影?”

神无情淡淡地回了一句。

再向前走了几步,花弄影的身影,已然落入她的眼中。

嗯?这就是魔族少主吗?

这股波动好熟悉啊!我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吗?

神无情静静盯着花弄影,好似要看透对方一般。

花弄影毫不示弱,泛着幽光的眸子,紧紧抓在神无情身上。

“果然是你吗?”

看了神无情好一会儿,花弄影才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

随即,不知道想到什么,花弄影有些讥讽地一笑。

“你知道我是谁?”

神无情柳眉微蹙。

她的身世,就连她自己,都是不知道。对方,真的会知道?

花弄影轻轻一笑:“你是谁我当然知道,我们可是老朋友了。”

意味深长的话音,透露着一股难以抵挡的魔力一般,勾引着神无情的心绪。

神无情轻轻呼出一口气,压制住体内的波动。

老朋友?又是老朋友那个月清影这般说,这个花弄影,也是这般说。

难道,自己真的和这些魔族之人,有所关联?

还是,自己的父母,和这些魔族之人,有所关联?

“你要见我,所为何事?”

见花弄影只是吊人胃口,却是没有说出的打算,神无情直接开门见山。

她相信,对方既然想要见她,有所求的,必定是对方,而不是她神无情。

“若是我说,我见你,是为了劝你自我牺牲,你相信吗?”

花弄影挑了挑眉,戏虐笑道。

任谁,都不会觉得她在认真说话。

神无情却是认真点了点头,说道:“我信。”

花弄影眉头再度一挑,有些讶异的表情,浮现而出。

“但是,我不会按你说的去做。”

神无情认真地接着说道。

“哦?是吗?”花弄影音调拖得长长的,有些不置可否。

“你随我离开,或者弈倾天死。二选一。”

话音猛然强硬起来,花弄影冷着脸,寒声说道。

早在梵白让她抉择的时候,花弄影便是已经做了选择

舍得,舍,得。

鱼与熊掌,既然不可兼得,那就只有选取重要的一样。

至于另外一样,如果不想放弃,那就让对方,自己送上门来呗!

花弄影不想,让弈倾天,为他人而死。

那就只有,让他人,为弈倾天而消失了!

“嗯?随你离开?”

神无情眼波不动,淡淡道:“你出题,我就必须要做?”

花弄影眼神一凝,冷冷道:“你不做抉择,难道就不怕弈倾天死吗?”

“哈。”淡淡一笑,神无情轻轻说道:“天命不可逆,我只求顺天而行。谁死谁活,自有天定,与我何干?”

“哈哈!好一个与我何干!!”

花弄影哈哈大笑:“神无情,你真的好无情啊!”

就是不知道,若是弈倾天听到你的这般话,该会是怎样的心碎神伤?

他只是隐隐间感觉到,魔族可能要对他身边之人下手,便是赴死般地和梵白达成协议,只为了那份担忧。

而你神无情,却是如此对他吗?

花弄影满含着讽刺的话音,毫不掩饰的流淌而出。

神无情面色,却是没有丝毫变化。

无情,有情,谁能说得定?

“你为什么想要我和你离开?”

目光微微一闪,神无情淡淡地问道。

花弄影只说让她随她离开,却是没说直接要她命,这其中的差距,还是很大的

是简单敷衍的说辞?

还是,对方真的没想过取她的命?另有所图?

神无情有些弄不清。

“我说,我不想看到,你和弈倾天待在一起。这个理由,充分吗?”

花弄影挑挑眉,半认真、半戏虐地说道。

让你离开弈倾天,是为了弈倾天好。也是为你好,神无情!

“嗯?”神无情柳眉微蹙,半响,才舒展开来,轻轻说道:“我是小天的长辈,而你是魔族少主。”

天地伦理纲常不可破,人魔亘古仇恨也洗刷不了。

你花弄影,我神无情,只会是弈倾天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不会是伴侣。

这是注定的事。

既然如此,谁能暂时待在他身边,又有何区别呐?

这便是,神无情话中的意思。

花弄影不置可否的一笑:“哦?是这样吗?”以后的事,谁知道呐?

人族,又不是一定永远是人族

而什么所谓的长辈,更是笑话。

你神无情都不算是一个人。如何是一、个、人的长辈?

“嗯?你很不以为然。”

花弄影的态度,让神无情心中,微微有些不喜。

魔族少主,就该好好统领你们魔族,何必对一个人类,纠缠不清?

“哈哈!!这天下,能够让我以为然的存在,有吗?”

花弄影嘴角一挑,一抹刺天锋芒,昙花一现。

让这天地,都是璀璨了一瞬。

终有一日,这山川秀丽、江山万里,将被她踏在脚下。

天地都被她践踏着,还有什么,是她逆不了的?

花弄影语气平淡,没有刻意流露的狂傲之气,却是更胜狂傲姿态,让得神无情面色微微一凝。

半响,神无情才开口道:“等你有了翻覆这天下的实力,再来说这话吧。”

这世间,真的没有让你以为然的存在吗?

若真是如此,你又何必,让我随你离开?你又何必,在乎弈倾天?

也许,以前,骄傲的你,天下都是入不了你的眼。

但是,现在的你,却不是了!

“哼!”对于神无情淡然的姿态,很是不爽,花弄影不由冷哼一声,讥讽道:“就怕到时候,你看不到了!”

“出师未捷身先死,若是,你走不到哪一步,或者最后功亏一篑,我自然是看不到了,不是吗?”

神无情轻笑了一声,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俏皮的笑意。

这一闪而逝的绝美风姿,看在花弄影眼中,她却是不由露出厌恶之色。

哼!二十五六岁的老女人一个了,居然还笑得这么甜,真是恶心!

真是可恶至极啊!!谁知道,她有没有,在弈倾天面前这么笑过?

“哼!神无情,我说的话,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随我离开,问剑宗就能避开一场浩劫,弈倾天也不用死。你一人,换取整个问剑宗的存活。这个交易,你不亏吧!”

花弄影有些不耐烦地说着,心中无端地有些烦躁起来。

神无情静静地看着花弄影,道:“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哼!很清楚?你说得很清楚。可是,你清楚弈倾天为了护住你,付出的代价吗?”

花弄影有些暴怒地说道。不就是救命之恩吗?神无情,值得你弈倾天如此付出?

神无情柳眉微微一挑,眸子中,一缕寒光,一闪而逝。

“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