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22章 所谓功臣

第322章 所谓功臣

弈倾天眼眸睁开,四下里,仍旧是一片死寂般的静。与他眼中时不时泛起的波澜,截然不同。

站起身来,弈倾天有些坐立不安地来回踱着步子。

月光投射而下,穿过树叶的缝隙,在古树下,刻下一块块的光斑,被他有些凌乱的脚步,踏碎开来。

距离神无情离开,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了。

短暂得,只有一天的十二分之一。

弈倾天却是感觉,好似过了一生的十二分之一,或者就是一生一般,那么的漫长。

等待,是一种煎熬,特别是这种毫无目的的等待。

该死!早知今日,当初,我就不该救月清影!

弈倾天心中,一丝后悔之意泛起。

若是因为月清影的缘故,让神无情出现什么意外。他这一生,怕是都是不能原谅自己了。

救他的人,被他救得人针对,他能不内疚吗?

“哟,弈倾天,你这是干嘛?像条疯狗一般的乱转,被主人赶出来了?”

峰顶上,一道戏虐的笑声忽然传出。

声音中,充满着志得意满,还有一丝惊喜。

知道弈倾天没有和神无情同处一室,封罗宇能不高兴吗?

原来,弈倾天在神无情眼中,也不是······特殊的嘛!

哼!得志便猖狂的小人!弈倾天心中不屑一笑,语气烦躁地回击道:“你这是在说你自己?真是好贴切的形容。怎么?你那伪君子老爹,将你逐出家门了?”

大半夜的,你丫的,不待在天都峰,跑来神秀峰乱转。

岂不就是,活生生的,一条被主人赶出来的疯狗?

被弈倾天无情反击,封罗宇面色瞬时一黑。

在诛邪洞中,他被弈倾天下套,害得封天都几番陷入尴尬境地。

父子之间的关系,已然产生了一丝裂痕。

最近,封天都对他的态度,已然时冷时热,再不复往昔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弈倾天,他怎能不恨?他却是不知道,封天都的变化,根本就不是因为他······

如今,他的伤疤,又是被弈倾天狠狠揭开。让得封罗宇,眼中杀机弥漫而出。

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惨死脚下的!

“弈倾天,掌教大人要见你,你和我走一趟吧!”

自从慕容华和封天都两人联手抗衡神无情,却是一招败在神无情手下之后,慕容华便是再也没有见过神无情了。

他慕容华,问剑宗掌教之尊,却是败在一个丫头片子手中,他脸上能有光吗?

虽然,这个丫头片子,就是他的师妹。

弈倾天心念一转,便是猜透了慕容华的心思,不由嗤笑一声。

“想要见我,就叫他自己滚过来,派你一个奴才过来,这算什么?他真当他是北渚的皇帝吗?”

慕容华,你到现在,居然还没看清你自己的位置。

真是让人可笑!又可怜!

心中烦躁憋闷,弈倾天言辞格外的毒辣。

封罗宇却是被弈倾天气得要死。

慕容华要是成了北渚的皇帝,他这个奴才,岂不就是、就是成了······成了那啥?

可恶啊!封罗宇面色黑得,再也看不清一丝血色,好似,和黑夜融为一体了。

“弈倾天,你要知道,我、我父亲大人以及掌教大人,我们三人,设计将烈阳门、天岱山两大宗门,逼得站到我们问剑宗的阵营中。”

“在魔族入侵的这个时机,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你说,若是我要对付你,整个问剑宗,会有多少人,是站在你这边的?三代不会!无情师叔不会!你师父也保不住你!”

听着封罗宇有些炫耀的话音,弈倾天口中讥讽笑意更胜。

诛邪洞一战之后,慕容华如弈倾天所料,不知道付出了怎样的代价,平息了烈阳门和天岱山的怒火。

表面上的功夫做足之后,三大宗门,算是结成了同盟。

外患被解决了一部分,更是得到了几大助力。慕容华心中不安分了。

随之,便是将注意力,转移到内忧之上。

而问剑宗最大的内忧,便是他的威望问题。

经过几次亲自出手对付弈倾天这个小辈,慕容华的声望,可谓是一落千丈。

慕容华口口声声,指责弈倾天乃是魔族之人。

却是没有丝毫的迹象,支持他的声明,他也拿不出一丝的证据。

他的行为,一下子,便是成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针对弈倾天,便是成了以私害公!

而封罗宇这个代理掌教,遭到的质疑声音,也是越来越响。

甚至有人公然开口,让封罗宇退位,推举冷霜、飞雨两人之一,担任代理掌教一位。

悠悠众口之下,这段时间,慕容华、封罗宇可谓是压力山大。而就在这一刻,曙光,却是乍然出现了。

诛邪洞一役,不知是哪个隐藏的高手出手,将烈飞云和羽青阳斩杀了,逼得烈阳门和天岱山,站到了魔族的对立面。

等于直接为问剑宗,拉拢了两个强有力的助手。

这可乐坏慕容华了。

这可不正是,挽回他跌落的威望的最佳时机吗?

所以,在应付了烈阳门和天岱山两大宗门之后。

慕容华立即对外宣称,这一次能够拉拢住两大宗门协助,所布下的计划,乃是他和封天都父子,所设下的。

而且,动手斩杀烈飞云和羽青阳两人的,更是封罗宇本人。

这一消息传出之后。

整个问剑宗,瞬时沸腾了。

慕容华三人,瞬间如日中天起来。

早在夜影一日斩杀问剑一百弟子的那段恐慌岁月,问剑宗,便是弥漫着统一的心声:谁能解决魔蝠嗜血之祸,他们就拥护谁为问剑代理掌教。

如今,封罗宇三人一计出,非但,解决了魔蝠残杀问剑弟子的祸乱。

更是,几乎彻底灭绝了整个魔蝠一族。

最让人振奋的是,还拉拢了两个丝毫不弱于问剑宗的宗门。

问剑宗能不沸腾吗?

封罗宇三人,能不如日中天吗?

这也是封罗宇,胆敢在神秀峰放肆的原因。

因为,他是问剑宗救世的功臣。

虽然,这个功臣是假的。但是,弈倾天不知道啊!

弈倾天敢动他?

这,就是封罗宇的自信!

眼见弈倾天只是讥讽的一笑,眼中更是流露出毫不掩饰的怜悯之色。

封罗宇面上,不由自主的,便是浮现出暴怒之色。

“怎么?弈倾天,你不信?!你相不相信,我现在就算宰了你,也没有一个人,会为你出头!!”

可恶的小子啊!!

居然又是拿这幅高高在上的姿态看我!!

你怎么敢?!

我是问剑宗的大功臣!!你是魔族的走狗!!你如何能和我比?!如何?!

弈倾天哈哈一笑,怜悯之意更浓。功臣?

笑声停息,弈倾天声音瞬息转冷:“杀我?你敢?”

弈倾天挑衅般的勾了勾手指,眼中蔑视意味,像是偏冷刀锋一般,洞穿在封罗宇心中。

来找我······必有所求!我就算不还手,你敢杀我?

再说,动起手来,谁杀谁,还犹未可知呐!

“弈倾天!!你不要逼我!!”

封罗宇面目狰狞起来。

他的确不敢杀弈倾天,因为,他的确有求于弈倾天。

而且,整个问剑宗,也许,只有弈倾天,能够帮到他。

“逼你?”我何时逼过你?弈倾天微微嗤笑。

颠倒黑白,还能胜过这般吗?

封罗宇重重地呼吸了几下,狠辣笑道:“杀你,我的确有所顾忌。但是,江不凡,叶非叶,冷孤寒、月清影,这几人,我若是想要玩玩的话,怕是没人会阻拦我吧?”

“我可是功臣哦!”笑声得意至极。

弈倾天眼皮微微一抬,不屑蔑视的意味更浓。

寒冷的声音,随之缓缓传出:“封罗宇,你真的会破山剑?你真的领悟了剑中的大势?”

哼!就算慕容华,无耻地将你捧到天上。

你若是没有那份实力,我也能让你的跌落尘埃,瞬间!

淡淡的话音,传出。

却是让得封罗宇面色,瞬间大变起来。

目瞪口呆地看着弈倾天,封罗宇眼中惊恐慌张之色,怎么也是掩饰不住。

话音都是有些结结巴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