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23章 心路

第三百二十三章 心路

月光亘古,清辉投射下来,在神无情白皙的面容上,反射开来。

模模糊糊的光泽,泛着圣洁清宁的意味。

和她此刻心湖波动,却是至极的相反。

原来,他无声无息地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情,瞒着自己吗?

“怎样?现在,你又会作何选择?”

花弄影淡淡一笑,看着神无情好似未曾变化过的脸色,嘴角挑起一缕讥讽的弧度。

她就知道,她的一番话,说出口。明白事情真相的神无情,定然不能再这般淡定了。

“我不会随你离开的,永远......不会!”

神无情平息了心绪的波动,看着花弄影,淡淡说着。

花弄影眼中神色,变得冷漠起来:“就算弈倾天,极有可能被古佛心磨灭的一干二净?而且,还是为了你!”

虽然,弈倾天最初不知道,我们的目标,是你神无情。

但是,他所做的一切,终究,还是为了你神无情。你就忍心看着他送死?

“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阻止他炼化古佛心的。”

神无情淡淡说道,话中坚定的意味,却是若水流一般,沉重至极。

我对他的......所谓救命之恩,他不是,早就偿还清了吗?我不会再让他有所牺牲了!

“哈哈!!你想阻止他?”阻止得了吗?

不说梵白答不答应,就是弈倾天他自己,会轻易答应你?

特别是经过月清影这般一闹,他会不知道,魔族的目标,就是你神无情?

他能无动于衷,顺其自然?眼睁睁地看着魔族对你下手?

花弄影有些讥讽地瞥着神无情。很是不爽,对方那种淡定得,近乎肯定的语气。

好似,只要她随便说上一句话。弈倾天就会老老实实地,听她的安排一般。

你是他妈?还是他奶妈?花弄影心中毒辣地讥讽着。

“能不能阻止,那是我的事,就不劳你操心了。”

神无情话音淡了下来,有些冷。

青衫一摆,扭身,便是准备离开。

束发的玉簪。在白色火焰的照耀下,闪烁着迷人的晕红。

交织荡漾的蓝芒。吞噬着月光,透出一股清凉的气息。

在落入花弄影眼帘的一瞬,却是瞬息勾起了花弄影心中无尽的怒火,以及暴涨的嫉妒!

好你个弈倾天啊!好的很!!

“神无情,你若是不离开弈倾天。就算他吞噬古佛心,侥幸不死,我也会杀了他!”

“你不走,他就死!!”

心中妒火燃烧,花弄影寒声哼道。

透体的寒气。飚射开来,压迫着整个火海,都是猛然一暗。

神无情脚步微微一顿,听出了花弄影话中的怒气。

却是有些不解,对方怎的,突然生这么大的气?

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过火的话。更是。没做什么过火的事啊!

真是小孩子脾气!

想不通,神无情便是不再想。

头也没回,淡淡的话音,却是传出了:“想要逼我走,或者......要我死,你大可出手便是。以你背后的势力。想要对付我一人,也不是做不到。”

“只要,不是你亲自出手,那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你若是亲自出手,小天怕就是要恨你一辈子了,我......不想这样!

好似听出来了神无情话中的意味,花弄影面色。稍稍缓和起来。

嫉妒之色,却是仍旧难以掩饰。

哼!只要不是我亲自出手,就行吗?

看来,无情的神无情,你已经有了牺牲的准备吗?

只是,你若不亲自离开弈倾天。魔族任何一个人,将你掳走,和我亲自动手,又有什么区别呐?

没区别!

想到这里,花弄影有些伤脑筋,纤细的食指蹭了蹭眉心。好似,想要抚平脑海中翻腾的波浪一般。

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逼走神无情呐?或者......逼走弈倾天?

诛邪洞口,伸出断崖的一处岩石,若累卵一般,摇摇欲坠。

好似,一丝风、一点雨,就能让它坠落深渊,万劫不复。

没了诛邪洞闷热的隔绝,月光都是有些欢快起来了。

清凉的光泽,在天地铺上了一层轻纱,笼罩住了苍穹,笼罩住了俏立风中的神无情。

在即将到来的夏日里,这丝清凉,却是给人带来一丝彻骨的寒冷。

至少,神无情便是这样感觉的。

不言不语,神无情眼眸中,泛着一缕迷茫之色。

有对身世的迷茫,有对自己的迷茫,有对弈倾天的迷茫......

这二十六年来,她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又欲往哪里去。只是,一日复一日地守着神秀峰峰顶。

清冷是她唯一的亲人,孤独是她唯一的伙伴。

这样的日子,她过得悠然,没有一丝的苦楚。

平静的心湖,即便外界投下一粒碎石,也是惊不起一丝波澜。

这样的日子,这样的一人。她喜欢。

她自小,便是无师自通地通达了,顺天而行的道理。

一直以来,她也是这么做的,不刻意追求,一切,皆是顺其自然。

那种无忧亦无惧,远离贪嗔痴三毒,清心寡欲的生活,谁不喜欢?她就喜欢!

想到这里,神无情嘴角微微一挑,一丝调皮的笑意,再度昙花一现。若小女孩,炫耀一般。

直到一年前,弈倾天突然闯入她的生活,这种安宁,便是瞬时被打破了......

五年的照顾,她以为,自己对那个沉睡的孩子,没有一丝感情。

就如弈倾天苏醒之后的十年里,她没有下山,看过他一次一般。

因为,她觉得没必要,觉得不需要。

可是,当弈倾天再度上山的时候,随着事情的继续发展,她发现,自己对待弈倾天,终究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她和他之间,还是有感情的。

不是爱情。那是一种,找到同类的同病相怜,以及一些其他复杂的情绪。

这一丝的感情,像是一点星火一般。瞬息间,便是将她的心湖燎原了。

她开始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她开始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她开始,尝试着下山......

她开始知道,自己还是个......人。而不是......仙!

这种心有所思、心有所念的日子,也不是无趣的吗?她是这样想的。

若是可以,即便找寻不到答案,她也愿意这样一直过下去。

直到,月清影上山,和她说了一些古怪的话。

神无情的心,便是猛然慌乱起来了。

再见过花弄影之后,这种慌乱,更是浓重了几分。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需要自己一舍一得的抉择,她如何舍、得?

因为,不在乎一切,所以,没有所谓的舍、得。

一切,皆可舍。一切所得,亦是无。这便是以前的她,没有再遇弈倾天的她。

可是,如今,她心中有了在乎,有了轻重。

她如何,还能那般坦然的舍、得?

如何?!

“果然不该踏入这红尘吗......”不过,我不后悔!

眼中迷雾散去,现出古井不波的眼瞳,若汪洋一般深沉、坚定!

“哈。一剑就能解决的事情,何必这般麻烦?”

这一剑,不是给了她神无情,就是给了他弈倾天。

二选一,很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