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25章 情薄心恶

第325章 情薄心恶

封罗宇面色发黑起来,怒气燃烧着。他早就是想到了这一点。

他这一身的荣耀,算是全部都寄予弈倾天一人身上了,他怎能不怒?怎能?!

原本,他和慕容华几人,还想摆出亲密的姿态,降低弈倾天的戒心,学到大势之后,再宰了弈倾天。

如今看来,这种好计策,是行不通了。

“弈倾天,这件事情,你不准泄露出去,绝对不准!!”

知道自己想要扭曲事实,已然成了不可能。毕竟,他封罗宇,是真的不会破山剑。

封罗宇心念一转,便是转而威胁弈倾天了。

“泄露出去?我可没有这个闲工夫,陪你,玩这种无趣的游戏。只要,你小子,不要再有事没事地,像是疯狗一般,咬着我不放。你就会,一直都是你的天、之、骄、子。”

弈倾天有些不屑一笑,落在封罗宇身上的眼光,却是寒光四射开来。

我如此了,你若是还不识趣,那就是自寻死路了!

弈倾天的不屑为之,封罗宇显然是没有体会到,“不行!谁能保证,你不会泄露出去,我可不能担着这样的风险!”

弈倾天面色微微一愣,随即哈得笑了一声。

看来,某些人,到现在,还没弄明白,主客关系啊!

封罗宇目光紧紧盯着弈倾天,“你最好的保证,就是教会我真正的破山剑,助我领悟其中的大势。这样,我才放心。”

“保证?你是个什么狗屁东西?给脸不要脸,我需要向你保证?”

弈倾天声音冷了下来。

因为月清影的捣乱,心中积攒的烦躁、憋闷,一股脑的爆涌而去。

透过眸子,向着封罗宇压逼过去。

骇人的气势压逼而来,封罗宇面色瞬间一白,身子不由自主地,就是瑟缩了起来。

像是一只鸵鸟一般,有些滑稽可笑。

察觉自己,居然被弈倾天气势所迫。羞辱感,顿时像是地下泉水一般,哗啦啦地冲天而起。在封罗宇心间,蔓延开来。

“弈倾天,你要是不做此保证,我会让你付出惨重代价的。我说过,冷孤寒、月清影几人,我是想怎么玩,就能怎样玩的!”

阴狠的话音,低吼而出。好似这般,就能遮掩住,那股浓重的羞辱之感一般。

弈倾天冷然一笑:“想要身败名裂,你就尽管玩。”

“我弈倾天,奉陪到底!”

寒冷的话音,若坚冰,坚定至极。就如封罗宇此刻生硬的面皮一般。

想玩月清影?不怕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尽管动手便是。

“弈倾天,你想要什么,尽管开口。只要我能给你,我就一定给你!”

威逼不行,封罗宇瞬时就是转为利诱。

“只要你答应,教会我破山剑。我就将慕容韵,让给你,怎么样?”

哼!弈倾天,你这般故作姿态,还不是想要,谋取问剑宗掌教一位。

慕容韵,你会不想要?

这可是通往终点的捷径啊!

弈倾天眼中,却是闪过悲悯之色。

“封罗宇,你的算盘打错了。第一,慕容韵,不是你的所有物,不是你想让,就能让得。”

“没事,只要我开口,慕容韵那个丫头,一定听我的。”

哼!那个丫头,如此痴恋我。我的要求,她会不答应?

封罗宇眼中露出胜利在望的喜色。弈倾天说出这话,岂不就是松动的开始?

看来,你弈倾天,也不是没有弱点嘛!嘿嘿!

听着封罗宇的话,弈倾天眼中悲悯之色,更浓了几分。

“第二,我和慕容韵,只是萍水相逢而已,我可不喜欢她。”

如此痴心于你,甚至为你抛弃尊严,下跪的她。若是知道,自己被当成一件货物,被你封罗宇拿来交换。

能有一个如此这般待你的人,你封罗宇,却是不好好珍惜,真是可悲······又可怜啊!

“不可能!!你不喜欢慕容韵?!”

“你若是不喜欢她,你会为她,放我一条生路?!我不相信!!”

当日,在神秀峰下,弈倾天可是铁了心,要斩杀他。他能感受地到。

最后,却是因为慕容韵的下跪求情,弈倾天放了他。

一直以来,这就是封罗宇心中一个巨大的耻辱,难以洗涮!

若说这两人之间,没有什么,封罗宇不信!!

他却是不知道,在有些东西面前,有所退步,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是他封罗宇,想得复杂了。

看着有些癫狂的封罗宇,弈倾天收起眼中悲悯之色,懒得再搭理对方。

眼睛一闭,便是盘腿坐在古树下,陷入安定之中。他还要继续等着······神无情的归来。

“我知道了,你是对无情师叔,有非分之想,才会拒绝我的条件,是不是?!”

“天地伦理纲常不可破,弈倾天,你居然对你的师叔,动了歪念,你真是该死啊!”

“你们这对奸夫**·妇,都该死!”

眼见威逼利诱之下,弈倾天皆是丝毫不为所动。

封罗宇一时间,恶向胆边生,杀机暴涨!

只要除掉弈倾天,只要弈倾天,消失在这个世界。

还有谁,会知道,他封罗宇,是个假冒的大功臣?没人了!

心中念头一瞬闪过的同时,封罗宇手中长剑,已然递出。

像是毒蛇一般,激·射向弈倾天。

然而,就在封罗宇话音刚落地的时候,弈倾天眼眸,便是已经猛然睁开。

万古不化的寒冷气息,瞬时爆射而出。

“聒噪!”

“嗤啦!”

“嗤啦!”

九道洞穿肉体的声音,几乎不分先后的响起。

短促的,宛若一瞬。

白色光影一闪即停,现出弈倾天寒气四射的身影,以及背对着弈倾天的封罗宇。

画面微微定格一瞬。

“噗嗤!”

随之,九道血色喷泉,同时从封罗宇身上爆出。

飚射的声音,如血水一般,融为一道。

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般,血水爆出的同时,封罗宇身子,便是猛然一软,双膝跪倒在地。

耷拉着的脑袋,遮住了封罗宇面上不可置信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