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26章 不过分

一招!

只是一招!!

弈倾天居然就封住了他的功体?!

这个发现,让封罗宇几乎崩溃开来。

弈倾天何时变得这般强了?究竟何时?!

他的修为,到底如何了?

他的实力,又是如何了?

纷繁复杂的疑惑,像是解不开的线团一般,将封罗宇的脑海,搅得乱七八糟。

目光看不到弈倾天,封罗宇却是能够感觉到,自己身后,一个庞然的气息存在。

好似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吞噬着一切。

却是吞不了他内心的慌张,反而,给他带来无尽的恐惧。

“咚。”

“咚。”

“”

轻缓的脚步,一步一踏,宛若擂鼓一般,带动着封罗宇心脏同步跳动着。

汗水不要命地滴落而下,只是几息的时间,便是在地上,积累下一个小水坑,正对着封罗宇低垂的头颅。

像是一面光滑的镜子一般,借着月光,让封罗宇能够清晰地看清,自己死人般的面容。惨白至极。

两人之间短短的一丈距离,在这好似无尽的煎熬之中,却是化为了永恒一般。

封罗宇心中恐惧之感,像是海草一般,疯狂暴涨着。

缠住了手脚,缠住了身体,缠住了呼吸,缠住了一切

终于。

轻缓的脚步声,停了下来。

封罗宇身子,一动不能动,眼珠子,死死地盯着地面。

在那里,弈倾天淡得近乎没有表情的面容,透过水坑,清晰地反射到他眼中。

“你,想杀我?”

弈倾天听不出喜怒的声音,悠然响起。

封罗宇心中一紧。想要开口辩解。

却是,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近乎不可闻。

“咻!”

一道破风声,乍然响起。

地上的一根枯枝,像是闪电一般,乍然划破空间,激.射而来。

封罗宇心脏骤然一停。我要死了这是他唯一的念头!

结果

飞驰而来的枯枝,划过他的眼帘。稳稳地落在了弈倾天手中。

原来,死亡,真的可以这么近

封罗宇无力的身体,再度一软。

吧啦一声,像是一坨烂泥一般,缩成一团,摔在地上。

弈倾天手掌微微用力,元气灌注在枯枝上。

枯枝一头,点在封罗宇下巴处。像是挑面条一般,挑起封罗宇的头颅。

被弈倾天这般对待着,封罗宇心中,却是已然再也生不起羞辱之感了。

只剩下,无尽的恐惧。

昔日被他不屑一顾的小人物,眨眼间,成了他身前的巨人。

如此措手不及。如此无力。他除了恐惧,还能如何?

弈倾天,可真是敢杀他的。之前,他就是知道了。

“想杀我?”

弈倾天轻轻重复了一遍,淡淡笑道:“我不介意,真心不介意。你杀我。我就杀你呗,以牙还牙,多么简单的事啊!”

“只是,我们之间的事,你为什么牵扯到神无情?”

“奸夫**.妇?”

说到最后,弈倾天语气,已然淡漠的近乎寒冷了。

这个词。能用在神无情身上?

她是何等无辜,你居然敢如此诋毁她!!

杀你一千次、一万次,你都是死不足惜啊!!

“嗤啦!”

眼中杀意,一闪而逝,弈倾天手中枯枝,闪电一划。

顿时,血光乍然闪现。

封罗宇来不及惨叫,一只手臂,已然脱离他的身体,飞了出去。

被弈倾天手中枯枝一卷,散落成漫天的尘埃。

“咿呀呀呀。”

阵阵不绝的疼痛感,像是潮水一般,涌上封罗宇的脑海。

却愣是一声痛呼,都是哼不出来。

“怎么?很疼吗?”

弈倾天目光静静对视着封罗宇哀求的目光,不为所动。

“你觉得,是断臂来的痛,还是经脉粉碎来的痛?”

弈倾天缓缓说道。

落在封罗宇心中,却是瞬间再度揪住了他的心脏。

像是摁入了寒潭之中一般,冷得透心凉。

不要!不要废我经脉!!

我求你了,弈倾天,我不想成为废人!!

封罗宇目光哀求的看着弈倾天,无声的恐惧,缓缓流淌而出。

弈倾天却是轻轻拍了额头一下,有些抱歉说道:“对不起,我忘了,你还不能开口说话。”

说着话,弈倾天手中枯枝,再度点出。

一丝白色气流闪过,解开了封罗宇体内一处封印。

封印解开,封罗宇身体一震。求饶的话音,像是憋在嗓子眼里千年、万年了一般,脱口而出。

“弈倾天,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吧,下一次,我再也不敢冒犯你了。我、我见到你,我就退避三舍,只求你不要废了我!”

因为无力,带来的恐惧,压迫着封罗宇磕头如捣蒜,砸在地面上,溅起水滴四散开来。

“哈,不要这么紧张嘛!问答游戏,不是才进行吗?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呐。”

弈倾天嘴角勾起冷笑。求饶?

哈哈,胜了,就斩杀我。

输了,就求饶,就想活命!

天下间,哪里来的这么便宜之事?!

我早就是说过,你若是再敢惹我,定斩不饶!

封罗宇头埋在地上,一句话都是说不出,他该怎么回答?

该怎么啊?!

恐惧像是不断缩小的密室一般,向着他压逼而来,让人窒息。

弈倾天冷然的身姿,就这般,轻轻地落在他身前,却是给他带来无尽的压迫。

话音都是有些抽搐起来,显得断断续续,“经脉、当然、当然是经脉,被废、疼、疼。”

弈倾天轻轻一笑:“原来,你也知道经脉被废疼啊。”

“这么说来,你也觉得,我断你一臂,不过分?”

“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封罗宇点头如小鸡啄米,脸上谄媚的笑容,让人作呕。

“哈哈!既然你都认为不过分了,那我,是不是应该继续做些什么啊。”

语调一冷,弈倾天有些冷然戏虐说道。

手中剑气催逼,刺激着封罗宇全身汗毛炸起。

“比方说,我也废了你的经脉?”

日出东方,将黑夜驱散的一干二净,却是驱散不了某些人心中的寒意。

宛若巨兽一般,盘踞在外门广场上的生死台,在地平线上,亮起第一缕光芒时,便是渐渐地从阴影之中,走了出来。

同时走出来的,还有悠然坐在一方的弈倾天。

以及,躺在地上的封罗宇,像是死狗一般。

这般怪异的组合,就是这样地敲响了问剑宗新一天的钟声。

随之,迎来的,便是风波再起。

读首发,无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