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27章 洪流

第三百二十七章 洪流

当问剑宗外‘门’弟子,赶往外‘门’广场,修习早课的时候。。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因为某种莫名情绪,久久徘徊在外的神无情,步履迟缓地回到了神秀峰。

只是,随即,那种莫名情绪,便是被驱散的一干二净。

只余下一声清越的长啸,响彻整个问剑宗。啸声中,充满着暴怒。

峰顶,地上那滩显目的血‘色’,她看到了。

她以为,是弈倾天的......

在神无情一夜徘徊在外的时候。

问剑宗的两位大佬,封天都以及慕容华,坐在冷清清的太虚宫中,同样的整夜没睡。

他们在等待封罗宇的消息,而封罗宇,却是整夜都是没回来。

就在他们焦躁不安,要亲自外出的时候。

破晓的光华,便是伴随着神无情的厉啸,轰然破开一切,轰入了太虚宫。

带来的却不是光明,而是无尽的黑暗......以及深重的寒冷。

“糟了!罗宇这小子,对弈倾天出手了?!”

心中纷繁复杂的念头,只是一转。一瞬间,就只剩下唯一。

慕容华脚步一闪,向外飞驰而去,疲惫的神‘色’,一扫而空,只余下紧绷的心弦。

封天都,紧随其后。

两人都是以为,封罗宇和弈倾天起了冲突,而且,封罗宇对弈倾天下手了。

很可能,弈倾天被重伤了,或者......死了!

不然,神无情,何来如此暴怒之态?

至于,弈倾天对封罗宇下手了......有这种可能?

一声长啸,惊动的,不仅是慕容华封天都两人。

整个问剑宗,像是被地龙翻腾着,来回震了震。

所有人,瞬时都被惊醒了。彻底惊醒了!

到底发生了何事?!

外‘门’广场。

一整块黑‘色’岩石雕刻的生死台,在微微亮起的晨辉中,泛着生冷的光泽,矗立在白‘色’地板铺就的广场上。

远远望去,就像是卷动着白‘色’‘浪’‘花’的一尾巨鲸一般。

此刻,钉立在这尾毫无生机巨鲸上的弈倾天,亦是冷然一笑。笑容勾起的弧度,泛着死亡的光华。

低头看了看软倒在地上的封罗宇。弈倾天有些冷酷的声音,微微‘荡’漾开来。

“慕容华、封天都,这一次,我会让你们,好好张张记‘性’的。”

没有惨痛的教训,何来敬畏?

从封罗宇对他出手的那一刻,从封罗宇言语侮辱神无情的那一刻,弈倾天已然给封罗宇判了刑。

生不如死的刑!

放纵,便是罪恶的源泉!

他一次次地退让。一次次的不计较,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地针对。

他退一步,对方便是得寸进尺,再‘逼’一分!

既然如此,他何必再退?

他不计较,只是因为不屑。而不是......不敢!

他沉默,只是因为没那闲工夫,而不是......怯懦!

既然,这死亡一剑,不是落在他弈倾天身上,就是落在封罗宇身上。

那么。还有什么好选择的?

就在弈倾天这个念头,闪过的一刹那。

神无情的啸声,便是轰然炸开,像是烟‘花’盛开一般,在问剑宗天空上方爆开。

遍布整个问剑宗,亦是传入了弈倾天耳中。

瞬时,弈倾天面‘色’一变。

糟糕!我还以为她们会谈很久......

心中念头一闪。弈倾天身子纵跃而起,剑指指天。

无匹的剑气,瞬时爆出,直指苍穹,映照着天空一片蓝汪汪的,若海洋一般。

汪洋倾覆,像是海水倒灌一般,剑气搅碎云层,卷动牵扯着周围一切,下起了一场‘春’雨。同时,牵扯住了问剑宗无数人的目光。

若烽火狼烟升起,无数道飞驰的身影,在半空中猛然一滞。

随即,像是被雨帘牵扯住的木偶一般,向着生死台的方向,收拢而来。

最终,将汇聚成一道汹涌澎湃的洪流,肆虐整个问剑宗。

留下的,是重生?还是毁灭?

现在,谁也不知道。

赶来的众人之中,就数神无情修为最高。而且,她对弈倾天,又是最为熟悉了解的。

所以,在弈倾天以剑气释放信号的一瞬,神无情便是察觉到了弈倾天的气息。

身影猛然一转,便是调转了方向,向着生死台赶来。

而她之前前进的方向,正是太虚宫。

她已经做好了......大闹太虚宫的准备。若是弈倾天出事了的话。

赶到生死台,当弈倾天完整地映入她的眼帘时。神无情,才猛然松了口气。

天知道,她刚才是什么的心情!

总之,很不舒服就是了。

但愿,这种感觉,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了。

心中念头,这般闪过,神无情身影,已然悠然地落在生死台上。

弈倾天还未开口说话,神无情纤纤‘玉’指笔直点出,已然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随即,一丝生机盎然的气息,瞬息间便是透体而入,在他体内游走着。

手中动作,丝毫没有阻碍神无情的话音,“没事吧。”

淡淡的音调,难以掩饰一股颤动。

像是心脏卡在嗓子眼里一般,话音都是一跳一跳的。

神无情亮丽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恍惚杂‘乱’的神‘色’。有些恍若隔世。

这种不正常姿态,落入弈倾天眼中,让得弈倾天,眉头不由自主的便是蹙起。

何事,让她这般模样?

“我,没事。有事的,是这位。”

弈倾天下巴刚要点点地上的封罗宇,却是猛然察觉到,神无情的面容,就近在咫尺。

近的,弈倾天都能看到,对方细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弈倾天心跳,瞬时一滞。

这种距离......这种动作,好像有些不适合。

脖子僵了僵,弈倾天空着的一只手,抬起,指了指下巴要点着的方向。

神无情只是随意扫了扫软倒在地上的身体,目光便是重新聚在了弈倾天身上。

“你没事就好。”

这般淡淡话音,带着的一丝霸道意味,让弈倾天还未来得及收回的手臂,猛然一僵。

抬了抬,便是下意识的想要覆上神无情的额头。

一句“没生病吧!”,差点就是脱口而出。

“哈!”

轻轻笑了笑,弈倾天手掌微微一移,‘摸’了‘摸’后脑勺,掩饰住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