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28章 上梁不正

第328章 上梁不正

不正常,绝对不正常!

月清影前一步来找过她,她后一脚便是外出。.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见的人,不是月清影,应该就是‘花’‘弄’影!

‘花’‘弄’影的可能‘性’,应该更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神无情却是没察觉出,弈倾天的异样。

这一晚,她脑海中,一直回‘荡’着的,便是‘花’‘弄’影的声音。

二选一,你离开,或者弈倾天死。

如影随形,怎么也是驱散不了,像是梦魇一般,缠着她。

快做抉择吧!一个声音不停地催着她,若死神。

虽然,她早已做了选择。一剑而已

但是,那种愧疚的情绪,却就像是揪住她心脏的恶魔一般,让她难以喘息。

如今,看到弈倾天安然无恙,神无情绷紧的心弦,总算是微微松开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无尽的疲惫。

哪里,还能察觉出,弈倾天的一些小心思?

一人恍惚失神,一人目光泛着探究的意味。

不一样的情绪,纠缠在一起,像是丝线一般,分不开了

两人就这般,在台上站着。

却是浑然未觉,生死台周围,已然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片。

都是泛着古怪意味地看着两人。

直到一道刻意沉重的脚步,踏响在岩石上。

神无情有些散‘乱’恍惚的眼神,像是水中‘荡’漾起来的‘波’纹一般。

一晃之后,便是恢复了平静无‘波’的状态。

神无情目光微微一转,便是看到,在隔着五六丈的地方,生死台上,已然多了几人。

有熟人,有陌生人。

面目不同,泛起的情绪,亦是不同。

而弈倾天的目光,不知何时,早就是锁定在了对方几人的身上。

好似,方才失神的,只有神无情一人一般。

隔着五六丈的距离,弈倾天也能感受到,对方几人心中的莫名情绪。

目光在几人身上快速闪过,最后,盯落在其中一个蓝衣老者身上。

“小子弈倾天,拜见蓝师叔。”

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弈倾天微微弓身,向着蓝衣老者恭敬地说道。

“免了免了,咱们不搞这些繁文缛节,行不?”

蓝衣老者有些懒散地摆了摆手,两道眉‘毛’,却是调皮地挑了挑。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弈倾天笑了笑。

这蓝衣老者,便是四峰座之一的蓝枫羽,江不凡的师父。

也是弈倾天刚崭‘露’头角时,在问剑塔帮助过他的老者。

当初,三代的万里流沙术,便是经由他手,传给弈倾天的。

他的声音,弈倾天一直记得。

对蓝枫羽,弈倾天有着这般好态度。尽显,尊老姿态。

对台上另外几人,弈倾天却是没有这般姿态了。

不是所有老人,都该被尊敬。就像,不是所有的未成年人,都该被宽恕一般。

嘴角微微一挑,弈倾天讥讽的话音,便是流淌而出。

“慕容大掌教,封天都大峰座,还有这几位没见过的,应该是执法长老吧?”

“搞这么大的阵势,不会,又是准备,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

“怎么?有受虐症?砸出兴趣了?”

几人之中,封天都的目光,一直在弈倾天和神无情之间,扫视着。

好似,努力想要用一根无形的线,拴住两人一般。

一股难以掩饰的嫉妒之意,像是‘阴’冷的寒气一般,从他身上,逸散开来。

而在他身旁的慕容华,目光,却是一直盯落在,躺在地上的封罗宇。

瞪出眼眶的眼珠,震撼之‘色’,显‘露’无遗。

受伤的,居然是封罗宇?!

怎么可能?!这、这怎么可能?!!

心中疑‘惑’还未彻底升起,便是被弈倾天有些刺耳的话音,打断。至少,在慕容华听来,没有比这可恶的声音,再刺耳的了。

心神收回,慕容华目光落在弈倾天身上,眼中不易察觉地泛起一丝凝重之‘色’。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小子,是在嘲讽自己联合魔族,却是差点被魔族覆灭之事吗?

真是可恨啊!

其他几位长老,皆是怒目瞪着弈倾天,却是没敢动手。没看见,人家弈倾天旁边,站着一个神无情吗?

动手?不被人家断手,那就是好事了。

被嘲讽几句,算得了什么?保住命,就好。

胳膊碰了碰封天都,慕容华想要征求封天都的建议。一股‘阴’冷的气息,却是从封天都身上传出。‘激’起慕容华浑身汗‘毛’,乍然竖起。

慕容华心中无端的一跳。

对封天都,慕容华突地产生了,一股极其陌生的感觉。

像是杂草一般冒出,这种感觉,越来越壮大。

心中不安,慕容华却是按捺住杂思,劝解道。

“封师兄,罗宇这小子,没生命危险。只是、只是折了一臂,你不要太过担心,我会让弈倾天,为此付出代价的!”

他以为,封天都在为封罗宇被伤,而暴怒。

他却是不知道,封天都自从来了之后,只是扫了封罗宇一眼,之后,便是再也没看封罗宇一眼。

‘阴’冷的目光,一直落在弈倾天和神无情的方向。

看起来,好像,就是紧紧盯在弈倾天一人身上一般。

儿子被伤,仇恨地盯着仇人,不是很正常的吗?没人觉得不对。

如果真是这样,当然正常了。

可是,真是这样吗?

听到慕容华的话音,封天都目光一转,这会儿,却是落在了封罗宇身上。

眼中充满着痛彻心扉的情绪,毫不掩饰,都快要溢出来了,像是‘潮’水一般。

真是父子情深啊!

弈倾天‘精’神力强大无比,如何不能察觉到,封天都从始至终的变化?

虽然,对方掩藏的很深。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可惜,奈何这一次,他的反常太过了,而且,目光又是一直锁定着弈倾天的方向。

弈倾天要是再看不出来,那就愧对他一身衍道修为了。

这条老狗,原来,一直就是打着这样的主意。难怪,他会一直看我不顺眼!

原来,和他儿子,是一样的狗屁货‘色’!

不对!这老狗,比之他儿子,应该更加可恶万分才对!

心中冷意闪过,弈倾天眼中杀意骤然闪过。

心念一动,封罗宇身体,便是猛然一震,随即,像是一滩烂泥一般,狠狠摔在地面上。

坚硬的地板触及着,让得昏‘迷’的封罗宇,瞬时痛得苏醒过来。

“小杂种,你敢!”

封天都爆喝一声,好似,震怒无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