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29章 惊雷

第329章 惊雷

弈倾天眼中寒光,微微一闪,冷笑道:“老畜生,你这个小杂种儿子,还有什么不敢的?”

“都敢直接在神秀峰动手,想要斩杀我了。就算,哪一天,他弑父,也不见得稀奇吧。”

被弈倾天直接扭曲自己的意思,封天都面色,微微一黑。眼色,有些冷了下来。

弈倾天当着几乎整个问剑宗的面,肆无忌惮地骂他老畜生,他心情能好吗?

关键,他还不能出手,教训弈倾天。

谁叫他,侮辱弈倾天在先呐?

目光在苏醒过来的封罗宇身上,扫了扫。封天都面色,再度猛然沉了沉。

这小子,居然敢不听话!居然敢在神秀峰,对弈倾天动手!

还真是,翅膀长硬了呐!

封天都心中思绪翻腾。面上看起来,却好似,为儿子身处这般羞辱的位置,而痛心一般。复杂纠结意味闪现。

旁边,几位执法长老,对视了一眼,点点头。

其中一人,直接站了出来,手指一点,便是指向封罗宇。

口中说道:“弈倾天,想必,你也知道,封罗宇是什么人。不管,他犯了什么样的罪,对整个问剑宗而言,都只是微不足道的。”

“问剑宗,只会是他坚强的后盾。”

“这一点,希望你能明白!”

强势的话音,一落地。

便是,激起千层浪,掀起万丈波。

台下,众多的长老人物,顺势而动。

怒喝斥责声,瞬时间,像是海浪一般,一波波地冲击而来。

有了出头鸟,他们这些弱上一些的长老,还怕什么?

就算神无情要动手,也只是对付那位执法长老而已,关他们······何事?

“弈倾天,我儿,乃是拯救整个问剑宗的大功臣。他就算想要杀你,定然,也是为了整个问剑宗着想。”

“定然,也是因为,你有被必杀的原因。”

封天都面沉如水,有些阴冷的话音,顺着大势响起。

“放了他,自己认罪,还能从轻处罚。再继续这般执迷不悟,你就是和整个问剑宗为敌!”

见封天都都是这般强势开口了。台下,众多长老,更是卖力地怒吼起来。

什么狼心狗肺,吃里扒外,猪狗不如的话,层出不穷。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

甚至,有些言语,已然涉及到叶无名,和神无情了。

平日里,这般以下犯上的机会,他们有吗?

好不容易逮找了,这般一个,宣泄快感的缺口,那还不使劲地玩上一通?

反正,天塌了,不是还有封天都他们,顶着吗?

心中这般想着,言语间的肆无忌惮,便是越发张狂起来了。

“聒噪!”

就在封天都几人,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一幕的时候。

弈倾天眸子中,白芒却是暴涨,发色瞬息间化作雪色。

死亡的气息,伴随着简单的二字,轰然爆出。

“扑通!”

“扑通!”

一瞬而已,弈倾天的异状,便是完全消失。

黑色的瞳孔,像是一个庞然的黑洞一般,散发着吞噬一切的吸力。

发丝上的雪色,早就是消失的一干二净。

好似,从未变化过一般。

“弈倾天,你真是胆大包天啊!”

台下,出口责骂的众多长老、弟子,已然像是一滩烂泥一般,栽倒在地上。在人群中,空出了一个个稀稀落落地空洞。

抵抗力强的几人,却是在地上打着滚,像是身上着了火一般,翻滚着,抱着脑袋痛呼着。

凄厉的惨叫声,显得,有些痛不欲生。

比之那些实力弱,直接被弈倾天震昏过去的人。他们,虽然清醒着,却是,要不幸多了。

至少,昏睡着,暂时感受不到那种痛苦。不是吗?虽然,醒过来后,更有可能,直接变成白痴一个。

变故突生。

慕容华也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胆敢,当着众人的面出手。而且,还真有这份实力!

要知道,现在这里,聚集了,几乎整个问剑宗的人了。

弈倾天若是不能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可真是,会成为问剑宗公敌!

而不是仅仅,是他慕容华和封天都所属势力的公敌!

就算是以前倾向叶无名、神无情的势力,也会因此,倒向他慕容华这边的。

毕竟,他们生于斯,长于斯,最后,也会死于斯······

他们拥护叶无名和神无情,也只是因为,这两人有这份实力,能更好的维护问剑宗而已。

若是这点不能得到保证,其他的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胆大包天?有吗?”

弈倾天无所谓地摊摊手,冷笑道:“不过就是,几只嗡嗡叫个不停的苍蝇,慕容大掌教,是不是又要准备大做文章了?”

眉头一挑,无尽的讽刺意味,若远处浮现的山峦,缓缓地现出来。刺激着慕容华眼中神色一冷。

又要大做文章?混蛋小子!

这弈倾天,分明就是说我,是非不分,故意针对他!

哼!他若不是魔族,我何必针对他?!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错!!

我没错!!!

心中怒气上涌,慕容华呼吸,微微有些急促起来,“好得很!几只嗡嗡叫个不停的苍蝇?”

伸手一指封罗宇,慕容华看着弈倾天,冷笑道:“他若是一只嗡嗡叫的苍蝇,那么,你弈倾天,又是什么东西?”

“诛邪洞一战,现在天下皆知。我问剑宗出了封罗宇这般的英杰,设计重伤魔族魔蝠一族的皇者夜影,直接破坏了魔族的计划。”

“之后,更是巧施妙计,斩杀烈飞云、羽青阳,将烈阳门和天岱山,尽数拉拢到我问剑宗的阵营。”

“这是救世的壮举,他,是我问剑宗,最大的功臣!”

“而你弈倾天呐?”

慕容华语调一转,指着弈倾天,有些痛恨地说道:“沦落为魔族走狗,更是对四大宗门,犯下了泼天大罪!”

“罪一,诛邪洞一战,你阴谋诡计,害得燃犀圣僧惨死,直接导致我问剑宗,失去烂柯寺这样一个强有力的盟友,罪不可赦。”

说得好像,烂柯寺早就是成了你的盟友一般。烂柯寺是你能拉拢的?弈倾天心中不屑。

“罪二,你偷入诛邪洞,意图释放出魔族少主,同样罪不可赦。”

花弄影要是想走,还不是如入无人之境,来去自如。需要我放?弈倾天撇撇嘴。

“罪三,你的罪行,被我们四大宗门,揭穿之后。你不思悔改,居然还敢负隅顽抗,手段卑鄙无耻,害的我四大宗门,无数同门,惨死你手。你,罪该万死。”

切!罪该万死的应该是夜影,或者直接就是你慕容华吧!我杀了几人?

“罪四,封罗宇,乃是我问剑宗,救世大功臣。你却意图加害于他,这便是与我整个问剑宗为敌。”

“四罪并罚,弈倾天,你万死,都不足以赎其罪!”

“该杀!”

“该杀”

声讨之声过后,便是无尽的该杀。

望着那些仇视着自己的目光,弈倾天哈哈一笑。

你一句,他一句,这罪名就这样定下了。不要证据,不要当事人的说辞。

冤假错案,能不多吗?

心中讽刺笑意流淌,弈倾天目光,微微冷了下来。

“不说其他乱七八糟的罪名,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单说你的罪四,他封罗宇,算是什么功臣?”

这句话,像是一道惊雷一般。

一出口,便是在某些人心中,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