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30章 揭开

第330章 揭开

被弈倾天解开一丝封印的封罗宇,躺在地上的身子,猛然晃动起来。

好似,想要打断弈倾天接下来的话一般。或者,想要提醒慕容华。

整个问剑宗,都以为,封罗宇会破山剑中的大势。慕容华和封天都,都是这般想得。

其他之人,也真是这般认为的。

毕竟,封罗宇,乃是问剑宗第一天才,领悟大势,也不算是什么稀奇事。当然,是在弈倾天崭露锋芒之前。

既然是整个问剑宗,自然就是包括弈倾天了。虽然,现在的弈倾天,已然脱出问剑宗。

若是,弈倾天真的这般认为。若是,烈飞云、羽青阳不是死在弈倾天手中。

封罗宇上山,找弈倾天。弈倾天也许根本就是想不到,这个所谓的大天才,居然会是为了找自己,学习破山剑的。

可惜,世上没有这么多若是。

弈倾天知道,烈飞云不是死在封罗宇手中。再结合,封罗宇突然找自己,而且,封罗宇从未公然施展过,与他大地之势有关的大势。

弈倾天心中念头一转,便是将对方的目的,猜了个七七八八。

这些,慕容华几人,都是不知道的。

自然也就是成了,他们如意算盘中的一个巨大漏洞。而且,是致命的!

听到弈倾天有些意味深长的话音,慕容华面色,瞬息一变,有些惊疑不定。

“弈倾天,你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这小子,知道罗宇不会大势?不应该啊

哼!这小子,肯定是在诈我!

罗宇会不会大势,这小子,根本就是不知道,只能猜测。

若是罗宇真会大势,而他弈倾天,却是猜错了。

他便是,故意污蔑。万劫不复,就是他的下场!

三代也保不了他!

这般代价,他敢赌?

弈倾天看了看挣扎着的封罗宇,没有管他,只是冷冷一笑,“什么意思?”

“慕容大掌教,你说,我还能有什么意思?”

“就是,你慕容华、封天都、封罗宇,只是一群无耻小人的意思!”

“就是,他封罗宇,是个狗屁功臣的意思!”

“就是,他封罗宇,根本不会破山剑的意思!”

弈倾天气势,直逼慕容华。

话音,若银瓶乍破,随着水浆迸射而出。

一句一句,尽是狠狠敲击在慕容华的心口。让得慕容华面色,瞬息一白。

他知道?他居然知道?!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慕容华被弈倾天突如其来的话音所慑,面色的变化,被众人看在眼里。

一丝丝迷惑之色,便是不由自主的,在不知情之人眼中泛起。夹杂着一丝惊骇、恐惧之色。

难道、难道,弈倾天所言,是、是真的?!

“弈倾天,你小子,休要妖言惑众。罗宇被你重伤,更是被你断了一臂,如何施展破山剑?”

封天都站了出来,怒斥着,“你这卑鄙无耻的小子,居然妄想以这种方式,来诋毁罗宇,真是罪不可赦啊!”

“罗宇伤势好了之后,定然会亲自揭穿你的阴谋诡计!”

话中意思,便是让弈倾天放了封罗宇,等封罗宇伤势好了之后,一切再说。

至于,什么时候,伤势算是好了,就是不确定了。

可能要等到,封罗宇真正领悟大势之后。

弈倾天了然了其中的意思,不由就是嗤嗤一笑:“封天都,你借口还真多。要不要,我教会你儿子破山剑之后,你再来揭穿我的阴谋诡计啊?”

封天都面色一变,刚要开口说话。

弈倾天却是紧接着说道:“不过,我可没这个闲工夫,教你这个不成器的儿子。”

说着话,弈倾天单手一翻,“你不是说封罗宇伤势严重,施展不了破山剑吗?这一粒小罗天丹,总能让他生龙活虎吧。”

一粒浑圆丹药,在弈倾天手中,微微闪现。

清香还未散开,便是被弈倾天屈指一弹,激射入封罗宇口中。

随着,弈倾天迅疾的动作。

现场,瞬时响起一阵阵的惋惜、痛惜声。

小罗天丹!那可是、那可是小罗天丹啊!!

弈倾天这个败家子,居然就是这样,浪费在封罗宇身上?!

真是可恨啊!

封罗宇何德何能,能够接连服用两粒小罗天丹?何德何能?!

这一刻,无数人心中,响起了这个声音。

实在是,小罗天丹,太珍贵了!

封罗宇是功臣,又如何?也不能这般,浪费小罗天丹吧!

整个问剑宗,小罗天丹也就只有三粒而已。

三粒啊!

众人目光看向弈倾天,不由都是带上了一股恨意。简直就想撕了弈倾天,将丹药扒出来。

不过,神无情倒是够疼爱弈倾天的

这小罗天丹,当真像是糖豆一般,一粒接着一粒的,给弈倾天。

真是、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

会炼丹,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

这叫我们这些武夫,情何以堪啊!

众人心中不一的心绪,泛起的时候。

封罗宇的气色,已然好了许多。

弈倾天本来就没重伤他,只是以截脉封灵手,封住了,对方体内九大主脉而已。

之后,封罗宇虽然被他断了一臂,也只是失血过多而已。

根本性的伤势,倒是没有。

服用了一粒小罗天丹,这点伤势,能不好?

当然,断了的手臂,那是回不来了。弈倾天想接也接不上。

“咻!”

弈倾天伸手隔空一招。

台下,一柄长剑,瞬息破开而来。

嗤啦一声,便是钉落在封罗宇眼前的地面上。

扬起的尘埃,轻飘飘地落在睫毛上。让得封罗宇身子,微微一颤。

“拿起剑来,让你老爹,好好看看你的破山剑,也揭穿揭穿我的真面目嘛!”

弈倾天踢了踢封罗宇,讥讽笑着。

封罗宇颤抖着身子,爬了起来。

微微颤抖着的手掌,搭在剑柄之上。却是,怎么也是握不住。

伤势虽好了,但是,他功体仍旧是被弈倾天封印着,就是想逃,也逃不了。

虽然,封天都距离他,只有短短的五六丈而已。

人家烈飞云、那时候距离弈倾天,还有几十丈远呐!还不是死于弈倾天心念一瞬间?

他可不想死。而且,还是自己找死。

他若是不想死,就只能承认,自己不会破山剑,顺着弈倾天的意思来。

而这,也正是,他接下来,准备做的。

可是,有的人,不会让他这般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