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32章 当断则断

第332章 当断则断

泛着寒光的眸子,盯落在弈倾天身上。

封天都瞬息间,好似苍老了几十岁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冷哼一声,封天都步子微微蹒跚,身子摇晃着,破空而去。

这里,他没脸,继续待下去了。

封天都一走,再加上封罗宇的表现。

众人,哪里还猜不出,这其中,定然有着猫腻。

看来,弈倾天所说,是真的了封罗宇,果然是,顶了别人的功劳。

这般说来,掌教大人,数落弈倾天的其他几条罪名,岂不,也可能是假的?

甚至是故意栽赃的!

这般一想,之前没有参与诛邪洞一战的众人,看向慕容华的面色,便是有些古怪起来。

若真是这样,慕容华,的确有些过了。岂止过了?

这样对待一个小辈,啧啧!

“一群小兔崽子,都给老子散了,有什么好看的?不要修行啦?”

就在慕容华面色黑得像是锅底,难堪至极的时候。

蓝枫羽站了出来,瞪了四周众人几眼,随即,向着弈倾天走去。

挤眉弄眼地笑道:“小子,老夫听说,你领悟了一种很厉害的大势,走,上老夫的灵泉峰玩玩,顺便指导指导老夫?”

蓝枫羽拉着弈倾天的胳膊,便是准备将弈倾天带走。

弈倾天步子稳稳,丝毫不为所动。

伸手拿开蓝枫羽的手,弈倾天恭敬地笑了笑:“前辈说笑了,应该是前辈指导晚辈才是。”

“管它谁指导谁呐?有得玩就行。”蓝枫羽不露痕迹,继续准备拉住弈倾天。

弈倾天没有躲开,只是,静静地说道:“做事情,还是不要拖泥带水的好,一次性解决了,才能省掉之后的许多麻烦。”

“前辈,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弈倾天眼中坚定之色,流淌而出。

杂草,在一场春雨之后,又会蓬勃生长。也只是因为。人太懒了,没有除根而已。

有些事情,真的不能懒,不能拖。

就该,当机立断,快刀斩乱麻!

蓝枫羽眼角跳了跳,眼中恳求之色流出,眨眨眼,隐秘地说道:“小子,真要做得这么绝?”

娘的!这要是全部抖出来了

问剑宗,不是,万丈高楼,再度平地起。

就是,大厦倾覆,树倒猢狲散啊!

谁能赌啊?

弈倾天静静地看着蓝枫羽,认真说道:“真要做这么绝。而且,你应该知道,这都是他们逼得。”

他们拿着大义,站在道义的制高点,能够随意对他出手。

如今,他要做的,就是抽掉他们登上这制高点的梯子而已。

绝不绝,也要看,对的是什么人。

看得出弈倾天的坚定之色,蓝枫羽面上苦笑闪过。头一歪,又是可怜兮兮地看向了神无情。

无情啊!这一次,你可真要无情一些,才好。

赶紧的,将你家这个小子,带走吧!

不然,可真是要天塌了。

“师兄,当断不断,反受其乱。”神无情瞥了蓝枫羽一眼,淡淡说道。

这句话是对蓝枫羽说的,亦是对她自己说的。

“好,你们自己折腾出来的事,我就不参合了,再见!”

蓝枫羽看着慕容华等人,有些无奈的耸耸肩。

身影一闪,便是消失不见了。

只余下,缥缈的的声音,回荡着。

“小子,若得空,不妨上灵泉峰,找老夫玩玩。”

蓝枫羽一走,弈倾天眼中歉意之色,微微收起。

看向慕容华时,已然冷漠无比。

“慕容华,你夫人之事,我已经有所了解。正是因为,我知道你有心结,所以,我对你的出手,甚至故意栽赃污蔑我,我都是忍着,屡次的退让。”

“因为,我希望,你自己能够走出来。”

弈倾天话音冷冷吐出:“可是,今天,当着几乎整个问剑宗的面,你能如此面不改色地,数落我的罪名。”

“莫须有的罪名!”

“你觉得,你还是慕容华吗?”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弈倾天无视慕容华抽搐的脸庞,在众人特意屏住呼吸下,声音缓缓响起:“你说我勾结魔族?”

“我倒是想问问你,到底是谁,联合四大宗门,勾结魔族,就是为了除掉我!”

弈倾天指了指自己,冷然一笑:“是我?”

“诛邪洞一战,又是谁,重伤夜影,免除了四大宗门的一次覆灭危机?”

“是你?”弈倾天目光落在慕容华身上,随即转移到封罗宇身上,“还是他?”

“至于燃犀的死,你自己允诺了燃犀什么条件,你自己明白!”

“要说起导致他死亡的罪魁祸首,不是我弈倾天。而是你,慕容华!是你!”

一件件被揭开的真相,像是晴天霹雳一般,在众人心中,轰然炸响。

在场之人,身子猛然都是僵硬起来,大声呼吸,都是有些不敢了。

看到慕容华有些苍白的面容,谁还不知道,弈倾天所说,都是真的!

这、这叫什么事啊!

弈倾天的话音,却是还没完。

伸手指着封罗宇,弈倾天接着说道:“诛邪洞一战之后,你们将功劳,全部往自己身上揽,更是尽力的抹黑我,我可有站出来,说上一句?”

“你们将封罗宇捧得高高的,将自己捧得高高的,将我打入肮脏的淤泥之中。这些,我都不在乎。”

“因为,我不屑!不屑这所谓的功劳,不屑和你们这群卑鄙无耻的人,争来争去的。”

“可是,你们呐?得寸进尺!”

“封罗宇被捧上天了,可惜,他没这份福气享受,他不会我的大势。”

“等到无数的问剑长老、弟子,想着向封罗宇请教的时候,你们慌了,接着,你们就想到了我。”

“你让封罗宇上神秀峰,找我,让我去太虚宫。你以为,我丝毫不知情,你以为,将我骗到太虚宫,你就能设法,逼我教他剑法!”

“可惜,这一切,我都知道。烈飞云,都是死在我手里的,我会不知道,你的鬼心思?”

“封罗宇被我揭穿之后,我还是没有打算揭穿你们。”

“可是,这小子,紧接着就是威逼利诱。不成之后,更是直接对我下杀手!”

“你说说,他这是第几次,想要杀我了?我还能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