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33章 雪中送炭

第333章 雪中送炭

一声声的控诉,像是春雨一般,细细密密地飘零而下。

虽然淡得很,却是自然得透着一股寒意,一股冷意。

春雨过后,春笋便是争先恐后地破土而出。

就如同此刻,生死台上上下下,众人的沸反盈天一般。

弈倾天所揭露的事实,其中显露的一桩桩阴谋。

除了当日陪同慕容华,进入诛邪洞的各位长老、弟子。

其他之人,根本就是丝毫不知情。

而这些人,恰好,大部分,便都是比较倾向于叶无名和神无情的。

少数人,则是一直站在中立位置。自扫门前雪,谁也不偏袒谁······

只是,此刻,这些人,这些中立长老、弟子,看向慕容华的眼神,却是微微泛起了变化。

而那些,站在叶无名这一边阵营的,听到被弈倾天揭开的事实。这些人,不由自主的就是深深吸了口气。

之前,一直憋闷的情绪,总算是一扫而空了。

至于,本来就是站在慕容华这边的各位长老,则是目光有些复杂地看着慕容华。

随即,目光转向封罗宇时,却是带上了**裸的鄙视,以及恨铁不成钢。

封罗宇上神秀峰,找弈倾天的事情,他们多数人也是知道的。

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封罗宇恼羞成怒之下,居然胆敢直接在神秀峰动手。

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不管,神无情在不在神秀峰。神秀峰,都不该是他封罗宇,可是放肆的所在。

这一点,他应该,早就是明白了呀?

唉!长久的努力,现在,可不就是,一朝一夕,就散的一干二净?

君子可欺以其方。弈倾天,虽然算不上什么君子,但是,众人心里都是知道,对方是个重情重义之辈。

不然,他也不会孤身一人,干出那么多事来。

他们也不会······这般欺他,而且,有些肆无忌惮。

只是,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不触碰到弈倾天的底线,只要摸着那条底线走。

有些事情,弈倾天未必在乎。

就算在乎,也会为了大局,而放弃在乎。

明知道如此,你封罗宇,温和手段不用,非要用这些暴力手段?

这不是老虎头上扑苍蝇,自己嫌弃自己命长嘛!

心中虽然这般想着,这些长老却还是有些不甘心。

到手的江山,就这般拱手让人?能甘心?

心中翻覆的情绪,就像是毒药一般蔓延着,谁能忍受的了?

“弈倾天,就算当日斩杀烈飞云的,不是封罗宇,也不一定是你吧。你这样冒名顶替别人的功劳,这好吗?”

一位长老站了出来,目光闪烁间,冷冷说道。

弈倾天眉头微挑,嗤嗤笑道:“是我,不是我,重要吗?只要,不是他封罗宇,就行了。”

一群老家伙,还不死心吗?不死心,那就只有让你们······心死了!

“哼!既然你自己都承认,出手之人,不是你。那么,你说的话,自然就是没有可信度的。要我们相信,封罗宇私自对你出手,谁信呐?”

“关键,你,有这个实力吗?”

说话的长老,不屑一笑,挑衅地看着弈倾天。

他的修为,和封罗宇一般,都是处在真灵一重天。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败在弈倾天手中,一个真罡三重天的渣渣手里。

就算,对方衍武双修。

真的战起来,弈倾天不被他虐,那才叫怪事!

封罗宇会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说不得,根本就不是弈倾天出手的。毕竟,那可是神秀峰哦。

谁知道,是不是神无情出手的?

说到底,这位长老,根本就是,不相信,弈倾天能有击败封罗宇的实力。

他想激怒弈倾天,想要公然的打败弈倾天!

弈倾天目光淡淡,瞥了对方一眼,随即,便是转移开来。

轻描淡写至极,便不再是轻视,而是**裸的无视。

在场之人,能够真正让他生死忌惮的,有几人?

这人,绝对,不在列!

“弈倾天,你无话可说了吗?既然如此,还不乖乖地将代理掌教放了,难道还要我动手?”

感到自己被轻视了,甚至是被无视了,说话的长老,脸色猛然一黑。

周围众多长老,流露而出的,若有若无地趣味笑意,更是让他,一时间难堪至极。

好似,赤身**地站在日光之下一般。而且,还是站在日光下的十字路口!

人来人往,一览无余。

心中暴虐念头,闪过。话音一落地,他身影一闪,便是悍然出手,力压弈倾天而来。

小子!老夫,何时受到过如此的羞辱?!

你,真是该死啊!!

庞然掌力袭来,弈倾天面上,却是丝毫没有多余的表情。

眼底深处,却是若寒潭升起了雾气,缭绕着,冷意弥漫开来。

想要好好地表现一番吗?想要拍慕容华的马屁吗?

心中冷意落下,弈倾天眸子中,白芒微微闪烁,瞬时激·射出两道白色凝练光柱。

嗤啦一声,便是猛然洞穿而出,以着势不可挡之势,瞬间轰落在对方身上。

出手的长老,只感觉,识海中微微一晃,随即,便是天旋地转起来。

最后,残留在他脑海深处的,便只剩下一双不似人有的白瞳,无情冷漠!

时间,只是一瞬而已。

弈倾天精神力迸发开来,周围之人,皆是微微一愣神。

再度反应过来时,面前场景,已然逆转开来,瞬时而已!

出手的那位长老,此刻,面色呆滞地钉立在地上,身子还保持着前倾奔行的姿态,却是显得僵硬无比。好似,大理石雕刻的塑像一般。

“滴滴答答!”

冷汗在对方的脸庞上,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

像是刚刚用白色石灰刷新的墙壁一般,经过炭火一催发,便是泣出无数的水滴,在这惨白的背景之上冒出。

看着这诡异一幕,周围之人,皆是不由自主的倒退了几步。

他们可没有,找弈倾天晦气的打算。就算之前有,再见到这个活生生得教训之后。这种心思,也被剿灭的一干二净了。

想要拍马屁,讨好困境中的慕容华,那也得确保,自己有命才行?

雪中送炭,固然能够让人牢牢记住你的恩德,你的好处。

但是,若是炭送到了,反而将自己给冻死了,那你所做的,还有价值吗?

难不成,你只是希望,逢年过节的,让人家多替你烧点纸钱?好让你在地狱里,当个富裕的死鬼?

这是,生不能做人杰,死也要为鬼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