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34章 该死给你看

第334章 该死给你看

现在这般境地,慕容华算是,彻底败了。起舞电子书

经此,慕容华的声望,算是跌落深渊。

他也再难翻身了。

这种时候,对他雪中送炭。还不如,对弈倾天,锦上添花呐!

想到这里,众多长老,皆是老谋深算地一笑。

另一边,弈倾天脚步轻移,缓缓走到被定住身形的长老身前。

负在背后的左手探出,弈倾天轻轻向着对方的胸膛,按落而下。

“你不是怀疑,我不是斩杀烈飞云之人吗?”

白皙的手掌,平直伸出。绷紧之后,刚好,停在了,距离对方胸膛的一寸之处。

“那今天,我就让你好好感受一番,独属于我的大势。”

话音刚落,弈倾天掌心,一股气劲,便是猛然喷薄而出,被弈倾天束缚在掌心。方寸之间的空气,猛然一滞。

瞬息间,好似停止了流动一般,变得粘稠至极。

这股力量,没有在弈倾天掌心多停留。

微微一滞之后,便是轰然喷出。若一团水球一般,蛮横的砸出。

“砰!”

水球砸落在地面,瞬间,便会碎裂成无数的水滴,四溅开来。

就如同此刻,轰然逸散开来的气息。

像是泼洒开来的水幕一般,水幕上方,便是万仞山,沉重至极。压逼的众人身子,皆是一矮。

而正面被轰击到的长老,身子微微一晃之后,便是加速洞穿而出。

这一刻,早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在这股气息,逸散开来的一刹那,许多人,心中便是了然一叹。

弈倾天就是诛邪洞暗地里出手的那人,已然再无异议。txt小说下载/

这股气息,和他们在诛邪洞感受到的,不正是一模一样吗?

天下大势,何其多超级种植园。

可是,就像,世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树叶一般。

天下间,也没有两种一模一样的大势。

最多,也只是,意味相似而已。

就像是弈倾天领悟的柔字诀,和蓝枫羽感悟的柔之力。相似,却又是不同。

其他没有参与诛邪洞一战的长老,此刻,更是欣喜无比。

弈倾天有没有做那些事,他们根本就不在乎了。只要,弈倾天不是魔族,一切都好。

凭弈倾天爆发出来的,这种规则感悟,问剑宗,何愁不兴?

他们这些站在叶无名、神无情这边阵营的人,或者,一直保持中立的人。又何愁,不能再进一步?

如此想来,怎能不喜?

众人心中所想,弈倾天,却是根本不知道。

他会一直待在问剑宗?这个问题,他没想过。

因为,一直以来,这就不是一个问题。

那道无情的紫色刀芒,撕开天地,一直闪耀在他脑海中,他如何停滞不前?

“弈倾天,你气,也出得差不多了吧,放了罗宇!”

一直黑着脸的慕容华,直到这一刻,才开口说话。

话音却是冷硬无比,带着一丝强势!

“放了他?”

弈倾天脚步向着封罗宇缓缓走去,目光,却是淡淡地落在慕容华身上。

“砰!”

一声炸裂之声,猛然,在封罗宇残存的一臂上,炸响。

“你让我放,我就得放?”

弈倾天冷冷一笑:“上一次,在神秀峰下,我就是说过。封罗宇若是再不知死活的找我麻烦,我绝对不会再饶他的了。”

慕容华黑着的脸,却是流露出震怒之色。

“你、你,弈倾天,你居然废了罗宇手臂上的经脉?!真是该死啊!!”

这一次,封罗宇手臂上的伤势,可不像上次一般,只是被火云神丹炸出的重伤。

而是,直接被弈倾天的截脉封灵手的诡异力量,将手臂上的经脉摧毁。

而且,还是粉碎性的摧毁!

也就是说,不出意外,封罗宇就算。还有着一只手臂。对于修者而言,也只是鸡肋了。虽然,他,不会手无缚鸡之力。

可是,缚鸡之力,对修者而言,是个什么东西?

慕容华震怒,弈倾天却是哈哈一笑。

“该死吗?就因为,我废了他封罗宇一条经脉?”

笑声中,说不出的讽刺意味。

“慕容华,你当初废我全身经脉,更是想要震裂我的识海帝国的朝阳。我怎么。就没有听你说过,你自己该死呐?”

弈倾天冷冷一笑:“你说我,该死。我今天,就该死,给你看!”

“好好睁大你的眼睛,看看你的因果报应!”

冷酷的声音,甫一落下。一静之后,像是点燃了鞭炮一般。密集短促的几道爆裂声,瞬息间,接连响起。

噼里啪啦!

血雾微微升起,附着在空气荡漾的微粒上,凝结成一点点浓艳的暗红,微不可察。

落入慕容华眼中,却是成了整个天地。

眼前浮现的,皆是一颗颗暗红色的星球一般,占据了他的世界。

封罗宇被废了?封罗宇,居然被废了?!

小韵该如何她该怎么办?

一阵眩晕感袭来,慕容华身子摇晃着,倒退了几步。

他已经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妻子,慕容韵的娘亲。

如今,慕容韵唯一喜欢的人,他慕容华,也是保不住吗?

“哈哈!!因果报应?”

你师父叶无名,害死了我妻子,毁了我!

如今,你弈倾天,废了封罗宇,毁了小韵!

你们师徒两,真是好啊!好得很啊!!

这就是因果报应吗?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师徒两,又到底做对了什么?!

因果,就是这样的不分黑白吗?!

“弈倾天,罗宇已经被你废了,对你再也造成不了威胁。杀了他,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放了他吧!”

慕容华面色瞬息间苍老了许多,黯淡的眼神,混杂不清。好似死水一般,泛着污浊的泡沫。

弈倾天面皮绷得紧紧地,努力让自己狠下心来。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弈倾天自己有所机遇,经脉被废,仍旧是能够复原。

谁知道,他封罗宇,会不会也能得到奇遇,治好伤势?

到那时,怕是又是一个麻烦。而且,还是难缠的麻烦

杀?还是不杀?

弈倾天心中念头一瞬。声音,已然传了出来。

“你带他走吧。希望,日后,你们能有所收敛。”

淡淡的话音,传出。

弈倾天的身子,微微一僵。随即,便是松了下来。

这话,不是他说的。

而是,他身后的神无情,开口说的。

说的,也正是他想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