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35章 黑暗世界

第335章 黑暗世界

洪流席卷大地而过,带走什么的同时,也总会留下一些什么。你愿不愿意。

就如,这一刻的问剑宗。

在剥去了一些杂质之后,一些其他的气息,也是注入到这个特殊的宗门。

剩下地,便是开始,毫无间隙地融合在一起,凝练起来。

在天荒山脉深处,一处峡谷浮现。

有着紫色花朵盛开,遍布山谷,勾勒出一片花海。

像是紫色的布匹一般,沿着峡谷,向着深处蔓延而去。

好似,由着这人间,一直铺到了无间地狱一般。

若是有人站在天空,向下俯视的话。

映入他眼帘里,只会是一线紫色光线,狭长至极。宛若,也许,就是,刀痕

而在这刀痕的尽头。

一点幽深的黑芒,闪耀而出,像是一颗黑珍珠一般,镶嵌在这紫色匹练之上。

从天空上看去,只是一颗黑珍珠般的存在。

近处去看,却是一座,需要人仰望的宏伟宫殿。矗立在,无边的黑色雾气中。

好似,隐藏在黑暗中的巨兽一般。

这里,不是别处所在。正是,魔族的大本营所在。西剑域的魔族大本营。

天荒山脉,诛魔一战之后。四大宗门,都是认为,受到剿杀的魔族,定然会仓皇失措,另觅藏身之地。

群狼环伺,不想被吃掉,只有离开,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他们却是没料到,魔族居然还敢,堂堂正正地待在天荒山脉。

就这般,在四大宗门眼皮子底下。

能够这般肆无忌惮,不惧被发现踪迹。

只是,因为,四大宗门,从来就不曾,被魔族放在眼里。

以前是这般,现在是这般,将来亦会是这般。

一直,都会是,这般的。

“咚!”

宫殿的大门,开启,却是无声。

像是开启了地狱之门一般,浓黑幽深的魔气,翻滚着,想要出来。

却好似,被束缚住了一般。牢牢地,盘旋在宫殿尽头的一处所在。

沉稳的脚步声,随着被踏碎的魔气,四处逸散,缓缓地响起。

随之

“局势逆转,问剑宗内乱解决,一统已经成了必然的局势。不知道,下一步,您准备怎么做?蝶大人。”

进来的人影,隐藏在浓重的雾气之中,却是,显得有些飘忽不定。

好似被摇晃不定的烛火,勾勒出的影子一般,飘来飘起。

就连声音,都是有些捉摸不定。

“哼!问剑宗就算被弈倾天整合了,又能如何?裂痕已经产生,再难修复!只要拨一拨,还是能够弄碎几个边角的。”

那位被称作蝶大人的存在,清冷的声音,静静响起。

却是,夹杂着一丝难掩的波动。

显然,分崩离析的蝼蚁,还能被拼凑起来。让她,心中很不爽。

她要的,就是残忍的分崩离析,残忍的自相残杀!

雾气中的影子,听出了这位蝶大人,话音中的不爽意味。

藏在雾气中的身影,微微一定,没有接话。

这个时候,也不需要,他接话。

因为,话中涉及到的事,和人,都不是,他能参与的。

虽然,他是这所宫殿,名义上的君王。

不过,这位蝶大人,好似故意要刁难他一般。

话题一转,便是淡淡说道:“弈倾天,屡次坏我魔族大事,更是逼迫出月清影的魔体,毁了我埋在问剑宗的一道暗桩。”

“你说,对这个弈倾天,我该如何动作?”

雾气中的影子,身影微微晃了晃。

半响,才说道:“这件事,自有几位大人考量。我哪里有资格,提出什么建议。”

“哟!啧啧,听你这口气,好像很受委屈啊。”这位蝶大人,有些不依不饶,刻意针对着对方。

“属下不敢。”影子晃了晃,低着头。

这位蝶大人,却是嗤嗤一笑:“你会不敢?有花弄影这般一个好女儿,你能有什么事情,是不敢的?我的暗夜君王大人。”

说到花弄影,这位蝶大人,语气中的波动,更加剧烈了几分。

好似遇到天敌一般,又好似,女人之间的争奇斗艳。

这天下,无双的人,有她一个,不就是足够了吗?

雾气中,暗夜君王,深深低着头,姿态恭敬无比。

即便,他的这种姿态,在雾气的掩埋下,这位蝶大人,也许看不到。

他,还是这般虔诚地做着。

听到对方提起花弄影,暗夜君王仍旧低着头,口中,却是说道:“弄影所做之事,皆是为了魔族,大人应该知道。”

“就算我会背叛了魔族,弄影也是绝对不会,背叛魔族的。即便,她和那个小子,有些纠缠不清。”

“我相信,她也只是在利用对方而已。”

“大人,不是应该,比我更加相信她吗?”

暗夜君王知道,自己只是单纯的被牵连了。

他虽然贵为魔族一方统领,但是,在这位蝶大人眼中,却是,什么,都不是。

什么,也算不上!

若不是,因为自己有一个好女儿。对方,怕是就连搭理自己的兴趣,都是没有吧!

更不要说,刻意的刁难自己。

能被这些大人物刻意刁难,这算不算,也是一种幸福?

暗夜君王心中,泛起复杂的意味。

这位蝶大人冷哼一声,不知道,是不是认同了暗夜君王的话。

“对这个女儿,你倒是相信的很啊!”

这个相信,指的是什么?

是指,背叛魔族?还是指,利用弈倾天?

这位蝶大人,没说。

暗夜君王,也不敢多问。

虽然,这位蝶大人,话中讽刺意味很浓。

花弄影,也许有资格反击。

他,花弄影的父亲,却是没有这个资格。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悲哀?

“哼!你的这个好女儿,你最好给我管好了。若是,让她坏了我的计划。她,也许我奈何不了。你,我还是想怎样,就能怎样的!”

这位蝶大人,有些警告地说道。

雾气之中,暗夜君王点头称是,面上,却是流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花弄影,你管不了,我就能管得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