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36章 外患

第336章 外患

“蝶大人,那弈倾天之事,不知道,您有何指示?”

暗夜君王将话题,拉回到了弈倾天身上。

既然,这位蝶大人,主动询问他,如何对待弈倾天。想来,对方心里,早就是有了腹案。

他,也只是,充当一个执行者,而已。

“弈倾天嘛!哼!就算他解决了问剑宗的内乱问题,又能如何?”

这位蝶大人,有些咬牙地说道。

随即,却是诡异一笑:“想要对付他,我,可是还有一张王牌哦!不是,还有一个······她吗?”

“弈倾天,也不例外!”

她?还是他?

暗夜君王眉头一皱。

这位蝶大人的话音,却是已然再度响起。

“近日之内,你就替我,去拜访一下,我们的这位朋友吧!”

“我相信,她会很欢迎你的!”

绝对欢迎!我保证!

问剑宗天空之上,一处,有着冲天的白色气焰升起,扭曲着周围的空间。

从神秀峰峰顶,向着远处眺望,很容易便是看见。

那一处,便是诛邪洞的所在。

白色烈焰腾腾升起,从被破开的洞顶,蒸发干净云层,冲上九霄。

在看不见的地方,散落开来,像是一个巨大的弧形火炉一般,将整个问剑宗,倒扣进去。

灼烧了一切杂质的同时,也是带来了一丝沉闷之意。

此刻,弈倾天便是迎风而立,负手看着远处的那片扭曲空间三国重生马孟起。

“内忧外患。内忧,解决了。外患,还能远吗?”

一丝缥缈的话音,从他口中,淡淡传出。却是,带着一丝森冷的寒意。

自从弈倾天将事情真相揭开之后,慕容华便是不堪负重,已然辞去掌教一职。

四峰座之一的蓝枫羽,被赶鸭子上架,坐在了掌教宝座上。

而之前的代理掌教,封罗宇。由于全身经脉被废,再加上阴谋设计、意图斩杀弈倾天等等丑事。也是,不再适合,继续担任代理掌教。

问剑宗众多长老,齐齐聚集在神秀峰之下,联名请求弈倾天,担任代理掌教一职。

却是,被弈倾天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无奈之下,天战榜第二的存在,飞雨,便是被推上了这个位置。

虽然,蓝枫羽和飞雨,性格都是有些不着调。

想要他们,能够顺利、熟练的统领问剑宗,短时间内,根本就是幻想,不切实际。

但是,由他们掌控大权,争权夺利,内斗之事,在问剑宗,至少是不会发生的。

在魔族入侵的这个关键时刻,问剑宗危若累卵,还能希望开疆拓土?

能够守成,便是天大的万幸了。

暂时,压制住内乱。

不求彻底清除。只求,这些不安定的因素,能够不去干扰他,做某些事情。

想到这里,弈倾天目光,凝视着那片扭曲的天空。眸子中,微微泛起一丝寒光。

“你可是,还欠我一些东西,没还呐!”

现在,不正是,向她讨债的最佳时机吗?

在弈倾天注视着那片天空的时候。

已然成了废人的封罗宇,悄无声息地,便是迈入了,天空下的那处所在。

火焰席卷,白色的洞口,像是吞食一切的虚无一般。

封罗宇脚步,坚定地踏在地上,眼中挣扎之色,却是微微晃动着。

这一步,踏下,也许,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一步之间,是堕落?还是崛起?封罗宇心中念头,闪现着。

一瞬而已,心中挣扎,那一步,却是下意识地落下了。

一瞬一步,亦是一生的选择!

诛邪洞内,甬道依然错乱的四窜着,像是蛇群翻卷着一般。

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这一次,对于封罗宇,对于被废的他而言,却仍旧,好似第一次来这里一般屠夫的娇妻全文阅读。

炽热的白色火气,映照下。封罗宇惨白的面容,好似融入其中一般,只有······

“滴答!滴答!”

汗珠在脸庞上,汇聚成小河,顺着脸颊滴落,刚刚垂落在下巴,随即,便是毫不停息地滴落而下,砸在虚空。

未落地,便是被蒸腾的一干二净。

“我绝不会放弃的!绝不会!!”

独臂扶在灼热的石壁上,没有元功的护持,炽热之气,像是一条条火蛇一般,向着封罗宇体内钻来钻去。

肉体上的疼痛,却是刺激着,封罗宇有些昏厥的头脑,为之一震。

百步、千步的距离,落在此刻的封罗宇眼中,却是成了登天之梯,遥不可及。

摇摇晃晃地,走过了不知多少步,单掌,早就是被灼烧的发黑发焦了。

肉体上的疼痛,早就是不能再带来一丝的刺激。

封罗宇苦笑一声,随即,天旋地转起来。

眼前一黑,便是轰然倒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终究是失败了吗?”

就在封罗宇即将陷入黑暗的时候。

一道戏虐的笑声,却是悠然响起:“哎呀,怎么这样就晕了呐?”

“难道,这所谓的好戏,你还没看足?梵白啊!亏你还是一带高人。趣味,真是恶极了!”

紧随着,便又是一道笑意盎然的话音,响起。

笑声中的意味,与她话中意思,却是丝毫不相符。

“切!没脸没皮的臭丫头,是谁说,看好戏来着?居然还敢这般栽赃老夫!难怪弈倾天那小子,都是懒得理你。就你这腹黑的性格,活该没人要!”

梵白有些嗤笑的声音,继续响起。专门挑着花弄影的痛楚。

梵白、花弄影两人,肆无忌惮地戏虐笑意传出,却是,带着一种莫名的力量。

混合着火气之力,轰入封罗宇体内。瞬时,便是刺激着封罗宇苏醒过来。

“哼!老家伙,你要是,不想看好戏,直接宰了这小子就是,何必看得这么津津有味?”

花弄影说话之间,洞的尽头,一道黑色匹练,咻的一声,便是洞穿而出。

卷着封罗宇的身体,横冲直撞地飞入。

“哗啦啦!”

洞内石柱,被撞碎了一大片,像是滚石一般,轰隆隆地散落四地。

“怎么?你不爽?”

浑身刺痛,冲击而来,封罗宇有些艰难地,睁开血肉模糊的双眼。

随即,映入他眼帘的,便是花弄影有些高高在上的冷傲面容。

以及,一张,他从未见过的,刚正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