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37章 慈悲的弈倾天

第337章 慈悲的弈倾天

“啧啧!弈倾天这小子,看起来人模人样的。没想到,下起手来,还真是够狠的啊!”

梵白眉头,微微挑起,眼中的金芒,闪耀着。

落在封罗宇身体上,顿时,就是将对方体内的情况,一览无余。

全身九大主脉,被一股柔之力,震得粉碎。

周身各处,分叉开来的大大小小脉络。亦是,受到不同程度的震伤。

断裂成,一个个细小的沟壑一般。

这样的伤势,可不是简单的严重,就可以形容的。

就算他梵白,想要医治,也必须取到一些必需品才行。复原的几率,却也只有一半而已。

而且,那些必需品,在整个天痕大陆,都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谁会,将这样的宝贝,浪费在封罗宇这样的一个渣渣身上?皇者三境······都是不值得!

听到梵白的话音,花弄影眉梢,锋芒勾起,冷笑道:“这样,就叫下手够狠了?”

“怎么?废人经脉,还不算够狠?”梵白皱眉,心中却是思索起来。

难道,其中,还有我不知道的故事?

“比起他们对弈倾天做的,弈倾天现在的惩罚,可算是我佛慈悲了。”

花弄影微微嗤笑一声,面色一转,突然狠辣笑道:“要是这小子落在我手里,我不扒他皮、抽他筋、碎他骨、烧他魂,都是难泄我的心头之恨!”

当初,在天荒山脉,她和弈倾天,被霍青等人追杀,弈倾天更是被他们逼着,玩那场生死游戏!

从那时起,她心中,就是下了,让对方千倍、万倍偿还的誓言!

敢如此,伤她和弈倾天,他们,难道,不该这样死?

虽然,也是因为他们,她才知道,她在弈倾天心中的分量,还是很重的。

有时,甚至,胜过了,弈倾天对自己的重视······那场生死抉择的游戏,不是已经证明了吗?

狠辣的话音,传开。

炽热的诛邪洞,被火气扭曲的空间,瞬息一滞。

一股森冷的寒气,像是万年寒冰一般,深入骨髓。

寒!无尽的寒!

这,便是封罗宇此刻的感受,亦是梵白的感受。

梵白眼角,抽搐了几下。

这般酷刑,这、这得有多大的仇啊!

亏老夫,先前还以为,弈倾天这小子,手段够辣。

他娘的,看来,还是老子冤枉他了。

和这死丫头,比起来,弈倾天的手段,能叫手段?还是挠痒?

抚摸,还差不多!

跪倒在地上的封罗宇,此刻,更是身子一软,俯首埋在地面上。

一片浓烈的雾气,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他身周升起。

没有蔓延开来,只是缩在一个小范围内。那是封罗宇体表汗水,不停蒸腾形成的。

我这算是羊入虎口吗?而且,还是自己送上门的?

封罗宇心中,一片绝望。

就在此时,花弄影话音,却是猛地一转,有些娇媚笑道:“不过,既然,我家的弈弟弟,已经替我报了仇,惩罚过你了。这件事,就算了!”

弈倾天可不是······为了她报仇,而是,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而已。

事实虽然如此,花弄影可不在乎。

她认为是什么样,不是什么样,也得是什么样!

弈倾天替他自己报仇,和替她花弄影报仇,有区别吗?没区别!

她心中是这样想得,眼中的事实,自然也是如此······

地上,封罗宇身子再度一软,像是一滩烂泥一般,吧啦一声,被摔在地上。

平铺着,就像是成了一张薄薄的大饼一般。

梵白仰头看天,感觉,自己某些方面的功夫,还真是不到家。

高山仰止,还需学习啊!

“说吧,找我何事?对了,事先说明,让我替你弑父,那是不可能的。”

花弄影拨弄着垂下的发丝,有些戏虐地笑着。

封罗宇心中,猛然再度一寒,弑父?

念头在心里闪过,封罗宇口中,却是像背书一般,答案脱口而出。

“少主大人,您神通广大,小人恳求您帮我修复经脉。一切代价,我都愿意付出!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

天知道,在进诛邪洞之前,这句话,他说了多少遍?

嘴皮子都是磨破了,能不这般流利地脱口而出吗?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啊!

花弄影嘴角的笑意,更盛了,“你凭什么认为,我能够替你修复经脉?经脉被废,注定就是成了一个废人,这点常识,难道你都不知道吗?”

封罗宇垂着头,不敢看对方,“经脉被废,别人自然是治不好,但是,我相信,少主大人一定能够医治的好。”

说完这句话,封罗宇身子微微颤抖,却是抬起了头,压逼着自己,对视着花弄影。

花弄影柳眉一挑。

“当初,弈倾天传闻被废,少主大人,却是安之若素地待在诛邪洞,魔族更是没有什么大举动。这,便是最佳的证据!”

弈倾天和你之间,关系不寻常,若是,你知道了弈倾天被废。

而且,你自己,都是没能力,修复他被伤的经脉。

你,魔族的少主,会那般淡定?

因为,你淡定。

所以,我说,你定能医治!

这,便是封罗宇的推测!

花弄影眉头舒展开来,嘴角却是挑起一抹戏虐笑意。

人人都说,历经沧桑,才能大彻大悟。

这话,还真是,当真不假啊!

眼前,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虽然,他也不算是历经沧桑。

“你,有什么,能够卖给我的。”

花弄影淡淡一笑。

落入封罗宇眼中,却好似,被一个恶魔狰狞的目光,盯着一般。

让得他,浑身激灵灵地颤抖起来。

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惊惧之意,封罗宇眼中,却是开始渗出一丝喜意。

花弄影这般说,岂不就是,答应了他的恳求吗?

只要,他封罗宇,能够拿得出,足够分量的东西!

“少主大人,入侵问剑宗,定然是有所图。小人,虽然不入少主的眼,但是,问剑宗大大小小的事情,我还是一清二楚的。少主想要知道什么,我都能提供。”

封罗宇语速有些欢快地流淌而出。

能够出卖的东西,在他进诛邪洞之前,便是思量的万分透彻了。

为了修复经脉,有什么,是不可以牺牲的?也许,以前有。

但是,现在,那唯一不会被他牺牲的人,也······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