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38章 记仇

第338章 记仇

“哦?问剑宗,大大小小的事情,你都清楚?”

闻言,花弄影却是嗤笑一声。

被三代看重的弈倾天,问剑宗的一些地方,他都是,没有接触过。

你,封罗宇,居然敢如此大言不惭。

还真是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啊!

“那你知道,这个老家伙,是谁吗?”

花弄影伸手指了指,落在一旁锁链上的梵白,讥讽笑着。

封罗宇面色瞬时一白。

这人,他从来,就是没见过,哪里认识?

难道,这人,也是问剑宗之人?

不待封罗宇说话,花弄影已经接着开口了:“你知道多少事情,我根本不在意。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封罗宇面色一白,连连点头。

“问剑宗,存在一宫四峰,分别由掌教,以及四峰座镇守。这五处,便是问剑宗护山大阵的阵基所在。”

“在五月初五那一日的午时,你要给我破坏掉两处的阵基,至少两处!”

花弄影竖起两根纤纤玉指,诡异一笑。

封罗宇没有丝毫迟疑,应声道:“没问题!慕容韵那个丫头,痴恋于我,太虚宫的阵基所在,有她帮助,我一定能够破坏掉的。”

“而天都峰,我自己,更是熟悉万分。阵基所在,我也知道,想要悄无声息破坏,也不在话下。”

两处所在,也不难嘛!封罗宇心中,有些火热起来了。

花弄影面色,却是瞬息冷了下来。

果真是该死的家伙!

这般利用喜欢你的女子,糟蹋别人的感情,真是罪不可赦啊!

心中这般想着,花弄影突然间,又是有些痛恨自己起来。

她所做的事,比之这个封罗宇,岂不是更加的可恶?

至少,封罗宇不喜欢慕容韵,所以,他才能,这般无情无义。

而她呐?

明明心中万般喜欢着弈倾天,却还是,一步一步,将弈倾天逼入到,一条注定没有回头的路上。

她,就不该死吗?

心中有些烦躁,花弄影看向封罗宇的目光,厌恶之意,再度浓了几分。

看着对方,好像就是看着另一个的她,正在无情的嘲讽着自己一般。

怎能不可恶?!

“破坏阵基之后,整个问剑宗的灵气,会瞬时紊乱,而问剑塔的压力束缚,也会短暂的消失片刻。”

“这段时间内,你就给我偷偷溜上问剑塔的第七层,将上面的一块黑色剑碑,给我偷走!”

语速有些加快起来,花弄影只想,快点结束这场谈话。

这场,让她生厌的谈话!

每多说一句话,她对自己的厌恶,就是重了几分!

“问剑塔第七层?”

封罗宇面色有些迟疑。

问剑塔,那可是,一直由三代守护着。

而第七层,更是,只有三代登上去过。

慕容华都是没能进去过,他封罗宇,行吗?

“怎么?做不到?”花弄影眉间,躁意浮现。

这点事,都做不到,难道,还要我手把手地教?

可恶的人,就是这般没来由地,让人可恶!

封罗宇心中微微一震,连连点头道:“做得到,我一定做得到!”

虽然不知道花弄影的心情,为什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差。

但是,封罗宇知道,自己若是再敢违背对方的意思,再敢流露出一丝迟疑。

这个唯一能够拯救他的机会,就会在他眼皮子底下,溜走了。

这样的结局,他可不想。

花弄影眼中寒意流淌,“承诺能做到,那就好。”

玉指一弹,一抹流光,从花弄影手中射出,瞬息间,便是轰入封罗宇眉心处。

巨大的冲击力,带动着封罗宇身子,猛然向后一翻。后脑勺,狠狠砸在地面上!

“记住!你封罗宇,从今往后,就是我的一条狗。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明白?”

从地上艰难的爬起,封罗宇顾不得脑中的胀痛,俯首拜倒:“主人放心,我的利牙,永远只会朝着主人指定的方向!”

人魔有别,他弈倾天,终有一日,会成为主人你的敌人!

那时,就是我复仇的时机!

我等得起!!

“滚吧!”

花弄影摆摆手,有些不耐烦。

封罗宇按捺住心中的喜意,倒退着身子,没入山洞的一个拐角,不见了身影。

“啧啧!”

梵白有些赞叹咂咂嘴,却是没有说话。

花弄影嘴角一挑,冷冷道:“笑什么?”她还正愁没处发泄呐!

“没笑什么。”梵白耸耸肩,面上露出真诚的笑意,“只是,恭喜你收服了一个狗奴才。这个爪牙,埋在问剑宗,可是厉害得很啊!”

“哼!你就不怕,弈倾天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他就不再帮你?”

花弄影讥讽一笑。

梵白笑了笑:“我答应弈倾天的,只是帮他,保住那几个人而已。至于问剑宗的存亡,关我何事?”

“想必,弈倾天那小子,也不会太过在乎的!”

“倒是你,将弈倾天收拾的这个小家伙,又亲手扶起来了,小心他吃醋哦!”

花弄影眼角,微微一跳,有些不自然地冷笑一声:“左右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若是弈倾天当真不爽,这条狗再交给他,宰了便是!

用得着吃醋吗?

再说,她可没那么好心,真的帮助封罗宇修复经脉。

她给封罗宇的,只是一门特殊的功法而已。

一门,不需九大主脉,就能修习的,很特殊的功法

一门,绝对,会让封罗宇很痛快的功法。

痛得多!死得快!仅此而已。

心中念头泛起,花弄影嘴角,挑起一个残忍的弧度。

女人,可是很记仇的哦!

女人,可是很记仇的哦!

诛邪洞外。

夜影看着封罗宇远去的身影,在心底,缓缓说着。

特别是,吃醋的女人!

那可是,什么疯狂的事情,都会做出来的!

封罗宇能够找上花弄影,可不就是,她提供的消息吗?

只要能够,让弈倾天心里不痛快。她,什么事,不可以去做?!

谁叫他弈倾天,抢了她夜影的少主?!

谁叫他弈倾天,害得少主,不再是那个少主?!

弈倾天,就是该死!!

心中恨意,蔓延着。

夜影撇过头,看向诛邪洞,呢喃话音,传出。

“少主,你会变回来的,我一定,会让你变回来的。”

这一次,弈倾天,在劫难逃!!

耳边回荡着,月清影若有若无的声音。

夜影,袖袍轻挥,冷笑一声。便是,悄然离去。

血色的衣袂,在风中飘舞,像是被翻起的血浪一般,一片血腥沉闷!

杀戮,才刚刚开始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