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40章 魔与鬼

第340章 魔与鬼

“原来,你还记得啊!怎么?不敢了?”

鬼绝公子眼中,阴霾之色弥漫。

翻掌之间,一个个骷髅头,便是毫不停息地激·射而出,撞击着地面,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烟尘四射,像是瞬间盛开了,无数的灰色烟花一般。

“不是不敢,只是不想做无谓之争而已。”大家都快要成为盟友了,何必再内斗呐!

弈倾天心中笑了笑。

鬼绝公子面色,却是瞬间难看起来了。

鬼气缭绕而出,在脸庞上,勾勒出一丝阴沉之意。

无谓之争?

弈倾天这是吃定他的意思?

弈倾天觉得,他能胜他鬼绝?

“这种**裸的挑衅,可真是让人不喜欢啊。”

鬼绝公子阴森森地笑了笑:“所以,今天,我要让你变得,不被别人喜欢!”

鬼气毁容、蚀骨、腐肉的事情,他可是没有少干。

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将弈倾天打扮的,天下无双!

无双的······再也没有人喜欢!一见到,就呕吐!

心中残忍快意翻腾,鬼绝再出手时,缭绕的鬼气,顿时,更加凶猛的激·射而出。

这一次目标,却不是弈倾天。

浓密的,快要流淌出来的鬼气,像是黑色水柱一般,直直冲天而起。

轰开云层,像是烟花盛开一般,散落四方。

随之,在弈倾天有些讶异的目光之中,一点金芒,微微闪现而出。

最后,化作一道熟悉的光影星战风暴。

“弈倾天,你倒是继续躲啊!!”

鬼绝公子有些狠辣的笑声之中,弈倾天只感觉,天空猛然一暗。

随即,庞大的龙舟,便是摇摇晃晃地轰击而下,像是一条醉酒的鱼儿一般。

而且,还是醉酒的鲸鱼!

巨大的压迫力,轰击而下。

空气被压爆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火花,瞬时四射开来。

整个地面,为之一震,被压逼着,向下沉了几寸。像是地震爆发时,地面的塌陷一般。

身体周围,火花不停的爆开,弈倾天微微一皱眉。

看来,今天,我不把这小子,打残打服了,他是非要和我纠缠下去了。

“弈倾天,你真要找死吗?”

弈倾天身边,邀明月有些咬牙地说道。

鬼绝已然动用罡器,庞大的压力下,弈倾天身法被束缚,如何能够接得住鬼绝的一招?

弈倾天抬了抬眼皮,嘴角微微一勾。

“有明月楼主这般的绝世美人作伴,黄泉路上,也不见的,会多么寂寞空虚冷吧!”

“哼!现在知道讨好我了?晚了!”

这小子,之前还说我是肉球来着。这会儿,嘴巴又是这般甜起来,铁定没好事!

心中念头闪过,邀明月身子微微一震。

一股与鬼绝公子相似的鬼气,弥漫而出,化出一个薄薄的黑色光罩。

周围压力,瞬时一空。

邀明月娇躯随之一扭,一晃一闪之间,像是一条欢快的美人鱼一般。

瞬间,就是从弈倾天身边游开,脱离了龙舟的束缚范围。

“弈倾天,你自己陪他玩吧!我就不奉陪了。”我可不想,被压成肉饼。

“哈哈!弈倾天,没了邀明月,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继续风轻云淡下去!”

鬼绝公子手掌,微微向下一压。

龙舟沉降的速度,再度加快了几丝。

感觉到变化,弈倾天眉头微微蹙起。

他可不想,搞出太大的动静,闹得人尽皆知的。

不过,鬼绝公子,实力也不弱,想要一招败他。

而且,还要将影响力,束缚在一定范围内,不泄露出去······

见弈倾天皱眉,鬼绝公子理所当然地认为,弈倾天是害怕了,心中,不由更加畅快地笑了起来。

昔日被折的面子,今日,就要弈倾天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战场外,邀明月眉头蹙起,看着弈倾天,有些神色不定。

难道,你就真的,只能这般等死吗?

就在邀明月紧盯着弈倾天的时候雷武最新章节。

龙舟压逼下的弈倾天,微微抬头,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

魔蝠一族,还真是让人讨厌的存在啊。

不过,这般场景,用他们的能力,破局,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难道不是吗?

他和鬼绝之间,乃是,魔与鬼的争锋!

而罗刹鬼宫和魔族之间,乃是,鬼与魔的争锋!

是魔高一丈?还是鬼更胜一筹?

不到最终一刻,谁知道呐?

心中奇怪的念头闪过,弈倾天念头一动,心脉处的魔血,瞬时被引爆开来,化作无数的小血珠,向着弈倾天四肢百骸蔓延而去。

这段时间,弈倾天体内的魔血,可算是被他折腾坏了。

时不时地,被弈倾天,用炼虚之术,炼化研究一番,还不给提供精血补充。

这时候,突然被释放出来。就像是饥渴贪婪的狼群一般,嗅到了美味,能不疯狂吗?

随着魔血的肆虐开来,一股雄浑的魔气,瞬息间,便是从弈倾天体内荡漾开来。

在弈倾天背后,有些虚幻的翼膜展开,就像是张开的两把巨大狂刀一般。

刀锋泛着凛冽的寒芒!

咻!

从魔气爆开,到突然响起的音爆之声。

只是,一瞬而已。

时间短的,鬼绝和邀明月,都是没有反应过来。

天空,便是骤然闪现出两道黑色匹练,凝练至极。

这是弈倾天快速移动时,背后翼膜,带起的寒光!

刀光闪过空间,再出现时,已然印满鬼绝的整个瞳孔。

弈倾天的背后,便是那被割裂成三块的鬼气空间。

像是豆腐块一般,斜着滑落而下。最后,轰然逸散成漫天的鬼气。

“魔气?!”

直到这一刻,鬼绝公子,才来得及惊叫一声。就像是垂死野兽的嘶吼一般。

“你和悟红尘的三招之约,已经完了。以后,不要再找我的麻烦,好不好?”

弈倾天落在鬼绝三尺之前,很是和气地,和对方商量着。

如果,不考虑那搁在鬼绝脖颈处,伸缩不定的寒光。那一定,会更加的和气。

鬼绝的面色,泛着黑色,有些发紫。

刚刚想要开口放狠话,脖颈处,却是微微一凉。

喉咙微微一动,便又是,将即将脱口而出的话音,深深咽了回去。

形势比人弱,不得不低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