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41章 讨债与耍赖

第341章 讨债与耍赖

“当然,我鬼绝,在宗门,是出了名的守信,三招之约,已经结束,我自然就是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哼,我鬼绝,当然是守信之人。

不过,三招之约?你也知道,那是我和悟红尘之间的约定,而不是,和你弈倾天之间!

虽然,事实上,还是我和你弈倾天之间的事。

“希望,你真能如你所说这般,守信。不然,我会让你,做不了人的哦。”

人言,人说的话,才能称为信。

若是不守信,那就不是人言,那就不是在说人话。

那就没必要······再披着人的皮囊了。不是这样吗?

鬼绝公子听出了弈倾天话中寒意,不由讪讪一笑。有些说不出话来。

不远处,邀明月眼中,异彩闪耀,不知道再想着什么,嘴中却是已然开口道。

“弈倾天公子,当真是了得,居然修习了这般的魔功。而且,还能如此随心所欲的控制住自身的魔气。这般控制力,比之天生的魔族,可都是要强上许多啊。”

普通魔族,甚至就算是高一级的魔族,就连自身的魔气,都是隐藏不住,更遑论收缩自如了。

在人类世界中,他们很容易,便是能够被分辨出来。

哪里像弈倾天这般,做人,便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人!

做魔,也是丝毫不掺假的魔!

当初,问剑宗外门大比之前。

让她释放出弈倾天未死消息,导致三大宗门,齐齐登上问剑宗,最后,导致弈倾天和三大宗门决裂。

幕后的黑手,可不就是花弄影吗?

只是,弈倾天不知道而已。

“若是明月楼主也不怕,被魔化成丑陋的魔蝠一族,倒是也可以试一试。置之死地而后生,说不得,也能像我这样,甚至,更胜一筹哦。”

弈倾天笑了笑,随即,转移话题说道:“这次来明月楼,我可是来讨债的,就是不知道,明月楼主做好准备了吗?”

“嗯?讨债?”邀明月眸子微微一眯,随即,转了转眼珠子,有些迷惑地问道:“我有欠弈倾天公子,什么债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邀明月,这样,可就没意思了穿越成为女儿身最新章节。”

弈倾天淡淡笑着,眼光却是紧盯着对方。

“弈倾天,我若是平白的承认欠你的债,那才叫有意思了。”

被你坑的,骨头渣子都不剩?这可真叫有意思了。

邀明月脸上,迷惑之色一收,有些无奈地摊摊手。

眼中,却是流露出满满的笑意,都快要溢出来了。

像一只小狐狸。

弈倾天不笑了。看邀明月这样子,就知道对方准备耍赖了。

当初,他和邀明月交易无根之花时,对方可是有所承诺。

他弈倾天,拥有邀明月出手相助一次的承诺。

这才过了多长的时间,邀明月会忘?

弈倾天可不相信。

除非,邀明月主动承认,自己老年痴呆了。弈倾天也许,会放过这次讨债。

不过,想让一个绝世佳人,承认自己老年痴呆。

怕是,比杀了她,还要痛苦吧。

“这么说,你准备当条癞皮狗?”

弈倾天继续努力,想让邀明月履行承诺。

可惜,女人耍赖起来,完全就是蛮不讲理的。

这会儿的邀明月,可不就是如此吗?

眼珠子一转,邀明月便是悠然笑道:“弈倾天,你说的这个债,我还真是记不清了,看来,是最近运功过度。”

“要不,你牺牲一下,给我吸几口。保不准,我就能想起来呐。”

嘿嘿!我不承认,你能奈我何?这可是,我们罗刹鬼宫的地盘。

弈倾天摊摊手,无奈道:“看来,你不仅不想履行承诺,更是想要,抽干净我体内的无根之花了?”

吸几口?娘的!当老子是毒品,还是什么来着?

“真聪明!”

邀明月有些赞叹的一笑,纤纤玉指竖在身前,摆了摆,有些戏虐道:“不过,可没有什么奖励哦。”

四面杀机之意,从邀明月柔柔的话音中,流淌而出,却是带着一股别样的美感。

弈倾天眉头蹙了蹙,随即,便是舒展开来。

美女耍赖,都是这般有美感,真是没的说了。只有······杀了!

“想要,就动手吧!”

冷然的话音,落地。

像是,倾盆之水,砸碎在地面上。

水花,瞬时四溅开来,带出点点杀意。

邀明月面上笑意,瞬时一收,眼角高傲划出。

像是释放出了一个信号一般都市之绝品高手最新章节。

在她身后天空,一团浓重的黑气,突然浮现而出,像是鬼火一般,飘荡着。

“前辈,劳烦您动手,抽了这小子体内的无根之花,至于他人嘛······就暂时囚禁在明月楼里。”

怎么说,也是一个妖孽人物。日后,带回罗刹鬼宫,正好组建我的八宫卫。给他个八宫卫之首当当。

邀明月话音落地的一瞬。

阴风,瞬时便是惨烈起来。

蚀骨的冷意,透过空间,落在弈倾天身上。

就像是突然被冷水浸湿的海绵一般,弈倾天浑身一冷。随即,身体便是猛然一沉,居然再也动弹不了丝毫。

黑色鬼气,飘飘荡荡地向着弈倾天游来,就像是巨兽张开的狰狞嘴巴一般。

獠牙已然露出,死亡,还会远吗?

看着这一幕,感受着无力之感,弈倾天面上,却是丝毫不见担忧慌张之色。

眼中,反而流露出一丝喜意,浑身,更是瞬间放松了下来。

不怕,你们有强者。就怕,你们的强者······不够强!

弈倾天这般异常的举动,落入邀明月眼中。

顿时,就是将她那双好看的眉毛,揪了起来。

她不懂,弈倾天怎么流露出这种姿态,而且,还是在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候!

难道,他还有什么后手,不成?

就在邀明月心中,为此疑惑不定的时候。

弈倾天有些淡然的话音,却是,已然为她解开了迷惑······

“邀明月,你这样做,你的宫主大人鬼罗刹,她同意了吗?”

淡淡的话音落下,却是瞬间激起了邀明月心中的惊涛骇浪。

连带着那团浓重的鬼气,都是微微颤了颤。

随即,定格在弈倾天眼前一尺处,像是凝固了一般,再也动弹不了分毫了。

鬼绝公子脸上喜色残留着,有些像小丑一般,笑意扭曲着。

这个名词,可不好听。特别是在这个时机!

“魔佛梵白,你,弈倾天,你,居然知道他?!”

邀明月眼中神色不定,有些凝重地看着弈倾天。

弈倾天却是悠然一笑:“我的明月楼主大人,现在,你准备,开始履行你的承诺了吗?”

“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邀明月嘴角一勾,流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只要,你弈倾天,能够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一个,我不得不,帮你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