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43章 好人不好,坏人不坏

第343章 好人不好,坏人不坏

“公子,过了这一关,一切都会好的。到时候,罗刹鬼宫,有宫主大人,和魔佛大人坐镇。宵小之辈,岂敢再犯?”

“就算是峰峦宫阙中的其他三大势力,联合起来。怕是,也不敢轻易触及鬼宫锋芒!”

鬼气微微波动,带动着邀明月负面的情绪,亦是为之一散。

“为了这次计划的顺利进行,弈倾天的事,就劳烦前辈了。”

计划若是顺利的话,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也该回鬼宫了吧。邀明月心中,念头晃动着。

“分内之事,何谈劳烦。”

鬼气晃了晃,“公子早些休息吧!我这就离开了。”

透过窗棂的光华,倏忽一暗,瞬息,又是一亮。那是鬼影在穿梭。

光暗的快速切换,让邀明月眸子微微眯了起来。有些不适应。

“一切都会好起来?”真是这样吗?

邀明月低低呢喃一声。

娇颜上,高高在上的冷傲伪装,褪去,露出一抹难掩的娇弱疲惫。

身处这人世间,过得好、过得坏,谁又说得定呐?

身处这人世间,人的好、人的坏,谁又说得定呐?

黑夜中,弈倾天放眼四顾,心中,不由微微感叹一声。

终究,都是要看自己的感受了。

人再好,要杀自己,那他就是坏人。

人再坏,要护自己,那他就是好人。

至少,他现在,便是这般,界定好人坏人的。

“公子,你不该那样,对她的?”

静谧的夜色中,一道声音,忽然幽幽响起。

沙哑的音调,刺骨的寒意,像是恶鬼一般,将弈倾天包裹住。

弈倾天面上,却是没有丝毫讶异之色。只是,有些奇怪地问道:“谁?”

我有对谁,做不该之事吗?

“我家公子。”沙哑的音调,继续响起,带着一丝古怪的颤抖。

公子可能有许多,我家的公子,却是只有一个。

弈倾天脚步不停,皱眉道:“你说邀明月?我们之间,虽然有所争斗,不过,我可好像没有对她做过分之事吧。”

要说过分之事,也只有,之前他们还是敌人的时候,弈倾天一人,将她和鬼绝公子两人,揍了一顿而已。

这应该,就是他做的最过分之事了。虽然,他不认为过分。

“哈!你可真是不解风情,不懂得体贴人。”

鬼气如影随形,有些讽刺地笑了笑。

邀明月虽然一直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但是,谁知道,卸下伪装的她,也只是一个娇弱的女子而已?

也渴望被人的称赞,只要简单地称赞。

罗刹鬼宫,虽为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可也不是什么好所在。

残酷的压力下,谁,能,流露出几分真性情?

谁,又不会,披上一层伪装?

受伤了,只能,暗地里自己舔着伤口,那种孤独,谁懂?

更惶论,得到别人的安慰了。

听出了对方话中的讽刺意味,弈倾天眉头微蹙。

对方话中,虽然明着说他。弈倾天却是听出了,对方讽刺的对象,不是他,而是鬼宫!

“邀明月身为一大公子,在鬼宫,难道过得不好?”

他还一直以为,他们这些公子,高高在上,地位超凡呐!

“有所得,必有所失。”鬼气淡淡地波动了一下。

想要不被别人挤下公子的位置,付出的努力,其中的沉重,谁知?

“这倒是。”

弈倾天指肚蹭了蹭眉心,轻轻一笑:“既然,她过得这么不轻松。以后,和她打交道,大不了,我让着她一点,就是了。”

好歹,暂时也是盟友了。邀明月又没有对他,做出什么过分之事。

让着一点,就让着一点呗!

明明就是很孩子气的话,鬼气中的人,却是听出了其中真诚的意味。

不由哈哈笑了笑,笑声,刺耳难听。

却也是,真诚至极。

“冲你这句承诺,就算没有魔佛大人的信物,你的事,我也帮定了。”

这也是我的承诺,我鬼夜叉的承诺。

“那我,该多谢你喽?”

弈倾天不知道身旁之人,名为鬼夜叉。

也不知道,对方暗地里许下的承诺。

自然也就不知道,这其中的分量。

所以,说话的语气,透着一股丝毫不在意的淡然。

鬼夜叉却是轻轻一笑,很是认真的反问道:“难道,不应该吗?”

“应该。”弈倾天回头看了看,那团如影随形的鬼气,耸耸肩,回答道。

“哈!最毒妇人心,对于女人,公子,可要特别小心哦!”

见弈倾天有些不以为意,鬼夜叉岔开了话题。

“前辈这次说的,又是谁?”弈倾天剑眉微微挑起。花弄影?

“慕白,小缥缈峰的那位。”

沉默良久。

弈倾天有些奇怪的话音响起,“慕白,他、她是女的?”

“哦?你不知道?对了,知道这件事的人,本来就不多。想必,你问剑宗的那位三代,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也很正常。”

鬼夜叉先是疑惑,随即,了然一笑。

弈倾天蹙了蹙眉,他之前还一直以为,对方是个糟老头子呐!真是没想到······

缥缈雪峰,不愧是女人当家的宗门。

就是不知道,那个男人,又是站在雪峰的何处,看风景······

将对方拉下来,可谓是路漫漫其修远兮,任重而道远啊!

不过,弈倾天可不惧。

滴水之恩,就当涌泉相报,哪怕······以血偿还!

“嗯?你在想什么?”

见弈倾天蹙着眉,鬼夜叉问道。

弈倾天眉头舒展开来,“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

“哦?往事吗?”鬼夜叉心中,微微一波动。

“说起往事,我倒是记起来了,雪絮,可是被慕白握在手中哦。”

“嗯?”弈倾天脚步一滞,语气有些怪异:“雪絮······剑碑楼一百零八位,第七十四位的存在?”

剑碑楼一百零八位,弈倾天见过的,虽然寥寥无几。名字,却都是听过,南宫天沐给他说过。

“正解。比之你手中,夸父逐日的第七十二位,算是刚好落后一位。”

流星追月和夸父逐日,并列第七十二。所以,第七十四位的雪絮,也只是落后一位而已。

“这就是,我让你小心她的真正原因。”

手中握有雪絮,手中没有雪絮,对于慕白来说,其中的意义,可是天差地别的。

对于你弈倾天而言,也是截然不同的意味。

她的这一剑,给了谁,谁还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