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44章 杀人计

第344章 杀人计

春风再吹起的时候,已然带着一丝夏天的味道,席卷着这片大地。

不变的,只有,那永恒的银装素裹。

只有,那十几年前,飞来的一雪峰,诡异地立在了四大宗门交接之处。

“缥缈雪峰,亘古不灭。就连这小缥缈峰,也是不赖嘛!”

雪峰的虚空中,一道毫不掩饰的赞叹声,传出。

化作阵阵波纹,顺着冰层,传遍整个冰雪的世界。

亦是,勾起了一道沉睡的灵魂。

“君王大人,真是过奖了。小缥缈峰再好,又哪里比得上,君王大人的黑暗世界。”

回响的声音,不辨东西南北,亦是分不清男女。从整座山峰,传出。

好似,这座巨大的冲天雪峰,便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

“五月初五,还未来临,君王大人来找我,可是有要事相商?”

声音继续怪异的传出,却是没有现出人影来。

天空之上,明明就是杳无人迹,雪峰之上,却是投射下了一道巨大的阴影。

为这雪景,增添了几分寒意。

“哦?不知是何事?居然能够劳烦君王大人纡尊降贵,来我这不入眼的寒舍。”

平静的声音中,听不出意味,更是没有丝毫的好奇之意。

就像这冰峰一般,烈阳都是融化不了一毫。

“我要你,替我杀一个人。”话音中的意味,理所当然。

良久的死寂,没有人回应。

眼前雪峰,给人的感觉,却是更冷了几分。

“暗夜,你,这是在命令我?”

没有感情波动的音调,响起。

天空之中,雪花如飞絮,却是纷飞了起来。

“若是你非要这么认为,也无不可。本小说手机移动端首发地址:”

雪花飘飘摇摇的穿梭在天空,冰峰上的巨大虚影,却是缩了缩。

好似,被一股无形之力,压逼着,挤成一团一般。

暗夜君王这句话传出之后,又是良久的死寂。

许久。

笑声才传出。

随即。

又是一片冷意。

“暗夜,将你手中的筹码,拿出来吧。”

能够这般肆无忌惮,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让你这般自信!

“能够将你这雪峰融化的东西,便是我的筹码。”

“嗯?”

“或者说,能够恰到好处地,击败你手中雪絮的存在。”

话音,仍旧透着一股寒意。却是,变得有些尖锐起来。

“当然。不然,我也不会提出这般要求。”

“将东西拿出来,亲眼见过之后,我便出手。”

“东西,现在还不在我手中。”

死寂一瞬。

随之,沉重的吸气声,乍然响起。

天空中,无数的乱流,涌动起来,卷着风暴,挤进冰峰之中。

远远看去,冰峰四周,都是有些扭曲开来。

“暗夜,你在耍我?你,想死?!”

毫不掩饰的怒气,蓬勃而出。

雪峰之上,一层肉眼可见的冰蓝色涟漪,泛起。向着天际割裂而来。

“嗤啦!”

黑色的碎布,像是死亡的黑色蝴蝶一般,飘零而下。

还未坠地,便是被寒流吹成粉末,消散在天际。

“慕白,姑娘家,不要这么没耐性,好不好?这么暴力,难怪,那个草菅人命的家伙,会不要你。”

他自己,都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了。

若是,再娶个暴力女回去,那岂不就得翻天了?

“哼!废话少说。我的耐性,有限!”

被刺到了死穴,慕白压抑住怒气。

“这不就好了。”

暗夜君王笑了笑:“东西,不在我手中。你杀了那个人之后,东西,仍旧不会在我手中。但是,却会······在你手中。”

“嗯?夸父逐日,在对方手中?”

“正解。”

“修为。”

“不入真灵。”对慕白来说,真灵之下,有差别?

所以,暗夜君王只是简单的这一句概括而已。

再说,一个渣渣的修为,他会花心思,记住?

就算,这个渣渣,和他女儿,有所牵连!

修为这般差,又是身怀夸父逐日这般神兵,你们魔族自己不动手,却是来通知我,有这般好心?

对方身份,定然不简单!

“只是问剑宗一个弟子而已,想必,你也没听说过。他叫,弈倾天。”

暗夜君王有些无所谓的话音,传出。

“嗯?弈倾天······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动手?”

“唉,女大不中留,天生的胳膊肘往外扭。你,知道的。”

暗夜君王有些无奈的话音,传出。

这一刻,好似,他真正成了,一个为儿女操碎了心的父亲一般。

以往,这些话,他可是没有说过。

至少,没有当着花弄影的面,说过。

“啧啧,做父亲的,一心想要杀死自己女儿的情郎。这可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慕白有些赞叹地说着,话中的讽刺意味,却是丝毫不曾掩饰。

她和他,不也是如这般相似吗?

她受困此地十几年,不也是因为那可怜天下父母心吗?

“长痛不如短痛。”

暗夜君王装作没有听出,对方话中的讥讽之意,淡淡地说道。

“动手之后,不会影响计划吧?”慕白的声音,恢复了冰冷。

“只是一个无名小卒而已,影响不了大局。”

“好,这件事,我替你做了。记住,暗夜,你欠我一个人情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虚空中,暗夜君王微微皱了皱眉,随即,深深笑道:“当然。”

得罪了魔族的少主,岂是一件夸父逐日,就能补偿得了的吗?

这个人情,能不大吗?

暗夜君王走后,冰峰之中,低低的呢喃声,传出。

“这个弈倾天,丹子,好像提到过几次。火极之力,无根之花,夸父逐日······原来如此,嗯?”

“夸父逐日已经出现,流星追月的下落,这个弈倾天,定然也是知道了。”

“冰火不能共存,夸父逐日在弈倾天身上,流星追月,必定在一个女子身上,莫非······是在她身上?若真是如此的话,就有些难办了。”

“还有,那一日,我察觉到的荒字诀气息······”

“因为那人,雪峰失落的两大神诀,已现其一。另外一大神诀,也许,会在同一人身上。”

“这一切的线索,看来,都是直指这个弈倾天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暗夜啊!你可算是送了我一份天大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