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45章 简单

第345章 简单

弈倾天脚掌才一踏上神秀峰,眉头便是微微皱了起来。

哦,来客人了吗?而且,还不是讨喜的客人。

低低呢喃了几句,弈倾天脚步不停。

再往前走了几步,沿着小道,一个转弯,熟悉温馨的气息,便是扑面而来。

一灯如豆,在黑夜中亮起,昏黄的光泽,挥洒而下,岂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家。

当然,若是没有眼前这个青衫女子,那就更好了。

弈倾天心中自语着,只是简单地瞥了对方一眼,身子一转,便是向着古树下走去,那是他的位置。

“弈倾天,等等!”

弈倾天身子微微一滞,“有事?”说着话,脚步却是没有停下。

“我有事和你商量。”

熟悉的女声,继续传出,透着一股焦急的意味。

弈倾天挥手认真地扫了扫地下石板,随即,不慌不忙地盘腿坐下。

做完这一切,他才微微抬起头来,看向了灯光下的女子。

对方,仍旧是熟悉的一袭青衫装扮,只是较之以往,面上却是少了几分红润,增添了几分不健康的苍白之色,显得有些憔悴。

显然,最近没少纠结,没少操心。

“有事,就快些说吧!”

弈倾天话音淡淡的,几乎没有感情波动。

她找他,能有什么事,无非,就是为了那人而已?

“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慕容韵苍白着脸,一双手有些不安地交错在一起,时不时地拉扯着衣袖。

好似,只有这样,才能缓解一丝心中的紧张一般。

“借一步?”

弈倾天眉头不由一挑,“这里,就我们四人,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

四人?你弈倾天,我,还有无情师叔,加起来,不是只有三人吗?

怎么会是四人呐?

慕容韵心中疑惑之色,一闪而逝,没有深思。

面色,却是更加羞红了几分。甚至,有些涨红起来。好似,轻轻划一下,就能滴出血来一般。

“有话,就快说,我可没闲工夫,陪你玩游戏。”

弈倾天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我想求你帮忙救治罗宇大哥。”

被弈倾天气势所慑,慕容韵脱口而出。

弈倾天嘴唇微微一动,“我已经知道,小罗天丹,是你炼制的。”

弈倾天还未说话,慕容韵已经抢先一步说道。好似,生怕弈倾天找借口拒绝一般。

“嗯?”

弈倾天眼神微凝,紧紧盯落在慕容韵身上。

虽然没有动用精神力,一股庞然的压力,却是若巨山降临一般,压迫在慕容韵身上,让得慕容韵面色再度微微一白。

玉容之上,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泣出一层细密的冷汗。随即,融合汇聚成一条条小河,顺着苍白的脸颊,流淌而下。

“不是无情师叔说的,是我自己猜出来的。”

慕容韵顶着弈倾天逼人的目光,有些艰难地开口解释道。

她可不想,让弈倾天误解,以为她在挑拨,他和神无情之间的关系。

而且,这的确本来就是她自己猜出来的。

神无情和她,算是朝夕相处。至少,以前便是如此。

她慕容韵对神无情的了解,比之常人,比之慕容华等人,自然也就是更加深入一些。

小罗天丹,是不是神无情炼制的,她岂能不知?

神无情医术虽然超绝,甚至,远远超出外人所预料的。

但是,慕容韵却是知道,神无情在炼丹之术上,涉及的却是很少。

她的大部分心思,都是花在,培育奇花异草之上。就连,医治别人,也只是简单的借取草木之力。

而不是,像炼丹一般,暴力的夺取炼化药材。

要说神无情没事会自己琢磨着炼丹,慕容韵是怎么也不会相信的,除非三代开口,请她帮忙,那还差不多!

如今,神秀峰只有神无情和弈倾天两人,既然炼制丹药的,不是神无情,自然就只能是弈倾天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为了替弈倾天遮风避雨,规避杀机,神无情自己顶下这个看似荣耀的名头。

这,不就是最好的解释吗?

虽然,怎么看,弈倾天能够炼制小罗天丹,这个想法,太过惊骇。说出去,怕是也不会有人信。

但是,慕容韵却是毫无理由地相信了这个荒诞的想法。

天生绝脉的诅咒,都是被弈倾天打破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加能够被称之为奇迹的吗?

听见慕容韵的解释,弈倾天落在对方身上的目光,却是没有移开。

他倒是没有怀疑过神无情。“你猜出来的?”

弈倾天看了对方一会儿,这才悠悠然地收回目光,“倒是不差,比起你爹他们,可是强多了。”

说这话时,弈倾天嘴角讽刺意味,毫不掩饰。

这算是当局者迷?还是鬼迷了心窍?亦或者,自欺欺人?

问剑宗这么多人,没有猜到,或者不愿去猜到的事情。却是,被一个简单的女孩子,看透了。

还真是讽刺啊!

简单,才能看的更加透彻吗?

“弈倾天,你能帮我吗?”

慕容韵贝齿紧咬着下唇,泛起的白色,一如此刻的面容一般。

弈倾天话中的讽刺意味,她岂能听不出来?

只是,慕容华,是她父亲!

对慕容华的所作所为,即便,她慕容韵认为是错的,她又能说什么呐?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

弈倾天对视着慕容韵恳求的目光,一字一顿地说道。

封罗宇经脉就是被他所废,如今,慕容韵居然让他帮忙修复封罗宇的经脉?

“我求你了。”

好似早就是知道弈倾天会拒绝一般,慕容韵双膝一软,“你要是再敢跪下,我就直接打断你双腿,让你再也站不起来!”

弈倾天双眼猛然一瞪,一股沛然气势,轰然爆出。

骇得慕容韵,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却是,再也跪不下去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巾帼膝下就无黄金?动不动就下跪,平白的,让我看不起你!”

弈倾天扫了慕容韵一眼,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话音,微微荡漾出来。

为了封罗宇,你慕容韵,还真是一丝自尊都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