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46章 不简单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不简单

这爱,还真是够卑微的啊······可惜,你的罗宇大哥,注定是不会领你的情了。

他,之前可还准备将你卖了呐,现在,你却又要为他下跪······

想到这里,弈倾天眼中怜悯之色,一闪而逝。

“那你是答应我了?”

慕容韵可怜兮兮地看着弈倾天,目中恳求之意,热切无比。

“答应你?”弈倾天微微嗤笑一声,“你觉得,经脉被废这种伤势,我能修复好?”

弈倾天指了指自己,自嘲道:“慕容大小姐,你未免太高看我了吧!”

你爹废了我的经脉,如今,你却是求我修复你心上人的经脉,还真是够嘲讽的啊!

可惜,经脉被废,我也医治不好。

就算能医治好,我也不会帮忙!

“你一定能医治好的,小罗天丹,你都能炼制出来,我相信,这种伤势,你也能治好的。”

慕容韵向前紧走几步,越加的逼近弈倾天。

好似这样,她能够,更近地抓住,心中那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一般。

“慕容韵,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自己应该很清楚,这种伤势,根本就是无药可治。”

至少,在四大宗门这片地界,这是无药可治的。

甚至,峰峦宫阙这些主宰势力,也许,都是不能医治好的。

封罗宇的伤势,梵白可都是认为棘手至极。

他弈倾天,何德何能,能够治好?

“不可能!你不是被爹爹废过经脉吗?”

慕容韵有些慌张失措地看着弈倾天,像是溺水之人,拼命地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哼!原来,你还知道,你爹干得好事啊!”

弈倾天冷冷一笑,慕容韵面色,更加惨白了几分,透明的好似成了虚无一般。

“你是记恨我爹,所以才不肯答应我的,对吗?”

呆呆地看着弈倾天,慕容韵咬牙道:“一命换一命,我任你处置,只要你能治好罗宇大哥。”

弈倾天气极反笑。这死脑筋的家伙!在她眼中,难道我还成了无所不能的了?

就在弈倾天气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

神无情有些怜惜的话音,静静响起。

“小韵,封罗宇的伤势,小天不是不治,而是真的治不了,你又何必为难他呐。”

就算小天能够治好,你也不该,这般为难他的。

让他出手医治自己的仇人,而且,还是三番四次,想要置他于死地的仇人!

还有,比这要求,更加荒诞的吗?

“不可能!!那当初,他被废的经脉,又是谁医治的?”

慕容韵身子摇晃着倒退几步,不愿意相信这个残酷的事实。

神无情扶住对方,眸子中闪过不忍之色。

“小天被废的经脉,是我帮他医治的。只是,封罗宇的伤势,比起小天要严重许多,就算我出手,也是治不好的。”

弈倾天经脉被废,也只是,九节断脉再度被断裂开来而已。

可不像封罗宇那般,直接就是被弈倾天粉碎性地磨灭了。

神无情能够将弈倾天的断脉,重新连接起来,却不代表,她能够无中生有,将封罗宇粉碎的几乎不存在的经脉,再度化出。

慕容韵有些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嘴中不停地低喃着“不可能”,推开神无情,摇摇晃晃地便是向着山下走去。

神无情是不可能说谎的,她一直就很相信神无情,很崇拜对方。

这一刻,慕容韵却是很希望,神无情能够变得可恶一些,能够说出谎话来。

哪怕,只是安慰她的谎话,那也好过这般无情的事实吧!

“她,是个可怜的孩子。”

慕容韵的身影,消失了良久之后,神无情才悠悠一叹。

弈倾天淡淡地看了神无情一眼,“可怜,也只是她自己的选择而已。”

“是啊,有些事,明知道结果不会如人意,却还是义无反顾地一脚踏进去,这算不算是自作自受?”

神无情收回目光,却是紧紧地盯在了弈倾天身上。

嘴角难得的勾起了一抹嘲讽的意味,也不知道是在笑弈倾天,还是根本就是在笑她自己······

“所以说嘛,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世上路,有千万条,自己非要踏上那条注定坎坷之路,能怪得了谁?别人······谁又管得了?”

弈倾天双手负在背后,毫不示弱地对视着神无情的眸子。

气氛一时有些沉默起来。

良久。

神无情才淡淡地转过身子,自然地避开了弈倾天的目光,“更深露重,你,多多注意身体······”

“还有,你的那位朋友。”

说这话时,神无情回眸一瞥,露出一抹似笑非笑之色。

弈倾天挺着身子,眼角,却是微微跳了跳。

直到“吱呀”一声,竹门关闭了。

弈倾天才猛然一软,伸手扶住身旁的树干。

天知道,他做出刚才那般举动,需要多大的勇气?

以往,他可没有这般直面过神无情。一次,都没有。

“那位朋友?难道,她看出了什么?不应该啊!”

平复了情绪,弈倾天有些皱眉起来。

“有什么不应该的?她是真看出了我的所在。”

沙哑的声音响起。

随即,虚空中鬼气忽的飘荡而出,浮现在弈倾天身边。

“这神秀峰的一草一木,怕是早就是和她融为一体了,任何一人,只要身处这神秀峰,怕是都躲不了她的感应。”

“这个女娃子,不简单啊!”

鬼夜叉赞叹的话音,毫不掩饰,弈倾天眉头,却是皱的更紧。

神无情越是不简单,他的猜测,可能性越大。

你们,当真将主意打到她头上了······花弄影,是这样吗?

弈倾天深深呼了口气。

“你很紧张?”

鬼夜叉沙哑音调一变,有些戏虐的笑声,传出。

弈倾天耸耸肩,有些无奈道:“经前辈这么一说,我能不紧张吗?”

“我可是天天待在这神秀峰。”弈倾天看着那团黑色,“谁没点隐私,前辈,你说呐?”

“哈哈!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清楚,何必问我。”

鬼夜叉哈哈一笑,声音却是收拢起来,除了弈倾天能够听到外,没有传出去一丝一毫。

弈倾天轻笑了一声,也不作答。

身影一晃,便是投身到黑暗之中。

他,还要继续去参悟古佛心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