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47章 一场雨

第347章 一场雨

忙活了大半夜,弈倾天回到神秀峰的时候,天色已然蒙蒙亮了。

四下里又走了一圈,等到弈倾天停下来的时候,初阳已经破晓。

随意洗漱了一番,弈倾天手里拎着茶壶,步调缓慢地走到一方石桌前。

“你要泡茶?”

吱呀一声,竹门开启,神无情有些奇怪地看着弈倾天。

她可是知道,弈倾天虽然喜欢喝茶,却是极其讨厌繁琐的泡茶工艺。

以往,可都是她耐心地泡茶,弈倾天静静地坐在一旁看着。

怎么,今日,转性子了?

神无情心中有些纳闷。

弈倾天坐了下来,手中捻起几片茶叶,“可能要来客人了,所以。”弈倾天看着神无情,无奈地耸耸肩。

看着一边泡茶,一边和她说话,眼睛更是看都不看桌上茶壶的弈倾天,神无情眉头微微蹙了蹙。

“不速之客?”

这好茶,可真是被糟蹋了。神无情心中低语一声,坐在了弈倾天对面。

想让对方,能够稍稍将注意力,放在他手中正在做的事情上。

“唉,岂是不速之客,这般简单。”

弈倾天终于将目光,从神无情身上收回,有些漫不经心地沏着茶。

茶水,滴滴地溅了出来。

“你就不能认真点吗?就算来客,你不喜欢。”这茶和你,可没仇吧!

神无情看了许久,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茶是好茶,是她亲手种的茶树上摘得。

泉水也是好泉水,是她从灵泉峰运过来的。

就连茶具,都是她亲手精心制作的。

都是好东西。

可惜,遇人不淑,落到弈倾天手里,就是被这样糟蹋着。

弈倾天尴尬一笑:“抱歉。”

“不过,能够看到无情姐,也有失去耐心的机会,可是不多啊。”

弈倾天轻轻笑了笑,心中有些窃喜。他这算不算是,捏住了神无情的软肋?

“哼!客人已经来了,你自己好好招待吧。”

神无情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嘴角微微勾起。不再看弈倾天,转身便是进了屋内。

弈倾天收起脸上笑意,“终于来了吗?动作不慢嘛。”

他从诛邪洞回来的时候,便是察觉到,今日的问剑宗,气氛有些紧张。

找了个弟子,询问了一下,便是知道来了贵客。

而且,还是,他一直在等待的不速之客。

就在弈倾天低低自语的时候。

山脚下,冷霜的脚步,刚刚踏入神秀峰地界。

在她身后,乃是寸草不生的石板铺就的道路。灰白色一直蔓延着。

在她身前,依旧是干净整洁的山道。只是,山道两旁,却是生长着郁郁葱葱的古树,一片生机盎然。

神秀峰和问剑宗,便是来得如此界限分明。在问剑宗这个缩小的世界中,她便是唯一的净土。

冷霜脚步刚刚踏上山道,便是缓了下来。

微微一皱眉之后,脚步更是直接停了下来。

“弈师弟,宗门来了贵客,掌教大人有请。”

神秀峰不准许无关之人上山的,她想起来了。

即便,这个规矩,因为弈倾天的缘故,已经名存实亡了。

“嗯?是她倒是个古板的人。”

弈倾天耳边声音回荡着,不由轻轻笑了笑:“飞雨师兄,性子跳脱,而冷霜师姐又是这般,这两人哈!”

轻笑声过后,弈倾天朗声道:“贵客不贵客,那也要我看过,才知道。他们若是想要见我,就让他们高抬贵脚,迈步过来吧!”

声音轰响,却是被弈倾天束缚成了一线一般,蜿蜒着向山下洞穿而去。

山脚下,冷霜面上,微微现出迟疑之色。

嘴巴张了张,还待说话。

一道温和的声音,已然传出。

“弈师弟说得是,贵客不贵客,也要依人而论,兴许,蓝枫羽掌教心中的贵客,在弈师弟眼中,就成了不速之客呐。”

“你说是不是这样呐?弈、师、弟!”

随着声音的传出,两道人影,经过冷霜身旁。

随即,毫不停息地向着峰顶纵跃而去。

“丹子师兄,也知道自己是不速之客啊。那是不是,应该更加要懂礼貌一些。这般不请自来,私闯民宅,可是有辱雪峰的尊严啊。”

峰顶,弈倾天冷冷一笑,拎着茶壶,微微一晃。

壶嘴中,碧波倾倒而出,被他弹指射出。

在飞驰的过程中,水流逐渐的拉伸起来,碧绿之色,缓缓消失。最后,成了一条几乎透明的水线一般,向着山下落去。

等到落在半山腰的时候,水线裂解开来,成了遮天的雨幕。

而山道上的两人,自然就是成了雨中人。

沾衣欲湿杏花雨。身处雨中,没有雨伞遮蔽,如何能够点滴不沾?

“嗤啦!”

天际,骤然惊起无声风雷。

雨停了,彩虹,却是没有出现。

只有,更加憋闷的气息。

“弈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山脚下,丹子和流星两人,有些狼狈的站立着。

衣服上褶皱泛起,干巴巴的模样。

那是打湿的衣服,被元功蒸干的痕迹。

“客随主便,客无礼,主人只能好好教育一下了。”

“想要上山,就该,征求我的同意!就该,给我老老实实地一步一步走上来!”

踏坏了花花草草,怎么办?

你赔?

赔得起吗?这可不是你种的花花草草!

弈倾天朗朗话音,滚滚而下,让得山脚下三人的表情不一起来。

“师兄,这小子欺人太甚啊!要不,我们直接杀上去,我倒是要看看,他能奈我何!”

流星在丹子耳边,低声说着,眼中,一片狠辣杀意。

流光死在弈倾天手上的事,他可是时时刻刻记着的呐!

丹子撇过头,有些讥讽地看了流星一样,“杀上去?你能杀上去?”

人家身影不显分毫,凭空下了一场雨,就将你我二人,从半山腰逼了下来,你还想杀上去?!

怎么杀?如何杀?

流星面色一愕,“那、那该如何是好?”

“还能怎么办?照他说的做呗!”

丹子深深吸了口气,这个弈倾天,进步当真是好大。

“弈师弟,今日丹子前来,特为向弈师弟请教一些问题。还请弈师弟,能够抽出一些时间,见上我等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