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51章 平分秋色

第351章 平分秋色

就在弈倾天话音落下的一刹那。

虚空中,某处,猛然泛起一丝波动。

被一直留心的弈倾天,瞬息察觉到。

“果真在这里吗?”

精神力捕捉到暗中之人,心境波动的一瞬。

弈倾天注意力不再放在丹子身上,手中印诀,快速地幻化而出。

流光飞舞之间,道道白色光华,从弈倾天舞动的十指中,弹射而出。

若流星坠落大地,带着耀眼的光芒,轰然落在神秀峰的五个方位之地。

一连串的动作,若行云流水一般,毫无凝滞之感。

等到微微有些愣神的邀明月、丹子两人,反应过来。周遭环境,已然瞬息一变。

五道赤红色的光幕,像是重重垂下的帘幕一般,将他们的视线,和外界隔绝开来。帘幕下方,便是紧紧扎根在神秀峰之上。

从天空上看下去,便是犹若地面上一个刺眼的五芒星,遥遥升起,带动着光华,连接着天与地。

分割出了一个独立的世界,一个困人的囚笼!

而弈倾天三人,或者说弈倾天······五人,便是都是身处这封闭世界中。

这将是一场困兽之斗!

“慕白大师,还不现身吗?难道,还要晚辈请您出来?”

做完这一切动作的弈倾天,静静地立在空中。

面色一派淡然,眼底深处,凝重之色,却是久久不散。

“哈!可真是好本事啊!好一个少年英杰!”

虚空微微一静之后。

一道缥缈的声音,便是悠悠然地响起。

虚空涟漪微微化开,若吹皱的池水一般。随即,飘飘衣袂便是闪现而出。

下一瞬。

一个青年女子,缓缓从虚空中,迈步而出。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

对方再出现时,已然来到弈倾天身前十丈处。顿了顿身子,便是停了下来。眼光,却是落在了弈倾天身上。

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微微泛着冷傲之色的女子,弈倾天浑身,猛然一紧。

一股致命的压逼感,若无风自起的狂浪,扑面而来。

震慑着弈倾天,不由自主地就是想要退开几步,暂避锋芒!

“师父!”

只是,弈倾天还未有所动作。

全身爆出蓝色气焰的丹子,却是猛然惊呼起来。

随即,身影一闪,便是来到青年女子身前,恭敬地弯腰行礼。

“砰!”

青年女子,看都没看丹子。一股劲风,却是射出,点落在丹子身上,发出一声闷响。

“没有掌控的能力,就不要乱用。伤敌不成,反而自残,那可就是笑话了。”

说着话,青年女子的眼光,却是一直没有从弈倾天身上移开。

见弈倾天,只是刚开始,为自己气势所慑。随后,便是缓过来了。

她的眼中,不由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夹杂着一丝赞赏之色。

“你就是弈倾天吧!果真是不错,丹子,的确有些······不如你。”

体内爆出的力量,虽然被慕白化解开来,丹子的面色,仍旧微微有些泛白。

此刻,听到师父,毫不掩饰地赞叹之意。丹子张张嘴,却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只是,面色,更加苍白了几分。

弈倾天没注意到丹子的异样,淡淡一笑:“前辈过奖了。术业有专攻,论起战力,也许,晚辈略胜丹子师兄一筹。”

“不过,论起炼丹之术,我是拍马也赶不上丹子师兄啊。”大家不都是这样认为的吗?

“术业有专攻吗?”

慕白不置可否地一笑。衍武双修,这也算是术业有专攻吗?

倒是一个谦虚的少年,可惜······不是我雪峰之人啊。

两人说话间。

丹子、邀明月浮在空中的身体,却是已然摇晃起来。摇摇欲坠,像是翅膀受伤了的孤鹰一般。

慕白看着这一幕,皱了皱眉。这法阵······吞噬之力,还真是够强的啊!

“你既然事先就是做了这么多准备,想来,应该知道,我此番的目的所在了。”

挥了挥衣袖,慕白送出一缕清风,将丹子卷着,安然落在了神秀峰峰顶上。

弈倾天亦是给邀明月,使了一个下去的眼色,随即,反问道:“就是不知道,那位借刀杀人的幕后之人,又是怎样和前辈说的?”

“你知道,我是被别人请过来的?”慕白面色淡淡,语气中,却是流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弈倾天耸耸肩,“之前,只是猜测。现在,经前辈这么一说,我却是确定了。”

弈倾天看着慕白,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因为悟红尘的事情,弈倾天下定了决心,要将月清影,逼离问剑宗。

为了逼出月清影的魔体,他无奈之下,也只有动用了夸父逐日。

抓住了弈倾天这个把柄,以着月清影的性子,岂会,不在这件事上,做文章?

所以,在将月清影逼走之后。

弈倾天便是找了个机会,去诛邪洞取了梵白的信物。随后,就是去了明月楼,和邀明月达成协议。

有梵白的信物,作为凭证,调动罗刹鬼宫的势力。自然,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当然,这些都只是,弈倾天自己的推测而已。他也捉摸不透,月清影会不会走这一步棋。

不过,以防万一。能够将罗刹鬼宫的势力,拉拢到自己身边,总归不是坏事。

看着弈倾天嘴角勾出的调皮笑意,慕白面色,微微一愣。随即,哈的一声,哑然失笑。

“难怪,暗夜会这般忌惮你。不惜欠我一个大人情,也要将你斩落。”

“这般的你,对魔族而言,的确,将会是一个大敌。”

特别是,你这个未来的大敌,还和他们魔族少主,有些纠缠不清。

自然,更是让魔族,欲除之而后快了。

听着慕白的话,弈倾天面皮不由微微一紧。

深深吸了口气,弈倾天面上重新露出淡笑:“暗夜君王,想要杀我。难道,我这个被杀之人,不会反抗吗?”

“哦?你的意思是,你有把握,在我手下活命?”

慕白诧异地挑挑眉,玉指,点了点地面,“就凭这个法阵?”

自己身处法阵之中,再加上丹子、邀明月两人的异样,慕白岂能察觉不到,这法阵的特殊之处。

体内元气,时时刻刻,都是在不停逸散着,被这奇怪的法阵吞噬干净。

眼前这效果奇特的法阵,的确给了慕白,耳目一新的感觉。

只是,东西虽然新奇,效果······却是有些弱了。

她的实力再如何削弱,想要对付弈倾天,却还是绰绰有余的。

听着慕白不以为然的话,弈倾天却是认真地回应道:“单单凭借这个法阵,自然不足以对抗前辈。”

若是完整版的五灵噬元阵,倒是能够将你吞噬的一干二净。

“只是,眼前这法阵,只有能够削弱前辈一丝一毫的力量,那也就足够了。”

“削弱我实力之后呐?”慕白嘴角,仍旧挂着淡淡的笑意。

不以为意的姿态,却是毫不掩饰。

弈倾天也不恼,再说,他也没资格恼。

“之后,自然就是和前辈谈条件,逼前辈放过小子一马了。”

慕白趣味一笑,随即眨眨眼,“你不是说,我这个老女人没资格吗?怎么,现在感觉到压力了?”

弈倾天也不尴尬,谁叫丹子先拿神无情说事呐?他可没觉得,自己做错了。

笑了笑,弈倾天道:“面对前辈这样的高手,会感觉有压力,才是正常人该有的表现吧!晚辈岂能例外?”

“哦?真是这样吗?”慕白不置可否地回应着,负手而立,冷傲气势,蔓延而出。

“邀明月这个丫头,都是现身了,罗刹鬼宫的高手,是不是也该现身了。”

“再不现身,我可就直接,捏碎这小子的脖子了!”

最后一句话,慕白说得杀气凛然。

脚步更是微微一抬,向着前方踏去。

“一别数十载,慕白,你这性格,果真还是一丝都没变啊。”

随着声音响起。一股阴森森的气息,猛然蔓延开来。

一团浓重的鬼气,在弈倾天身旁,凭空浮现而出。两人之间,距离只有三尺而已。

方才,若是慕白直接杀过来,面对她的,不会是弈倾天。

而将是,这个时刻守在弈倾天周围的鬼宫高手!

看着突然浮现而出的鬼夜叉,慕白面上,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鬼夜叉,居然是你?”语气中,好似,鬼夜叉能够出现在这里,很是不可思议一般。

“你也要,为这小子出头?邀明月这小丫头,春心动了,为情郎,还有点说法。难不成,你这老姑娘,也动春心了?”

说着说着,慕白自己,倒先是有些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良久,笑声停息。

弈倾天眼角跳了跳。这慕白,真是口没遮拦,太没高人风范了!

鬼夜叉却是冷冷道:“慕白,没有讲笑话的天赋,就不要,学别人家幽默好不好?”

慕白无所谓地耸耸肩,笑道:“有朋自远方来,讲个笑话,活跃活跃气氛嘛!”

“不过,朋友是朋友,我还是要问一句,你当真要护着这小子?”

慕白有些不经意地问道。

鬼夜叉沉沉道:“他是我鬼宫之人,我不得不出手。”

“看样子,这是必须要打上一场的节奏了?”慕白收起了脸上笑意。

“打就打呗,反正,多少年了,我们也没交过手。”

鬼气微微波动着,一股强烈的波动,震荡而出。

慕白慢条斯理地伸出左臂来,一缕锋芒,从她衣袍中,流淌而出。

“一招?”

鬼夜叉鬼气荡漾,将弈倾天排开,意味深长地道:“一招!”你也只能出一招了!

“那就来吧!”

冷然话音一落,天地间骤然一寒。

红色光幕的遮蔽下,天际无端地纷飞起鹅毛大雪,翻卷着,缭绕在慕白身周。

一时间,衬托着这位青年女子,好似成了雪中仙子一般,冷傲无双。

“生死交战,你可不要怪我,欺负你,没有得手兵器哦!”

慕白从雪中,缓缓漫步而出,嘴角勾出一抹得意的弧度。

“我没得手兵器,你不也是输在了地利上吗?彼此彼此!”

鬼夜叉,人影没有现出,滔天的鬼气,却是幻化出一簇簇鬼火。带着阴冷的绿色光芒,漂浮在鬼气周围。

所以,这还是一场公平之战!

“千堆雪。”

真正交战起来,慕白面色,也是严肃起来,冷然吐出几字。

她左臂袖中,一股刺骨的寒意,一闪而逝。

天地间,雪花,便是瞬时被卷起,化作千堆雪,层层绵延,向着鬼夜叉,压逼而去。

直面慕白的鬼夜叉,丝毫不敢大意。对于这位老友的实力,她可是一清二楚。

见对方一上手,便是极招。知道慕白心思的鬼夜叉,口中冷喝一声,“幽冥鬼火!”

极招之力,亦是悍然袭出。

绿色鬼火,疾驰飞射而出,势头并进。

宛若一张巨大的绿色渔网一般,遮天蔽地地向着漫天飞雪兜头盖去。

雪堆、鬼火,瞬息间,碰撞在一起。

没有剧烈的轰鸣声,传出。

只是乍然地响起一丝丝刺耳的嗤啦声,瞬息间,便又是消失的一干二净,再也听不见了。

而雪花、鬼火,亦是稍触即分。

随即,以着更加快捷的速度,向着慕白、鬼夜叉两人,倒卷回去。

像是被千丝万缕的丝线,牵扯着,硬生生地拽了回去一般。

“真是没趣!”

雪花,还在天空飘扬,慕白有些不爽地轻声哼道。

没胜过这位老朋友,哪里来的乐趣?

“此言有理。”

鬼夜叉将鬼火尽数收拢,卷入鬼气中。

这一招,她也没胜。

所以,这是一场平局之战!

之后,就算是再打下去,也将会是平局。没有意外了。

慕白显然知道这一点,皱着眉头,看着周围这五芒星法阵。

思索了好一会,才说道:“今日之事,暂且揭过。不过,不代表我会放弃。夸父逐日,流星追月两件神兵,对于雪峰的意义,我们不说。”

“但是,包括荒字诀在内,落在弈倾天手上的两大神诀,对于缥缈雪峰的意义所在。想必我不说,鬼夜叉,你也知道的。”

“这件事,不会完的。”

弈倾天瞄了慕白一眼。

夸父逐日在他手中的消息,传出后,两大神诀,亦是落在他手中的消息,自然也就不难推测出来。

当然,对方还必须知道,一些没有揭开的秘闻,更准确的说,知道一些被掩埋的丑闻才行······

鬼夜叉心思却是没有往这方面想,微微沉默之后,说道:“弈倾天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为好,虽然,你在雪峰的地位,也算是很高了。”

“但是,弈倾天是我们宫主要保的人,针对他的行动,你还是直接请示一下你们峰主大人为好。”

“我说这话,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吧?”

鬼夜叉人影未现。

通过她的话音,慕白却好似看出了,对方面上的提醒,以及一丝劝告之色。

面色,不由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