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52章 胜负

第352章 胜负

弈倾天皱了皱眉,挥手收起法阵。天色,瞬时为之一明。

烈阳,已经高高挂在天空。

“这一次,弈倾天多谢前辈的护持了。”

峰顶,弈倾天抱拳施礼,诚恳地感谢道。

“不用多谢。于公,大家都是为了帮助魔佛大人脱困。于私,我老人家看你小子也挺顺眼,援手一场,也是自然之事。”

鬼夜叉顿了顿,接着说道:“再说,其实,我也没帮到多大的忙,能够维持这种局面,这一切,还是靠你自己争取的妖蛇圣帝。”

弈倾天颔首微笑,还未开口说话。

一旁的鬼绝公子,却是已经开始叫嚷起来了。

“前辈,什么叫做没帮到多大的忙,您老,可都是动手了!若是这样,还叫没有帮到忙。难道,非要将慕白斩杀了,才叫帮到忙?”

方才,弈倾天口吐“荒字诀”三字。再加上,那一刻,弈倾天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

鬼绝公子哪里还不明白,当初,那个深夜混入他的龙舟,被发现之后,更是将自己和邀明月,狠狠揍了一顿的神秘人,就是弈倾天!

就是,他最最最没有怀疑过的弈倾天!!

事实揭开,鬼绝公子才发现,自己当初的信誓旦旦,是多么的可笑至极!

当着弈倾天的面,矢口否认,对方就是弈倾天。哪怕,对方已经承认,自己就是弈倾天了!

这、这天下间,还有比这更加自以为是,蠢到极点的人了吗?

心中羞辱感上升,鬼绝公子看向弈倾天的目光,再度布满了一层不屑之色。显得有些生硬。

最不屑、最不在乎的事情,相反,往往就是最在意、最重视的事情。

弈倾天显然了然了,鬼绝此刻心中的尴尬情绪。

轻轻笑了笑,倒是没说话。

邀明月坐在一旁,眼帘低垂着,不言不语。

好似,陷入入定之中一般。长长的睫毛,却像是刷子一般,颤抖着。

她,可也是被弈倾天揍过。

鬼夜叉冷声呵斥了一声鬼绝,“你知道什么!你当慕白,是那般会轻易放弃之人?你觉得,我能胜过慕白?”

“若不是因为前辈实力高深,慕白岂会退走?”鬼绝有些不服气地回了一句。

他可是一直认为,慕白不是鬼夜叉的对手。

“慕白退走,固然有着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忌惮我。但是,若是没有弈倾天制造出来的这种局势,慕白岂会不拼一拼?”

鬼夜叉说着话,眼神落在了弈倾天身上,示意对方解释下去。

弈倾天点点头,琢磨着说道:“我虽然看不出前辈和慕白的修为,但是,想来,两位的修为,应该是相差无几。实力嘛!也该是平分秋色。”

鬼夜叉点点头,示意弈倾天继续说下去。

弈倾天感受着周围还未散开的寒意,静静道:“当然,这是在慕白不动用雪絮的情况下。”

“若是慕白动用剑碑楼上的这柄神兵,鬼夜叉前辈,可能就要略输一筹了。”

“慕白也正是想到这一点,才提出一招之约。”

鬼绝反击道:“既然,慕白动用神兵之后,胜过前辈一筹。那她,大可以,百招、千招地和前辈打下去,总有击败前辈的时候吧。为何最终一招退却?”

弈倾天淡淡一笑:“慕白动用雪絮,鬼夜叉前辈,没有得心应手的神兵。真的打起来,胜负,应该是七三开。慕白七,鬼夜叉前辈三首席男神,独家热恋全文阅读。”

“这种局面,慕白完全可以,慢慢地和鬼夜叉前辈耗下去。胜算,也是比较大的。”

鬼绝还要开口说话,弈倾天却是紧接着说了下去。

“可惜,高手过招,不是有胜算,胜过别人一筹,最终,就一定能够击败别人的。特别,是在生死交战之中。”

弈倾天手指点了点周围,笑道:“慕白身处我布下的法阵之中,元功,无时无刻不在被削弱,而鬼夜叉前辈,却是无妨。”

“此消彼长,慕白的七分胜算,又要被减去半分。”

“而且,随着战局的继续拖延下去,慕白的胜算,只会越来越小。”

“所以,慕白不敢大意,也不敢赌。”

“一招之约,即是试探,也是决心。”

“若是一招,不能摧枯拉朽地击败鬼夜叉前辈。继续打下去,局面对她而言,也只会越来越不利。”

“再说。”弈倾天脚掌轻轻跺了跺地面,悠然笑道:“这里,可是问剑宗,而不是她的小缥缈峰。”

“我们是主场,她是客场,如何能够不忌惮?”

“问剑宗虽然没有,鬼夜叉前辈这种级别的高手。但是,好歹也有着两位人皇高手。”

“就算不能让慕白负伤,关键时刻,干扰慕白一下,让慕白分心,总是能够做到的吧。”

“高手过招,岂能分心?”

“身前,有着一个实力与自己不分上下的对手。自己,又是身处在一个无时无刻不在吞噬着自己元功的法阵之中。战场,又是在敌人腹地。”

“种种不利的因素削弱之下,慕白的那七分胜算,怕是,最多也就只剩下五分半喽!”

“这么点差距,想要取得胜利,怕是很艰难。一个不小心,还可能将自己陷入这里。”

“又不是什么生死大仇,慕白岂会拿自己的性命,去拼?”

弈倾天笑了笑,总结道。

一旁,鬼绝哼哧了半天,想要反驳弈倾天,却愣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人家分析地这般有理有据了,自己想要鸡蛋里挑骨头,能找着吗?

鬼夜叉鬼影晃了晃,显然很是赞赏弈倾天的一番言论。

“现在,你们两个知道,和人家的差距了吧!没事多学学。同辈之间,能够有这般好的学习机会,可不多!”

鬼绝头撇了撇,没有吱声。

一片,紧闭着眼眸的邀明月,却是睁开了眼睛,看向弈倾天。

“弈倾天,不知道,方才,你布下的那个法阵······”

“喔,这个嘛!”弈倾天挑挑眉,趣味一笑:“明月公子,感兴趣了?”

“嗯!”邀明月淡淡地应了一声,“若是不方便,你也可以不说。”

弈倾天还想调侃几句。

身旁,一阵阴森鬼气,却是刺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