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53章 各行其是

第三百五十四章 各行其是

让弈倾天不由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赶忙开口道:“明月公子,想要听,在下,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这个鬼夜叉前辈,看来,和邀明月,关系非同寻常啊!居然这般维护她。

以后,还是不要得罪这个女人为好。就......让着她一点好了。

心中念头,一闪而逝,弈倾天介绍道:“这法阵,名唤五灵噬元阵。眼前你们所见的,只是真正五灵噬元阵,一个简易了千百倍的版本。”

“哦?这般厉害?”这下子,就连鬼夜叉,都是有些感兴趣了。

“封印魔佛的法阵,能不厉害吗?”弈倾天意味深长地一笑。

“嗯?这是、这是封印魔佛大人的法阵?”

鬼夜叉心中无比震动起来。邀明月面色,亦是微微变化起来。

弈倾天耸耸肩,笑道:“不然,你们以为,我会从哪里学来这法阵?”

“这段时间,长久的研究,我也只是学了一个皮毛而已。倒是正好在今天派上了用场,也不枉我费心费力地琢磨了这么久。”

“难怪让慕白也是忌惮无比,原来,这是封印魔佛大人的法阵!”鬼夜叉恍然道。

邀明月瞄了弈倾天一眼,弈倾天轻轻一笑,邀明月却是冷哼一声,撇过头不在看他,让得弈倾天面色一愣。

该死的!

这小子,看来真的和魔佛大人有所接触!

那我,岂不是,一直要被这小子压着了?

一想到自己要被弈倾天狠狠压制着,邀明月心中复杂意味,便是猛然泛滥起来。

鬼夜叉鬼气中的眼睛闪了闪,“经此一役,慕白针对你的心思,应该断了。不过,该有的小心。还是不能够少的。”

“毕竟,针对你的幕后人,可是魔族。”

“多谢前辈提醒,晚辈知晓。”弈倾天点点头。

鬼夜叉顿了顿,有些突兀地说道:“这两个娃子,我就留在你这里,让你帮忙调教一下。不麻烦吧!”

“啊?”

“什么?!”

“不可能!!”

三道截然不同的声音,带着截然不同的语气响起。

弈倾天面色愣了愣。指了指邀明月两人,“这两个娃子,让我调教?”

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在您老眼里,我自己都是一个娃子,还要带着两个娃子,当娃子王吗?

再说,这两位公子,哪个。年纪不比我大!

“嗯!就是这两个娃子!”鬼夜叉却是不管不顾三人的情绪,很是肯定地说道。

“这个、这个,要是这两位、两位娃子,不介意......晚辈,自当恭敬不如从命。”

弈倾天眉头挑了挑,面色有些古怪地在鬼夜叉三人身上,扫了扫。

鬼绝还要反抗。

鬼罗刹只是轻描淡写地扫了他一眼。便是将对方的气焰,完全压下去了。

“这段时间,你们就给我,一直待在弈倾天身边,老老实实地听他的话。明月楼也不要回了,直到计划结束。”

鬼夜叉留下淡淡的一句话。便是没入虚空,不见了身影。

只留下空中泛起的淡淡涟漪,以及弈倾天三人心湖被一石激起的波纹,一起荡漾开来。

“两位,请便。”

弈倾天无奈地摊摊手。

鬼绝公子黑着脸,一挥衣袖,转身便是离开。

邀明月冷冷扫了弈倾天一眼。闭目养神,不再搭理弈倾天。

弈倾天淡淡一笑。

不爽就不爽吧,只要,不妨事就行。

天荒山脉,魔族魔宫。

“这一次,未能成功斩杀弈倾天,还请蝶大人降罪。”

魔气滔天的宫殿之中,暗夜君王有些沉闷的声音,响起。

没能斩杀弈倾天,他的心情,显然有些不好。

更加重要的是,这位蝶大人,可能为此而感到不高兴。这才是大事啊!

“降罪?你有何罪?”

“这次计划,未能建功,竹篮打水一场空。说到底,也只是因为,弈倾天早早就是有所防备。罪不在你。”

蝶大人清冷的声音,响起,“我倒是有些小瞧他了,为了逼出月清影的魔体,他既然敢动用夸父逐日,自然早就是有所准备,这一点,我也早就是有所猜测。”

“能够算到的人,也都算计到了。只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还能搭上罗刹鬼宫这条线。这可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这点,属下也是没想到。”暗夜君王低声回了一句,心中暗暗琢磨起来了。

蝶大人却是嗤嗤一笑:“我还以为,你知道的,应该比我多呐!”

“属下有罪。只是,不知,蝶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暗夜君王心中一惊,额头上,已然泣出冷汗。

“花弄影赖在诛邪洞,不肯回来。问剑宗大大小小的事情,弈倾天的动向,她自然就是比我们了解的,更加清楚透彻。”

“弈倾天如何能够驱使鬼宫高手,想必,这其中发生的事情,你那好女儿,一定是知道的。”

“她有没有传讯息回来?你又知不知道?这,我可就不知道了。”

蝶大人话音依旧清冷,却是带给暗夜君王一股透骨的寒意。

“这其中发生的事情,属下真的不知道。想必,弄影,应该......也不知道吧!”

“哈!你这么紧张干吗?我又没说,一定就是你知情不报。”

蝶大人戏虐一笑,随即冷冷一笑。

“再说,她花弄影,是谁?魔族的少主啊!有向我汇报的义务?这可不是折煞我嘛!”

话题再度涉及到这个尴尬问题上,暗夜君王低着头,不敢接话了。

“现如今,鬼宫的那个水极体,赖在弈倾天身边。鬼夜叉,又是如影随形地跟在弈倾天身边。”

“再想要动弈倾天,怕是没多少机会了。”

蝶大人适可而止地岔开了话题,有些懊恼地冷哼了一声。

暗夜君王小心翼翼地看了上方一眼,说道:“咱们手中,不是还握有......悟红尘这块筹码吗?”

“拿捏住这一点,想要牵制住弈倾天,问题,还是不大的。”

“哦?悟红尘吗?”

蝶大人不轻不重地低语了一声。

“他倒是个好诱饵,只是,月清影......已经不在,悟红尘,如何会甘愿任凭我们驱使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