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54章 来的青年

第354章 来的青年

暗夜君王小心地笑了笑:“月清影······这个身份,的确,是不存在了。”

“不过,有些仇恨,却是仍旧存在的。”误会不解开,不是仇恨······也是仇恨!

“我们也不必,一定要,随心所欲地驱使悟红尘。只要有点引子,悟红尘还不是主动地朝着我们替他安排的路走吗?”

“嗯?”蝶大人淡淡应了一声。

悟红尘,的确是一枚好棋子。只是,我也不是,没有把柄,落在弈倾天手中啊!

就算,弈倾天光明磊落,不屑算计朋友。

谁又知道,那个死脑筋的家伙,会不会主动替别人挡招呐?

想到这里,蝶大人心中,不由微微泛起苦恼之意。

这种感觉,她以往,可是从未感受过的。

做过人之后,再做魔。感觉,还真是不一样呐!她心中微微自嘲一声。

底下,暗夜君王摸不透对方的心思,试探地问道:“那我们······”

“悟红尘该怎样利用,还是怎样利用吧!这件事,就交给你处理了······尽量、尽量,别伤悟红尘的性命就是了。”

说到底,悟红尘也是因为月清影的缘故,才落魄如斯的。

而且,对方佛子的身份,也是不能忽视。

能不杀,就不杀他吧。

心中念头晃过,蝶大人眉头,忽的微微一挑。

影子般的暗夜君王,身子亦是微微一震。

“嗯?高手的气息哦!暗夜,我有些不方便,你去会会这位客人吧!”

蝶大人排开心中繁杂的思绪,脸上露出一丝趣味的笑意。却是有些勉强。

“是!属下这就去会会他。他好像,还是一位老朋友呐!”

暗夜君王俯首施礼。

随即,倒退着身子,退出黑暗的世界中。

宫殿之中,再度恢复了冷冷清清的模样。

微微有些讶异的惊呼声,却是乍然响起。

“嗯?这股气息······修习了草木经吗?啧啧,有趣了,真的有趣了。”

峡谷中。

一道飘忽不定的人影,顺着笔直延伸开来的紫色刀痕,缩地成寸,一步一踏。

有些飘忽的声音,带着一丝怪异的腔调,悠悠响起,回荡在空旷的世界中。

“杀戮是天性!”

“贪婪是人性!”

“灭绝是魔性!”

三句飘乎乎的话音,落下。来人,已然现身在,矗立的魔宫之前。

脚步向前踏下的一刹那,最后一句熟悉的话音,便是落在了暗夜君王的耳中。

话音落,天地,骤然为之一寒。

暗夜君王脚步刚刚踏出魔宫,这滔天的杀气,便是扑面而来。让得他,呼吸猛然一滞。

哼!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实力居然又精进了许多!

真是可恨啊!

心中这般想着,暗夜君王却是爽朗一笑:“好友来访,真是让暗夜喜出望外啊!”

“只是,你来这里,怎么不先去看看她,反而先来看我了,不怕她······”

说着话,暗夜君王一脸暧昧笑意,看着对面的虚空。

在那里,一个长发青年,悠然而立。

垂到腰际的青丝,笔直的有些过分,根根闪烁着一股凛冽的锋芒之气。

就算,此地暗无天日,也是能够很清楚地看见,萦绕在对方发丝之间的那股青芒。

虽然温和,却更是透着浓浓的杀气,显得矛盾至极。

在他背后,一柄足足有着五尺长的长剑,被横放紧贴在腰际。

剑身通体泛着青翠的光泽。露出的部分,最宽之处,连带着剑鞘看上去,也只有一寸宽而已。

顺着剑身蔓延下去,到剑尖时,即便有着剑鞘的遮掩,还是只剩下一点寒芒了。

这是一柄细长的剑。一柄,如草菅般细长的剑!

被暗夜君王调侃着,青年却是没有羞涩之意,大大方方地回应道:“来这里,第一个去看的,自然是她。”而不是你!

这话,他说的理所当然。他心中,就是这么觉得。

“我去过她那里之后,才知道,原来,你去找过她。所以,我就来找你了。”

说着话的时候,青年还是一派的平静之色。

暗夜君王眼睛却是不由微微一眯,“找我?何事?”

青年淡淡地扫了暗夜君王一眼,语气缥缈地说道:“以后,借刀杀人的事情,不要想到她身上了,好不好?”

“你想要杀什么人,只管和我说,我一定替你完成。只要······你能付得起代价。”

“一命······换一命。我的规矩,你应该是知道的。”

暗夜君王身体微微绷紧。

一命换一命?天知道,弈倾天的命,在你眼中,会处在什么价位?

会值得什么样的高手换命?

心中,戒备之意不减,暗夜君王勉强地笑道:“好友,你是误会了。她是谁?你觉得我能借的了她这把刀?”

“我是听闻,缥缈雪峰被盗的夸父逐日,现出踪迹了。这才,好心去通知她的,也想让她立个大功,提升提升地位嘛!”

“我的这番成人之美的好意,好友,你可千万、千万不要误会了啊!”

青年没有说话,如瀑的长发,却是拂动起来。如田野青青草,被劲风吹过一般。

暗夜君王笑了笑,知道自己已经触动了这个杀神的内心,接着说道:“好友既然来了,不如,自己亲自出手,夺了夸父逐日。”

“这样,一来,可以让好友如虎添翼,实力再上一层楼。二来,和雪峰作对,不就是好友除了杀人之外,唯一的乐趣了吗?”

暗夜君王说到这里,青年才微微抬了抬眼皮,有些讥讽道:“我的事,你又知道?”

暗夜君王不以为忤,继续蛊惑道:“有了夸父逐日,好友你,胜过那人的机会,可是大多了。”

“夸父逐日,只是排在第七十二位。”青年目光,落在自己背后长剑上,接着说道:“有它,我都胜不了他。要夸父逐日,又有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