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55章 春色一剑

第355章 春色一剑

“哈!夸父逐日,虽然只是排名七十二位。但是,再加上流星追月呐?”

“两件神弓合一,就是剑碑楼上,第三十六位的存在,这还胜不了他吗?”

暗夜君王眼中,散发着妖异的光华,继续勾引着青年的心绪。

“暗夜,为了蛊惑我出手,你倒是舍得牺牲。将自己本来就不怎么高的智商,再度拉下来一些,还有下限没?”

青年懒洋洋地瞥了暗夜君王一眼,“谁不知道,夸父逐日、流星追月,不是一个人能够炼化的。除非,那人嫌弃自己活得太长,想要爆体而亡。”

“亦或者,你给我,找一个冰火两极体来?”

“再说,我和······那人的差距,不只是兵器上的差距。论起修为,他可是我身前的一座高山啊!”

说到这里,青年平静的语气,终于起了波动。带着一丝嘲讽。

小心思被揭破,暗夜君王眼中,诡异光华散去。

倒是没有因为青年的讥讽,而感到羞辱。

定定地看了对方几眼,暗夜君王岔开话题,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你来这里,是恰好路过?还是,特意来看望她的?”

说着话的时候,暗夜君王语气显得有些意味深长。

“不觉晓月,能够将消息,卖给你们。难道,就不能卖给我吗?”

青年看了暗夜君王一眼,有些答非所问地回答道。

暗夜君王心中,却是猛然一凛。不好的预感,终于验证了!

“你是为她而来!”暗夜沉沉问道。此“她”已经非彼“她”了。

青年显然也是知道,对方指的谁,悠然笑道:“它,本来就是我的网游之第七纪元。我只是,来取回自己的东西而已!”

天下间,能够掌控它的。除了修习草木经的他,还能有谁?

暗夜君王面色有些不好看了,“魔族可是和雪峰有所约定,古佛心,归雪峰所有。而她,是我们的!”

“你也知道,这是你们和雪峰之间的约定?”

青年嗤笑一声,“方才,你不是说,我除了杀人,唯一的乐趣,就是和雪峰作对吗?”

“那破坏魔族和雪峰的约定,替雪峰找不痛快,算不算是和雪峰作对呐?”

暗夜君王深深呼了口气,“这么说,你是铁了心,要插手了!”

“各凭本事吧!”青年身子微微动了动,脚步,向前踏了下去。

“该通知的事情,已经通知完毕。暗夜,你,接我一剑吧!”

修长白皙的五指,按落在剑身之上。青年,一步一步,向前踏去。

杀气,缓缓凝聚起来。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暗夜君王全身绷紧,魔气荡漾起来。

“咚!”

脚步不停,青年嘴中缓缓说道:“我这个人,向来是锱铢必较,小气得很。你,应该知道的。”

“亏本的买卖,我怎么能做呐?小白,因为你的缘故,出了一剑。今天,你就接我一剑吧!”

“能不能接得住,就看你的造化了。”

话音落,暗夜君王,却是哈哈大笑起来:“以前,我还只是觉得,你杀人的本领,厉害。今天,我才发现,你吹牛皮的本领,也是丝毫不弱啊!”

“想要一剑斩杀我?!草菅胜谷,你脑子,没坏吧!”

青年耸耸肩,有些不以为意。

按落在剑身上的手掌,却是,瞬时光华大盛起来。

“嗤啦!”

剑柄,微微向前推移了一寸。露出的,是一寸的锋芒!

只是露出一寸,青色的光华,便是遮天蔽地的从鞘口涌出。

一剑出,满鞘的春色,便是,再也关不住。

绿潮涌动间,芳草碧连天,春回大地一般,向着暗夜君王,平平铺了过去。

这一个出剑的动作,只是一瞬。

落在暗夜君王眼中,却好似,化作了永恒一般。

暗夜君王全身魔气,滔天弥漫而出。

一个黑暗的世界,在他身遭,隐隐间化出。

这将是他暗夜君王,自己的世界,谁能相抗?这个杀神,也不能!

芳草侵袭而出。下一瞬,便是,要和暗夜君王的黑暗之力,碰撞在一起。

就在此时。

漫天的青芒,却是再度微微一闪。

遮天的春色,随之,倏忽一转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最新章节。

“轰隆!”

轰然斩落而下,倾泻在,暗夜君王背后的魔宫之上。

魔气、杀气,瞬时激荡开来。

天空中,现出一个巨大的漩涡塌陷,搅动着风云,吞噬着一切。

惨叫声,还未升起,便是已经湮灭。

“草菅胜谷,你耍我!!真是可恨啊!!”

漫天风云摧残之中,暗夜君王有些暴怒的声音,像是霹雳一般,炸响!

“暗夜,我哪里有耍你?丢沙包的游戏,玩过没?这一剑,是你自己没接住,可不是我的错哦!”

缥缈的声音,传出之后。

随之,便是嚣张的哈哈大笑。

“哈哈!!”

“杀戮是天性!”

“贪婪是人性!”

“灭绝是魔性!”

最后一句话,响起的时候,已是余音袅袅。

草菅胜谷的人影,再也看不见了。

一如,这魔宫的一角。

暗夜君王眼光,注视着草菅胜谷离开的方向。

心中,只是犹豫一瞬。随即,便是轰然一跺虚空。带着懊恼的神色,落入魔宫之中。

魔宫四方,一角,已经被草菅胜谷,一剑削掉。

平整光滑的切口,包围住一个空洞,露出魔宫内的一丝光景,以及满地的残肢断臂。

这一剑,不仅,毁了魔宫一角。

更是,斩杀了无数的魔族子弟!

若不是顾及到那位蝶大人的安全,暗夜君王,早就是追杀草菅胜谷而去了。

“蝶大人,你无事吧!”

宫殿之中,暗夜君王脚步有些慌乱,声音都是微微颤抖起来。

光华微微一晃。

宫殿上方,半亩大小的太阴魔镜,化作一道幽黑的流光,投射而下。

“我能有什么事?不是还有月清影的太阴魔镜在吗?”

蝶大人有些不以为意的话音,响起。

“方才那人,是谁?”

“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